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06/

第九十八章强行索吻
    上网搜寻过她,她当然记得她长什么样,齐悦看着朝自己缓缓而来的向兰,不停在心里叮嘱自己要冷静,向兰直面她时,她首先开了口:“你就是兰姐?”

    向兰平静的回答道:“嗯。”

    “感谢你对然然这么多年的关照,希望以后继续关照他,来,我敬你一杯。”纤细指尖拎着酒杯的同时,齐悦淡然一笑。

    叫我关照陈寅然,她哪知道她老公因为她拒绝我的关照,心里轻蔑一句,向兰嘴里却这样说道:“陈太太真会说笑,陈总的事业现在风生水起,哪用得我关照,不信,你问他。”

    她和陈寅然没事,怎会往我手机里发那些照片?她的年纪有四十多了吧,现在什么世道,不管是谁都喜欢扑倒小鲜肉。

    身随心动,齐悦下意识地扭头,陈寅然已然在她身后,嘴角扯着笑,“悦悦,找我吗?”

    被他看穿心思,她的脸瞬间红了,他却毫不介意的接过她手里的酒杯,大方的和向兰碰杯,“兰姐,她不会喝酒,这杯我代劳。”

    陈寅然对她的维护这么伤人,向兰唇角含笑,话里却醋意浓浓,“陈总,这么宠她,小心她爬到你头上为非作歹。”

    “有什么办法,我就喜欢她欺负我,并且越狠越好。”陈寅然看似无心,实则在她面前打情骂俏,向兰心里气的吐血,脸上笑容依旧,“那陈总,我祝你们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她说完,转身就走,哪知和身后的男人撞个满怀,黑裙上瞬间遍布红酒,齐悦即刻上前拉她,“兰姐,我带你去换衣服。”

    本想马上拒绝,好奇心让她改了口:“好吧。”

    跟着她到了二楼的卧室,趁着她拉开衣柜的时间,向兰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间房间,两米宽的大床铺着白洁的床单,她脑海里瞬间幻化出他们翻云覆雨的恩爱场景,他们有多恩爱,她的心就有多恨。

    “兰姐,你看这件行吗?”耳畔突然传来齐悦的声音,她即刻收回心思,这是一件做工精致的黑色小西装,陈寅然果然把她宠成了公主,限量版的衣服也给她买。

    “无所谓,反正只是遮羞布。”向兰话里带气,伸手接过齐悦手里的衣服。

    “跟我来,卫生间在里面。”齐悦故意不懂,抬脚朝卫生间而去,在卫生间门口停下脚步,扭头看着她淡然一笑,“兰姐,我就不进去了。”

    “好。”向兰推开卫生间的门,马上反手关门,站在卫生间硕大的镜子前,她脑海里又幻想出他们在这里的鸳鸯戏水,“陈寅然,你女人够狠的,老娘想吃嫩草怎么了,又抢不走她的男人。”

    心里有气,换衣服的动作自然粗鲁,换好衣服出来,看见的又是齐悦那一脸的笑,“兰姐,真合身。”

    “陈总真大方,限量版的衣服也给你买。”向兰酸溜溜的回了句,大步朝卧室门口走去,不一会,她们下了楼,陈寅然立刻迎了上来,“兰姐,真对不起,衣服合身吗?”

    “今天真晦气,我先走了。”向兰看着他撒气,说完,转身就走。

    “悦悦,我送送兰姐。”陈寅然听出她话里的不满,以为她刚才上楼刻薄了齐悦,紧跟着她去了。

    “陈寅然,你放心,我没对她动粗,我只是看不惯她那张笑脸,明明知道我给她发那种照片,还能这么若无其事。”出了客厅,向兰马上扭头嘲笑陈寅然。

    “她就是这样的人,明明心痛,却装作若无其事,别说你,就是她家人那么对她,她都这样。”陈寅然英俊的面庞上满是心疼。

    “这么傻的女人,值得你死心塌地吗?”向兰上前一步,眼神灼灼逼人。

    “以前的我多高傲,总以为叶紫是我的命脉,没想到遇见她,我慢慢变得溃不成军了,她就像毒品,一旦上瘾,永远都戒不掉。”陈寅然深邃的目光仰望着满天星斗的夜空。

    “如果她以后红杏出墙,你也这么死心塌地吗?”向兰的纤细指尖突然指向他胸口。

    “她红杏出墙,只能说明我不够好,不能给她她想要的一切。”陈寅然掀开她的手指,她却反守为攻,一把紧紧拽住他。

    “向兰,你想干什么?”陈寅然想要拽开她的手,才发现她用了全力。

    “我想干什么,陈寅然,得不到你的人,索一个吻总可以吧。”向兰踮起脚尖,把他往大门外面的墙角逼,等他靠在墙上,她立刻狠狠吻住他。

    别说有洁癖,就算没洁癖,他也不可能被人这么强迫,更何况,齐悦如果看见,又要折腾一晚。

    他僵直着身体使劲推攘,她看见的却是饿狼般扑向他的向兰的背影,怪不得他要亲自送她,齐悦站在花园边角的隐秘之处,看着大门口深情相拥的他们,心痛到了极点。

    “你真的了解一个常年混迹商场的男人吗?”施奇低沉的嗓音突然漂浮在耳畔。

    “用不着你来教我怎么了解他?”齐悦怒火冲天的扭头。

    “别自欺欺人了,他整天早出晚归,白天那么长时间和谁在一起,都干了什么,你一无所知。”施奇也提高声音大声质问她。

    “我们算什么,不是情人,不是朋友,你凭什么干预我的生活?施奇,我告诉你,他再混账,也是我儿子的爹。”满腹伤心的齐悦正愁找不到发泄的出口,他的话刚完,她就冲他撒泼。

    “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我想看见你开心快乐,如果你这么不开心,还不如跟我远走高飞。”施奇不管不顾的把她拥进怀。

    爱上他的那刻起,我就没有退路了,齐悦用力推开他,瞬间消失在花园尽头,施奇愣在原地很久,轻轻叹了口气:“悦悦,你今天的不开心,以后,我会让他百倍千倍的感同身受。”

    陈寅然回到客厅的时候,齐悦早回来了,一起送完客人,她即刻上了楼,在卧室刚脱下外套,就被偷偷进来的他抱个满怀,“宝妈,一会,我们好好乐乐。”

    “我累了,去洗澡了。”她疲惫的回头望他。

    “那好吧,你先睡,我去运动运动。”陈寅然察觉到她的不开心,轻声敷衍一句,转身出了卧室。

    他一走,她立刻去了浴室,也许是水声触动,她情不自禁的泪流满面,“陈寅然,我要的是你这个人,不是商场上的逢场作戏。”

    哭了一会,她穿上睡衣回了卧室,瘫在床上,脑海里还是挥之不去刚才他和向兰的接吻场面,想着想着,泪湿了枕巾,她也在哭泣中进入了梦想。

    向兰的吻不知触碰了身体的那根神经,剧烈的运动都阻止不了对她的想念,半小时后,陈寅然上了楼,洗完澡,刚在床边坐下,就听见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下,随手拿来一看,竟然是施奇发来的短信,“还好吗?”

    “这么阴魂不散,到底想缠她多久?”他面色阴沉的边说,边删掉了那条短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