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33/

第一百一十九章亲情不灭
    从没见过陈总笑过,难道他天生不会笑?郑红瞅着陈寅然走进办公室的背影正花痴着,就被随后跟来的黄羽逮个正着,“别瞎猜了,陈总一切正常,想笑的时候迷倒的女人成千上万。”

    “你怎么知道我在瞎猜?”郑红不服气的抬头瞪他。

    “你的眼神出卖了你。”黄羽懒得跟她理论,翻着白眼朝陈寅然办公室走去。

    “咚咚”敲门之后,里面传来陈寅然舒缓的声音:“进来。”

    快步在他办公桌前站定,黄羽不慌不忙的开了口:“陈总,明美这一季的主打悦系列已经出了样衣,你要不要看看?”

    “不用了,发布会的时候再看,对了,叶紫这两天在干嘛?”陈寅然没抬头,随口反问。

    “她呀,被她父母关在家里,她不要脸,她父母还要脸,怎能任她胡来?陈总,不是我说你,对她就该狠点。”黄羽的声音中带着苦口婆心的味道。

    “好了,没其他事,你先出去吧。”陈寅然依旧没抬头。

    “陈总……有件事……不知……该不该说?”黄羽吞吞吐吐的接了口。

    “说。”

    “陈总,她好像回来了。”

    “谁?”

    “齐悦。”

    “你说谁?”陈寅然突然抬头瞪他。

    “陈总,别这样看我,不是你让我时刻注意她的一举一动?”黄羽被他瞪得有些不自在。

    “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陈寅然收回瞪他的目光,低头看着手里的文件,黄羽识趣,转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

    他一走,陈寅然缓缓起身,朝办公桌对面的黑色沙发走去,伸直身体躺下之后,合上了双眼,脑海里不断闪现和她的种种过往,心底却有个欣喜的声音在澎湃:“悦悦,这么多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不知不觉中,他陷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梦中,他们痴情缠绵,醒来,她早已离他而去。

    “悦悦,五年前,你带走了我的整片天空,五年后,我要你统统归还。”挣扎中,他睁开双眼从沙发上起身,回到办公桌前。

    拿起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拨通,他低声开口问道:“查到她现在的住址没?”

    “还在查。”

    “加快速度。”

    “知道了,陈总。”

    挂了电话,他起身出了办公室,从郑红办公桌前走过的时候,他的嘴角似有笑意,不是吧,刚才还说他不会笑,这么快就颠覆认知了。

    “郑红,中午别给我买盒饭。”郑红还在愣神,陈寅然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头顶飘荡。

    “知道了,陈总,下午两点,您还有个会。”她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他。

    “推了,我回家了。”

    “知道了,陈总。”

    话语间,陈寅然已经走了一半过道,陈总刚才一定打了强心剂,不然怎会笑?郑红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又花痴起来。

    齐悦回来的消息真的是强心剂,开车回家的陈寅然嘴角一直挂着笑,进了家门,嘴角的笑意还没散,舒怡接过他手里的包,不自觉的问了句:“陈总,今天有什么喜事吗?”

    “齐悦回来了,算不算喜事?”陈寅然边说边上楼。

    “真的假的,陈总,你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舒怡笑颜如花的看着他上楼的背影。

    十分钟后,陈寅然换了身衣服下楼,直接进了厨房,“舒怡姐,我一会出去逛逛,不回来吃饭了。”

    “是该出去走走了,说不定会和齐悦偶遇。”舒怡突然朝他眨了眨眼。

    “舒怡姐,别取笑我了,躲我这么多年,她会让我偶遇吗?”陈寅然微微耸耸肩,苦笑着出了厨房,身后传来舒怡的轻笑,“陈总,祝你好运。”

    “自从认识她,好运什么时候关顾过我?”自嘲中,陈寅然出了客厅,直奔车库。

    自从和兰姐在酒吧出事以后,他再也不敢去了,现在该去哪?齐悦走的时候,好像不知道黄丽园和齐星被我赶回纺织厂破烂的家属院了,回来后,说不定会去那看看。

    开车在街上瞎逛一阵之后,他调转车头去了锦绣城市花园,进小区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牵着个小孩,下车查看的时候,他们又不见了。

    “陈寅然,你是不是疯了,看见谁,都觉得是他们?”在原地站了会,他拉开车门坐进去,重新发动汽车。

    他看见的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的确是齐悦和儿子,只不过,从物管处得知,妈妈和弟弟五年前就被人从这里赶了出去,不用想,也知道是陈寅然干的好事。

    虽然他们对她不好,毕竟血浓于水,齐悦心里少不了对陈寅然的恨意,走出小区,嘴里还低骂着:“算什么男人,自己出轨,还殃及鱼池。”

    “妈妈,你在骂谁?”齐晨瞬间抬头看她。

    “我在骂天下那些无情无义的大混蛋,晨晨,以后别学他们。”齐悦心里还不解气。

    “妈妈,晨晨很乖,一定不会像他们那么可恨。”齐晨黝黑的眼眸像极了陈寅然那混蛋,齐悦顷刻间心塞。

    “好了,晨晨,不说那些坏人了,妈妈带你去个地方,让你见见外婆和舅舅。”

    “妈妈不是说,这座城市没有其他亲人吗?”

    “妈妈带着晨晨离开这座城市很多年了,当然不知道他们的消息,现在我们一起去确认他们还在不在,可以吗?”齐悦宠溺的摸了摸儿子的头。

    “好的,妈妈。”

    陈寅然扑了个空,从小区出来的时候,齐悦和儿子已经上了公交车,心情变坏,窗外的风景再无欣赏的兴致,搂着儿子的齐悦,一直在心里骂着:“陈寅然,你还真卑鄙,我跑了,你拿他们撒气,怎不好好反省反省,我为什么要跑?明知道我小气,还和兰姐在包房里卿卿我我,真搞不懂,那种老女人,你也下得了手?”

    心里骂着,脸色也不知不觉变得难看,齐晨昂头瞅着她看了好一会,小声开了口:“妈妈,没见着外婆和舅舅,你好像心情不好。”

    儿子聪慧而敏感,跟陈寅然一个样,心痛同时,齐悦挤出了笑容,“晨晨,就是妈妈的开心果,你看,妈妈的心情瞬间变好了。”

    “真的吗,妈妈?”

    “嗯。”

    下了公交车,拉着儿子缓缓走了十分钟,就拐进了纺织厂的家属院,破产这么多年,有门路有本事弄到钱的人都走了,剩下的都是些没本事和老弱病残的人了。

    沿着狭窄黑暗的过道一直往前走,拐角上楼之后,轻轻敲开某间房,里面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谁呀?”

    母亲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如浸润在心底的清泉,齐悦紧了紧喉咙,小声回道:“妈,是我,齐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