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34/

第一百二十章东躲西藏
    “齐悦,是你,真的是你吗?”一阵悉悉索索之后,黄丽园穿着一件红色大衣出现在门口。

    高挽的发髻,精致的面颊,还有大方得体的服饰,这还是那个跑快递的女儿吗?黄丽园不可置信的拉着她看了又看。

    “妈,你干什么,不认识我了?”齐悦被她看得很不自在。

    “不认识,几年不见,我女儿脱胎换骨了。”黄丽园边说,边低头瞅着齐晨。

    “外婆好,我是晨晨,你外孙。”齐晨古灵精怪的朝她眨眨眼。

    她和陈寅然的闪婚,不知被厂里多少人津津乐道,他们被撵回来,又会被多少人看笑话,不用想,也知道这些年他们受了多少苦。

    “妈,我们进屋说。”不想再被人指指点点,齐悦拉着黄丽园进了屋。

    砖混结构的家属院房间狭小,每间房不过十平米,黄丽园住的既是客厅也是饭厅还兼卧室,在床边轻轻坐下,齐悦把儿子抱在怀里,“妈,我离开的这几年,你和齐星受苦了。”

    “我们受点苦没什么,只要你过得开心就好。”黄丽园说着说着,眼角滑落一滴泪。

    “齐星现在在干嘛?”齐悦不忍看她的脸,岔开了话题。

    “他能干嘛,给别人打工。”黄丽园看着她欲言又止。

    “在哪打工?”齐悦穷追不舍的反问。

    “陈寅然虽然把我们赶出来,没多久,又给齐星找了工作,搞不懂,他怎么想的?”黄丽园边说边摇头。

    他能怎么想,有愧于我,想要弥补弥补,心想着,齐悦轻声道:“妈,他没赶尽杀绝,就算万幸,过几天,叫上齐星,我们一起去看房,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们踏踏实实的住一辈子。”

    “悦悦,这次回来,你打算住多久?”黄丽园感激的摸了摸眼角,婉转了话题。

    “还在考虑,你也知道,他神通广大,知道我回来,肯定抓我回去。”齐悦忧心忡忡的回道。

    “听齐星说,这几年明信越做越大,他也越来越狠,什么女人都近不了他的身,对了,你们现在还是夫妻吗?”

    母亲这番话,犹如投进齐悦心里的一块巨石,她是跑了,可一天没和陈寅然离婚,她就是他的妻。

    “好了,妈,不说这个了,这点钱你先拿着,我和晨晨以后再来看你。”齐悦无心听她唠叨,从双肩包中拿出一叠钱递给她,抱着儿子走了出去。

    黄丽园瞅着她的背影,无奈叹了口气:“悦悦,他对别人也许心狠手辣,对你却万般仁慈,五年的时间,你以为他真找不到你,他只是不想去找,他要给你时间,让你好好看清楚自己的心。”

    “妈妈,你和外婆口中的他是谁?我爸爸吗?”怀里的齐晨平视着她。

    “一个混蛋,仅此而已。”

    那个他,让妈妈的心情阴晴不定,一定是坏人,齐晨小脑瓜里的认知,非黑即白。

    今天很幸运,来去都没看见什么人,走出破旧的家属院,齐悦长舒了一口气,去公交站的路上,远远看见一辆车,车牌号再熟悉不过了,她抱着儿子往相反的方向拼命跑。

    “我这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跑了一阵之后,她气喘吁吁的停下来左看右看,确定他没跟来,这才低头看眼儿子,“晨晨,我们要搬家了。”

    “妈妈,我们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齐晨满脸迷茫。

    “因为坏人要来抓我们了,我们要跟他捉迷藏,不能被他找到。”齐悦低矮身子,摸了摸儿子的头。

    “妈妈,你恨他,对不对?”齐晨冷不丁冒出一句。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懂,晨晨,我们现在回家收拾东西。”齐悦懒得跟他解释,抱着他大步向前。

    陈寅然把车停在家属院楼下,下车之后,直奔黄丽园的家,狭窄的过道让人心情压抑,齐悦以前的生活真是糟糕透顶,边走边想,一会,就到了。

    “咚咚咚”的敲门之后,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啊?”

    “开门,我是陈寅然。”他大声接了口。

    悦悦刚走,他就跟来了,难道她被跟踪了?不管了,反正我不能让他看出异样,黄丽园听完他的话,理了理情绪,起身去开门。

    陈寅然瞅着她苍老的面容看了会,目光又环顾了一下家里陈旧的家具,这才缓缓开了口:“齐悦来过没?”

    “别跟我提她了,跑了这么多年,一点音讯都没有,还连累我和齐星回到这又脏又臭的家属院。”黄丽园一脸愤恨的抬头看他。

    齐悦去过物业公司,不可能不知道我把他们赶出去了,肯定会来这找他们,陈寅然的目光在她脸上逗留很久,轻声反问一句:“真的,没回来?”

    “真没回来,陈总,你说,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不懂事的女儿,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偏要去外面受苦受难。”黄丽园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干脆大声数落起齐悦来。

    在我面前演戏,我可没兴趣看,陈寅然等她说完,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那好,妈,她如果回来,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陈总,慢走。”黄丽园看着他的背影,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快步走出家属院,心情不好的陈寅然去了洪城有名的商务会所芳林园,之所以叫这名,因为这里的老板叫林芳。

    林芳的经历和兰姐相仿,都是靠男人发的家,只不过,那男人的太太异常厉害,她这小三根本没机会上位,明争暗斗了些年,她索性不争了。

    行走在金碧辉煌的会所走廊,沿途都是熟面孔,边走边打找招呼之后,他去了会所的咖啡厅。

    咖啡厅来的人并不多,找了个边角的座位坐下,就有服务生朝他缓缓走来,“陈总,好久不见,今天要点什么?”

    他直接开口道:“三杯拿铁,加糖加冰。”

    “好的,稍等。”

    服务生刚走,咖啡厅门口就进来一个人,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眼看叶紫越走越近,他起身就朝咖啡厅的厕所而去。

    “陈寅然,给我站住!”叶紫看见他溜号,脱下脚下的高跟鞋,大步流星追出去。

    芳林园虽然偏离市中心,但后院紧靠一条公路,陈寅然冲进厕所,走到窗边,直接往下跳,双脚着地的时候,屁股擦着地面,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迅速朝公路跑去。

    此时天已全黑,公路上的车很少,打的希望不大,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个骑单车的男孩出现在视线中,他立刻上前,几步到他跟前,伸手摁住他的车。

    男孩措手不及,身体晃荡几下,好不容易稳住,朝他发难,“干什么?”

    “借你车用用,我赶时间。”陈寅然边说,边把手伸进裤兜掏钱包,钱包掏出来之后,从中掐了几张百元钞票扔进他怀里。

    男孩犹豫的同时,他不容分说的推开他骑上去,“我还没同意,你怎么就上去了?”他哪管那么多,骑上就走。

    叶紫追出来的时候,他已经骑着单车消失在公路的转角了,叶紫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的背影破口大骂:“陈寅然,你这个王八蛋,就知道心疼齐悦,她现在回来了,到处躲你,根本没把你放心上,你还那么找她,我都替你不值,不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