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19/

第一百零九章做笔交易
    东北女人素来丰盈,可随着审美观念的进步,年轻一代的女孩子还是轻盈了不少,且不说那男人明知故犯,他推门进去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他,等到发现他时,惊恐的尖叫声在更衣室里此起彼伏。

    澡堂的老板娘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听见尖叫声立刻朝女更衣室冲去,推门进去,飞起一脚就朝那男人下身狠狠踢去,“臭流氓,好大的胆子,到老娘的澡堂浑水摸鱼来了。”

    男人本来心虚,被她这么一踢,即刻收回到处流连的目光,双手捂着肚子,冲她大声诡辩:“谁浑水摸鱼了,前台小姐给错了手牌,赖得着我吗?”

    “她有错,你更错,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去警局。”老板娘看他那贼眉鼠眼的样子就恶心,伸手拧着他的耳朵出了女更衣室。

    女更衣室里的尖叫声,早就把齐悦吓个半死,站在前台那地,根本不敢抬头看老板娘,老板娘没理她,把男人轰出澡堂之后,这才走到她跟前,“齐悦,到底怎么回事?”

    “曾姐,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就辞职。”

    她吞吞吐吐的说完,曾姐看她几十秒,轻叹一句:“齐悦,我这澡堂开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现在好了,那些黄花闺女的名声都被你毁了,她们一会准来围攻你,你赶快走,以后打工机灵点。”

    “老板娘,我犯了这么大的错,你还……”齐悦回她的话还没说完,女更衣室就冲出一群人,老板娘见状,狠推她一把,“什么都别拿了,保命要紧,快跑,快跑啊。”

    泪眼婆娑的跑出一百多米回望,那群人把老板娘团团围住,争辩声和拳头双管齐下,惨状不言而喻,无限哀伤弥漫在心里的同时,她扭头拼命狂奔。

    没多久,网上就疯传开来澡堂那件事,不仅那男人被人肉,她也被人人肉了,网友们的留言虽然五花八门,但大部分都带着恶意。

    说她放着妥妥的少奶奶不当,到东北这种鬼地方来受罪,是不是有病?还有人说,她不会是和人偷情,被老公发现,畏罪潜逃到了东北……

    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擦肩而过的行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劲,小声低语也飘进了耳畔。

    “澡堂里拿错手牌的人,好像是她?”

    “听说她老公是个富二代,人帅还多金,儿子都给人家生了还跑,是不是有病?”

    “谁知道,她是不是小三上位?这年头,这事还少吗?”

    “其貌不扬,还有帅老公宠她,她还这么不知好歹,活该现在被人骂,被人追。”

    人言可畏,网语更能杀人,她麻木不仁的一边走着,一边被人骂着,就这样挨到了天黑。

    南方人靠抖过冬,她现在就得这样过,公交站台虽然有顶,四周寒风依旧凌冽,“身无分文的我还能奢望什么,能在这安静的躺会,就不错了。”

    她边说,边伸直身体躺在冰冷的座椅上,洁白的雪花无声无息的从天飘落,一点一点的慢慢覆盖了她的身体,蚀骨的寒冷随即在身体里徘徊蔓延。

    她蜷缩着身体,双手紧抱在胸前,红唇逐渐变成乌紫,神志也开始迷茫,一会看见陈寅然铁青的脸,一会看见哭得声嘶力竭的儿子。

    “老天爷,我做错什么了,要遭这样的罪,我本来有老公有儿子,现在怎么活成这样了?”她的低声叹问,没人回答,只有越来越多的雪花铺天盖地的掩埋着她。

    手脚开始僵硬的时候,她猛然坐了起来,抖抖索索的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边拨边说:“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要活,给施奇打电话,他一定可以救我的。”

    虽然在陈寅然面前狠,但施奇心里还是担心着齐悦,本来沉睡的他,听见手机铃声,骤然睁开了眼,没听错,的确是自己的手机在响。

    从被窝中伸出手,拿过手机一看,是个陌生来电,犹豫几秒,他按下了接听键,一个女人嘶哑的声音即刻响彻在耳畔,“施奇,救我,请你救救我。”

    这声音,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欣喜若狂的同时,他的声音也颤抖起来,“齐悦,你在哪,到底在哪?”

    齐悦避重就轻,接着道:“施奇,我现在身无分文,又冷又饿……”

    “我有钱,马上就给你寄。”还没等她说完,他已经抢先开了口。

    “转到我的支付宝上,账号一会发给你。”齐悦紧皱的眉头因他这句话,瞬间舒展开来。

    “好,我一会就转。”

    “那我,挂了。”

    “嗯。”

    挂断电话的施奇,本想立刻存储齐悦的新手机号,转念一想,又放弃了,只用笔记下号码,放在贴身的衣服兜里,起身下了床。

    齐悦一天不回来,陈寅然就不会放松对我的监控,如果用手机转账,他立刻会察觉,书桌前的他想来想去,只想到了一个办法。

    今晚加班,十点到家已经困死了,柳思思洗完澡,就赖在了床上,刚进入梦乡,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谁这么晚了没事干。”本不想搭理,可敲门声一直不断,她只得穿上睡衣起来开门。

    拉开门,门外站着的竟然是许久不见的施奇,她微皱墨眉,“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我能进去说吗?”施奇直截了当的开了口。

    “凭什么?”柳思思瞬间来了气。

    “我想和你做笔交易。”施奇边说,边推开她往里走,柳思思越看越气,“砰”地一声带上门跟进去。

    “什么交易?”柳思思气恼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帮我转一万块钱到这个账号。”施奇扭头,把一张白纸在她眼前晃了晃。

    “我能得到什么回报?”柳思思一把拽过他手里的那张白纸,脑子却飞快转动,齐悦跑了有段时间了,他这钱不会是给她的吧?

    “得到我。”施奇平静的说完,开始脱外套。

    “施奇,我怎么没发觉你这么流氓,明明不喜欢我,还要以身相许。”柳思思看着面色平静的他,抬手想扇他一耳光,触碰到他面庞的刹那,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纤细的指尖在他英俊的面庞上慢慢游走,先从额头到鼻翼,“既然得不到你的心,得到你的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施奇,我是不是该考虑一下?”

    她说着说着,手就从鼻翼到了薄唇,指尖在薄唇边摩挲几下,“好,成交。”她轻描淡写的说完,用力环住他的脖子,狂吻开来。

    和她在一起的前两次都是酒醉时分,感官上的感觉并不明显,这次不同,是在完全清醒的情形之下。

    她算是他第一个女人,这种认知让他恐惧,他想用力推开她,可她用尽了全力抱紧他,“你想反悔?”

    “我……我……”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用力摁倒在床。

    她不算情场老手,带给他的冲击却颠覆了他的认知,他刚开始很被动,没多久,他就占据了主动,身心慢慢变得堕落,她感知到他这种变化,极尽温柔的迎合着他,直到云淡风轻。

    半小时后,齐悦收到了那一万块救命钱。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