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3994/

第八十七章夜夜笙歌
    叶紫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情而来,对他的请求根本不理,反正她手里有齐悦这张王牌,保镖能把她怎样?

    心想中,她使出浑身的劲掀开陈寅然的手,随着指尖的转动,齐悦脸上出现了一条浅显的划痕,划痕虽浅,映在陈寅然心里的痛却深不可测。

    他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她的心始终摇摆不定,就因为叶紫,不把她彻底解决,别说我的孩子,她的命都会没有的。

    想着想着,他脸上的表情出奇的平静,嘴角还浮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叶紫,她这么平凡的确配不上我,而现在的你比她更不可理喻,你认为,你配得上我吗?”

    他的反应这么平静不应该啊,叶紫的神情瞬间凝重,握着匕首的手在齐悦脸上不断上扬,试图留下更多的划痕。

    心滴血的时候,陈寅然不顾一切的朝她扑上去,宽厚的手掌死死摁住她娇嫩的手腕,她岂肯让他得逞,铆足了劲和他死磕,他心一横,只听得“啪”的一声,他直接扳断了她的手腕。

    叶紫脸上显现出痛苦的神情,匕首随即掉落在地,她还不死心,想要俯身去拾匕首,陈寅然用力一挽,把她的手扭到了身后,周围的保镖迅速朝齐悦冲去。

    “送她去医院,快送她去医院。”压制着叶紫的他扭头朝保镖大喊一声,不一会,房间里只剩下他和叶紫了。

    “哈哈……哈哈……陈寅然,她现在是丑八怪了,你还要她吗?”叶紫的脸上浮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她现在是丑了,可我的基因优良,我儿子一定是帅哥,生完孩子以后,我会让她比你美一千倍一万倍。”他睿智的眼神中弥漫出怪诞的笑容。

    “她那么平凡,怎么可能比我美?不,不可能,不可能…容貌于女人是何等的重要,他的话瞬间让叶紫神志分裂,她一个劲的摇头,身体还左扭右晃,试图摆脱他的控制。

    他才不会让她得逞,朝留守的保镖使个眼色,他们立刻上前把叶紫摁得死死的,他随即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报了警。

    十分钟后,警察来了,拷上叶紫的同时,让他跟着去警局做笔录,“把这里好好打扫一下。”他扭头对保镖吩咐一句,转身而去。

    送去医院急救的齐悦当晚没回来,心有余悸的她站在厕所的镜子前瞅着满脸绷带的自己,心底瞬间涌出无尽的悲凉。

    “这是谁,我吗?不,不,不,这不是我,不是我,我长相平凡,可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奇丑无比,陈寅然,你口口声声说你多爱我,我得到的是什么,是什么啊……”

    她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竟然伸手扯掉了脸上的绷带,白色的药膏如蚯蚓般遍布在脸上,痛楚也在身体里无限蔓延,“你想要孩子,我偏不让你如愿,孽种,出来吧,快点给我滚出来!”

    她立刻从厕所中出来,在病房里横冲直撞一阵,最后瘫倒在地,舒怡刚从公共厨房弄了点食物出来,看着瘫在地上的她惊出了一身冷汗,“齐悦,你想干什么?”

    “舒怡姐,我想干什么,你说我想干什么?你说他好,我看不出他好在哪,逼我闪婚,怀上孩子还让我九死一生,这就是他的好吗?这种爱,我这种平凡的女人承受不起。”她说着说着,就从地上翻身起来,往病房门口冲去。

    陈寅然恰好出现在病房门口,她想都没想就朝他劈头打去,嘴里还大声骂着:“陈寅然,这个鬼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呆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他没有还手,任她发泄着心里的愤怒,可她一直没个完,半小时后,他紧紧拽住了她的手,“齐悦,今天的事我也不想它发生。”

    他刚说了一句,就被齐悦蛮横的打断了,“你不想它发生,陈寅然,自从遇见你,什么倒霉的事都让我撞上了,不情不愿被逼闪婚,怀上孩子又被到处追杀,早知如此,你就该和叶紫那种疯女人在一起。”

    “我爱谁就和谁在一起,跟你说了无数次了,我和她早就断了,你为什么总不相信我?是不是我夜夜歌舞升平,才能让你称心如意?”陈寅然的耐心被她的话彻底消磨,他气势汹汹的说完,转身就走,只剩原地呆愣的她。

    陈寅然这一走,好几天都没来医院,舒怡也没在她面前提他,她脸上的伤口愈合出院,他也没来,富二代有什么了不起。

    摆脱她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她送进监狱,这次陈寅然没手软,擅闯民宅和故意伤害这两项罪名稳稳的扣在了叶紫头上,她爸妈和刘星晨暗中出面托人说情,都被充分的证据挡了回来,这下悦悦总算安全了。

    忙完这一切,他终于松了一口气,心里的傲气又让他对齐悦余怒未消,凭什么每次都该我让她?

    酒吧这地方他以前很少来,这次来也只是为了放松放松心情,刚在吧台上坐下,就有女人俯身过来,“帅哥,我们好像见过?”

    “在梦里,可惜,我现在有主了。”嘴角浮出痞笑的同时,他放下手里的酒杯朝舞池走去。

    以前被他时时关注着,现在被他如此冷落,齐悦心里别提多气,嘴里又不肯认输,从医院回到家,没看见他,舒怡也没在她面前提他。

    夜幕降临,偌大的房间里只剩她,无聊的打开电视看着看着,她突然怀念起有他陪伴的那些岁月来,“陈寅然,这些天你是不是真的夜夜笙歌?”

    有了这个心结,她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在房间里徘徊几圈之后,她关掉电视出了房间,在一楼客厅里佯装散步,身后响起舒怡的声音:“陈总这几天好像都在宏奇。”

    说者故意,听者有心,齐悦立刻拿起手机搜索定位,搞定之后,随即出了门。

    舞池中的女人或许个个都比她好看,可她偏偏在他心里扎了根,逼她闪婚让她怀孕又怎样,她还是不相信他,舞步游离中,他放任身边的女人放肆抚摸。

    挺着大肚子找人本来就不易,看见的又是这么刺激的场面,齐悦的眼角不由自主的泛滥出泪珠,她一步步朝舞池走去,从她走进酒吧,陈寅然就看见了她,等她一步步走进,他突然看见了她嘴角的泪珠。

    齐悦,你终于来了,他没有阻止身边的女人,反而扳过其中一个女人亲吻,“陈总,好久不见,夜夜笙歌的日子是不是很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