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00/

第九十二章心想事成
    我竟然成了她眼中的渣男,刘星晨越想越不是个味,小跑几步挡在了温晴前面,“温晴,你凭什么这么看我?”

    “刘星晨,你那些破事我没兴趣,我只知道害人终害己。”温晴眉眼平静,不慌不忙的说完,伸手拦辆出租跨进去,瞬间消失在他眼前。

    他呆立在原地很久,很久,突然握紧拳头,紧咬着薄唇,“对,我害人害己,我活该倒霉,你洁白无暇,当初为什么要招惹我?你玩我啊?”

    接下来的时间,刘星晨去酒吧喝了个烂醉,跌跌撞撞的回了家,刚进家门,就被刘晨光扇了狠狠一耳光,“没出息的东西,一点小事就吓破了胆,以后还怎么跟陈寅然抗衡?”

    “我是没出息,我的人生从出生就被你们安排了,我喜欢温晴,你们偏偏让我娶叶紫,不就是嫌她家没叶紫家大气,现在你们看清楚叶紫的真面目,觉得她是个累赘,又让我休了她,我是人,不是畜生,付出的感情不能说收就收。”喝红眼的刘星晨双手捂脸,牢骚满腹的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你还有理了,我告诉你,温晴这辈子都不会再接受你了,你该清醒了。”刘晨光边说,边朝身边的人使眼色,他们即刻上前,把刘星晨扶上了二楼。

    儿子现在这样,根本不能主事了,刘晨光马上打电话通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面对众多股东质疑的眼神,身经百战的他非常镇定的开了口:“你们的担心我都知道,如今之际,只有让星晨为自己的过失向公众道歉,希望此举能够平息陈寅然挑起的这场口水战。”

    “这么做有用吗?”

    “明信的股票这两天涨了不少,赚大了。”

    “现在尽量弥补我们的损失,才是明智的决定。”

    第二天一早,烂醉的刘星晨刚醒,就被人架去洗漱,五分钟,穿戴整齐的他钻进了家门口早就备好的车,二十分钟,出现在了三利百货的一楼大厅。

    此时的大厅里聚集了很多媒体记者,手里拿着话筒的他们看见刘星晨一股脑涌了上来,各种提问如潮水般蜂拥而至。

    “刘总,你打算如何平息这场战争?”

    “刘总,今天召开的这个记者发布会,听说你会对公众道歉?”

    “刘总,三利的股票大跌,股东们很不满,你不得以才出面解释,对吗?”

    面对媒体的各种发难,刘星晨刚开始蒙了几十秒,反应过来之后,抬手轻轻推开了他们,“各位媒体朋友,你们想知道的答案,我马上为你们揭晓。”

    站在大厅搭建的主席台上,他镇定的开了口:“各位媒体朋友,首先,我要给明信百货的陈总赔礼道歉,在不了解事实真相的时候,我自作主张损害了他的隐私权,给他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他说完,深深弯腰鞠躬,鞠完之后,他继续道:“公司间的正常竞争本无可非议,但被人暗中利用就不好了,我在此郑重声明,我不是他口中的那股不明势力,也没做过任何损人利己的事,我希望,两个公司间能回归到以前那种公平竞争的时候,毕竟这样对谁都好。”

    刘星晨的出面澄清,让三利挽回了些声誉,被陈寅然推上的那些热搜慢慢被人遗忘,冤家宜解不宜结,陈寅然就此住了手。

    齐悦几天后出院回了家,陈寅然背着她上了楼,舒怡抱着孩子跟上。

    把齐悦先安顿好,他抱着孩子推开了房间,这间儿童房以淡蓝色为装修基调,把孩子放在木质婴儿床上盖好被子,他边推边轻轻说:“儿子,你先在这躺会,妈妈休息一会,就过来给你喂奶。”

    几天没回来,竟然有些不习惯了,齐悦在床上左扭右扭的,舒怡就推门进来了,“别起来,就这样好好躺着,我马上给你弄点吃的。”

    “在床上躺一个月,我的脊椎肯定弯的不行。”

    她的叽叽咕咕被舒怡一句话挡回去,“齐小姐,不想落下月子病,就听我的话,好好躺着。”

    “知道了。”她不耐烦的噘起了嘴,看着舒怡出了房门。

    舒怡刚走,陈寅然就进来了,跪在床头的他轻抚着她的脸,“悦悦,出了月子,我们就去整容,我要让你比以前更漂亮。”

    他一提,她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脸被叶紫划花了,抬手轻抚脸上蚯蚓般的伤口,看着他莞尔一笑,“陈总,我不漂亮,你是不是就不喜欢了?”

    “哪能啊,你可是刻在我这儿的一朵花,拔不出来,只会越埋越深。”陈寅然俏皮的指着自己的胸口。

    “就知道口是心非,不定哪天你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

    “你都刻了印章,谁还敢碰我?”陈寅然边说边挽起衣袖,淡红的齿印瞬间入眼。

    她心里一暖,轻问一句:“还疼吗?”

    “哎哟,哎哟,我要你给我止痛,吹吹,快点,快点。”陈寅然像个孩童般撒起了娇,她没有犹豫,给了他一个长吻。

    吻在嘴里,温暖却在心里慢慢荡漾,她爱我,真的爱我。

    “好了,她该吃饭了。”舒怡的一句话,瞬间打破了房间里的美好,陈寅然尴尬的起身,微红着脸看着齐悦,“我一会把孩子抱过来喂奶。”

    他说完,转身就走,她接过舒怡手里的碗一看,是两个红糖煮的荷包蛋,尝了一勺,甜的腻牙,皱眉不吃间,听见舒怡严厉的声音:“给我吞进去。”

    “太甜了。”

    “不吃是吗,我告诉陈总。”

    “好吧,我吃,我吃。”

    刚吃完,陈寅然就推门进来了,怀里抱着眼睛咕噜转的儿子,“孩子给我。”

    笨拙的给孩子喂完奶,睡衣上有了明显的奶渍,“现在不能换。”舒怡一句话,换来陈寅然的点头认同,“舒怡姐是过来人,她怎么说,你怎么做。”

    “鸡毛当令箭,不换就不换。”

    月子里的日子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好不容易熬过半个月,舒怡这才同意她下床走走,她第一时间去了儿子的卧室,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清爽的淡蓝,他爱我才会这么用心,她的唇角不觉浮起了笑意。

    缓步到床边,看着躺在婴儿床上的儿子,胖乎乎的小手朝她一个劲的挥,呵呵笑个不停。

    “真懂事,知道我是你妈。”她握住他胖乎乎的小手,轻声嘀咕一句,转身朝窗边走去。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是秋天了,生产半个月了,我妈和我弟弟一通电话都没有,我还自作多情的想着他们,真傻。

    不知道油菜花一年开几季,反正现在开的茂盛,微风轻抚过后,纤细的花枝左右晃荡,“柔中带刚,拼命成长,和我多像。”

    “齐悦,你看谁来了?”舒怡在身后的一句话,把她瞬间拉了回来,扭头回望,她看见了时常出现在梦中的那张脸。

    “妈,你怎么来了?”她微微战抖着双手拽住了母亲的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