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30/

第一百一十七章故乡有谁
    五年后。

    齐悦坐在一间古色古香的办公室里忙忙碌碌,秘书不时敲门进来,站在她桌前,轻声询问:“齐经理,怒海狂花我们要不要签下来?”

    “她那本古穿今我看过了,新意不足,出版前景我并不看好。”齐悦干练的说完,秘书知趣的退下。

    跟齐悦一年,周茗婕最佩服她独到的眼光,只要她审阅出版的书,市场销量都名列前茅,难怪珊姐对她如此器重,听公司同事说,她也是从作者转型做编辑,再做到现在的出版经理的。

    “人家怎么做什么像什么,我什么时候才学会?”周茗婕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愁眉苦脸。

    不一会,齐悦出了办公室,边走边朝她说了句:“小周,我今天有点私事早走一会,你按时下班。”

    “好的,齐经理。”周茗婕回她的时候,齐悦已经走到了过道的拐角处。

    “看来真有急事。”周茗婕轻轻耸肩,望着她远去的背影。

    妈妈说今天带他吃大餐,齐晨下午起床,就在幼儿园教室门口望啊望,还被潘老师罚站在门口,背着小手的他心里别提多恨,眼睛鼓鼓的唠叨一句:“我妈不会骗我吧,还不来接我。”

    齐晨平时古灵精怪,今天反常的要命,潘玲边给孩子们上课,眼角余光边瞅着门口站着的他,他家里不会出什么事吧?

    刚在心里反问,教室外面的过道上就响起轻快的脚步声,不一会,齐晨妈妈就出现在教室门口。

    “齐晨,今天又犯事了?”齐悦见儿子站在教室门口,张口就问。

    “犯事?妈,我是在等你带我去吃大餐,左等右等不见你来,被潘老师发现罚站了。”齐晨撅起嘴角,很不满的瞪她一眼。

    刚听他说完,上课的潘老师就朝齐悦走来,她抱歉的看着潘玲,“潘老师,对不起,我现在就要把他接走。”

    “家里有事?”

    “带他出去玩。”

    “齐晨妈妈,下次遇见这样的事,最好早一点通知我。”

    “潘老师,以后,我一定注意。”

    简短的和潘老师聊了几句之后,齐悦拽着儿子走出教室,下了两层楼,出了幼儿园大门,突然停下脚步数落起来,“齐晨,在幼儿园表现不好,妈妈以后不带你出去玩了。”

    “知道了,是你自己说带我吃大餐的,我又没求你。”齐晨撅起嘴,眼珠瞪得老大。

    “学会顶嘴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他恶劣的态度瞬间惹毛齐悦,她伸手推他,他却猛然蹲下,翻滚着身体掠过她朝前跑去。

    “臭小子,给我站住!”齐悦被耍,使劲追他,他耍赖似的一会在她前面,一会又退到她后面。

    没一会,穿着高跟鞋的齐悦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她停齐晨也停,还扯着嗓子朝她喊:“妈,来追我啊。”

    “追你?好,我就不信,我追不上你这个臭小子。”齐悦气恼的脱下高跟鞋,穿着丝袜猛跑几下,把他拦腰抱起。

    “妈,放我下来,大欺小,你才耍赖。”齐晨在她怀里手舞足蹈,无奈挣不开她的怀抱。

    “对付你这种癞皮狗,就得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齐悦开怀大笑的看着怀里的儿子。

    母子俩疯了好一会,齐悦把他放在地上,接着穿上高跟鞋,拽着他往前走,“好了,我们现在乘车去吃大餐。”

    “我们去哪?肯德基、麦当劳、还是乡村基?”齐晨边走边问。

    “你想去哪?”齐悦低头看他。

    “乡村基常去,麦当劳去过一次,肯德基从没去过,我们现在去肯德基。”齐晨小大人般昂头看她。

    “好,我们今天去肯德基,快点,车来了。”母子俩说着说着,就到了公交站。

    这时段的公交车不挤,他们上车就坐下了,汽车奔驰中,齐悦望着窗外思绪纷飞,五年了,她又回来了,只是物是人非。

    齐晨瞅着窗外的风景,不停地问这问那,她不得不收回思绪,给他一一讲解,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懂,就见他一个劲的点头,最后轻声问了句:“妈妈,你喜欢这座城吗?”

    这座城里有那么多伤心过往,我会喜欢吗?齐悦扪心自问的同时,嘴角浮起淡笑,“谈不上喜欢,它只是妈妈的故乡。”

    “晨晨的故乡也在这吗?”齐晨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反问。

    “当然,妈妈的故乡,也是晨晨的故乡。”齐悦宠溺的摸了摸他乌黑的头发。

    “妈妈的故乡里还有谁?”

    齐晨接下来的这句话,让齐悦瞬间沉默,母亲和弟弟这么多年没联系,跑了这么多年,陈寅然也会有新欢,故乡里有的只是他们母子。

    齐晨没听见她的回答,扭头看她很久,终于推了推她,“妈妈,你怎么了?”

    儿子的话,把齐悦迅速拉回了现实,她瞅瞅窗外,拽着儿子起身,“没怎么,晨晨,到站了。”

    “哦。”

    儿子从小古灵精怪,完全承袭了陈寅然的优良基因,想敷衍他没那么容易,齐悦下了车,拉着儿子边走,边在心里组织语言。

    “妈妈的故乡里没谁了,就剩我们俩了。”

    “妈妈,有你,晨晨就不是孤儿了。”

    话语间,他们走进了不远处的肯德基,此时人不多,他们找了靠窗的位子坐下,她看着儿子交代:“晨晨,在这坐好,我去点餐。”

    “妈妈,快点,我肚子饿了。”齐晨满心欢喜的朝她挤眉弄眼。

    “知道了。”齐悦摸摸他的头,转身走了。

    不一会,她就端着一个托盘过来,齐晨伸手拿起盘里的炸鸡放进嘴,边吃边朝她笑,“妈妈,这个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嗯。”

    儿子是个混合体,疯的时候像她,安静的时候和陈寅然很像,父子俩最像的就是,吃饭都没声音,明明满嘴炸鸡,却静谧无声。

    齐晨吃了会,突然抓起托盘里的鸡腿朝她嘴里塞,“妈妈,你也吃点。”

    齐悦想得出神,儿子此举让她猝不及防,反应过来的时候,鸡腿已经把口红弄花,只得张嘴接住,“晨晨乖,知道孝敬妈妈。”

    “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晨晨当然要孝敬你,晨晨不想当孤儿。”儿子这句话,让齐悦瞬间泪眼迷蒙。

    从肯德基出来,天已经黑了,拽着儿子往公交站走的途中,齐悦老觉得被人跟踪了,才回来几天,不会就被陈寅然发现了。

    想着想着,她的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拽着儿子拼命跑起来,嘴里还大喊着:“晨晨快跑,有坏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