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32/

第一百一十八章旧情难忘
    回来不告诉我,看见我还使劲跑,施奇看着前面跑着他们,心里别提多气,大跨几步,硬生生挡在齐悦面前,“好好看看,我是坏人吗?”

    齐悦气喘吁吁的停下脚步,抬头仰望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下来了,“施奇,怎么是你?”

    “不是我,你想是谁?”施奇浓眉轻皱,语气呛人。

    “不是,施奇,我真以为是……”

    齐悦的辩解还没说完,就被施奇粗暴的打断,“你以为是陈寅然,是不是?这么多年都没找你,早把你忘了。”

    “施叔叔,你经常神出鬼没,会把我妈妈吓傻的。”齐晨见他凶妈妈,小大人般的帮腔。

    齐晨这臭小子真是白眼狼,当初我就不该把他带出来,说不定,现在我和齐悦已经双宿双飞了。

    施奇瞅瞅齐悦,又瞅瞅他,“看看,我成众矢之的了。”

    齐悦不想局面继续僵下去,朝儿子使个眼色,“好了,晨晨,给施叔叔道歉。”

    妈妈总把他当个大恩人般供着,他才会这么有恃无恐,齐晨心里不服,嘟了嘟嘴,“对不起,施叔叔。”

    脸面挽回了,施奇看着齐悦道:“我不和小孩一般见识,走,我送你们回家。”

    话语间,他拦了辆出租,齐悦和儿子钻进后排,他自觉坐在了前排的副驾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扭头看眼齐悦,“你们现在住哪?”

    “晨鸣苑,就在城林区。”

    “师傅,去那。”

    一路上,施奇问东问西的,齐悦碍于面子一一回答,齐晨却不耐烦,小嘴叽里咕噜的,“真啰嗦,我妈怎会有你这样的朋友?”

    施奇没搭理他,得意的哼了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比你还亲。”

    “我们是母子,你比得了吗?”童言无忌,齐晨也没大没小起来。

    “你们都别说了。”齐悦突然提高声音吼了句,施奇和齐晨互瞪一眼,不吭声了。

    接下来的时间,车厢里安安静静了,二十分钟后,晨鸣苑到了,齐晨拽着妈妈下车,施奇掏出手机微信扫码。

    齐晨不想等他,拽着齐悦一个劲的往前冲,施奇紧跟上来,“齐悦,我送你们上去。”

    晨晨和施奇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别扭了,一见面就吵,齐悦心事沉重的朝他笑笑,“不了,施奇,就送到这里吧。”

    她直接拒绝,他也不好勉强,施奇搓着双手,面色微红,“那好,齐悦,就到这吧。”

    他说完,走了几步,又折回来,“齐悦,看我这记性,我现在住在嘉鸿园,过几天,我也来这租房子,方便照顾你们。”

    他说完,不等齐悦回来,转身就走,齐悦望着他的背影,微微张了张嘴,“施奇,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这辈子我注定要辜负你。”

    “这个讨厌鬼终于走了,妈妈,我们回家。”齐晨拽着她往前走。

    齐悦在晨鸣苑租的是两室一厅,二十平米的客厅布置得很简洁,玄关进去的右墙角摆着一张方桌,桌子前面是一张三人沙发,沙发尽头就是滑门,拉开滑门出去,就是外阳台。

    进门左边是两米宽的电视墙,房东一定喜欢看电视,电视是五十寸的曲面电视,电视画面不仅清晰,还配备了专业级别的音响,让看电视都成为一种享受。

    两间卧室的布置更简洁,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桌子就是全部摆设,她和儿子一人霸一间,多数时候,晨晨都想赖在她屋里睡,她才不会娇惯他,五岁的男孩该独自睡了。

    把包撂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抱着儿子去洗澡,齐晨还想玩会,在她怀里赖皮,她狠心拉下脸,“不听话,我就把你送给施叔叔,反正你们喜欢吵架。”

    “妈妈,不要,施叔叔他想霸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齐晨瞪着小眼珠,嘴角瘪着要哭不哭。

    齐悦怕他真哭,声音软下来哄他,“好了,晨晨,妈妈给你开个玩笑也当真。”

    “本来就是吧,妈妈,你喜不喜欢施叔叔?”齐晨不卖账,神色惶恐的反问。

    “妈妈和施叔叔从小一起长大,要喜欢的话早就喜欢了,还用等到现在,晨晨放心,妈妈谁都不喜欢,只喜欢晨晨一个人。”温婉笑意中,齐悦抱着儿子走进卫生间。

    一刻钟以后,她抱着儿子去了他的卧室,哄了半小时,他终于睡下了,折回客厅关滑门的瞬间,她看见施奇还在楼下徘徊。

    她迅速关门拉好窗帘,转身在沙发上坐下,这五年施奇对她怎样,她很清楚,只是他终究是后到的那个人。

    无聊的想着想着,她打开了电视,转了几个台之后,一个人物专访禁锢了她的眼球。

    “陈总,明信这几年的快速发展超出了人们的预期,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想到要自创服装品牌明美的?”

    主持人的话刚完,陈寅然已经接了口:“这些年互联网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很大,百货业是重灾区,我们采取了很多自救的措施,也只能保持收支平衡,根本没有新的利润增长点。

    长此以往,明信不仅会让股东失望,更会让员工身心涣散,我就想,怎样才能重新激起员工的斗志?

    经过长久的市场调研,最后决定创立明美,我想向大家证明,明信是一家百货公司,更是一家具有创造力的公司,五年来的实践,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访谈节目还在继续,齐悦的心思早已纷乱,五年不见,他不但没颓废,举手投足间,越来越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齐悦,无论你怎么追都追不上,他始终是站在云巅深处的那个男人。”这种认知,让她瞬间泪湿眼眶。

    不知哭了多久,她起身走进卧室,拉上窗帘的时候,还看见楼下站着的施奇,“老天爷真会捉弄人,喜欢的遥不可及,不喜欢的近在咫尺。”轻声自嘲一句之后,她仰面瘫在床上。

    许是疲惫,不一会,她就睡着了,睡梦中,她看见了陈寅然,他走得太快,她不停的追,眼看要追上了,兰姐突然出现,他瞬间转身抱着她狂吻,热情如火,她从没见过。

    “不要,不要,陈寅然,你说过爱我的,为什么现在不爱了?”睡梦中的她大声呼喊,睁眼却是一场空。

    虽然在她手机中安装了远程追踪器,还是不能阻止她对陈寅然的想念,楼下的施奇越想越气,越想心里越绝望。

    打车回家之后,他坐在了电脑前,“陈寅然,五年没斗,我手痒痒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