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38/

第一百二十三章夺子大战
    自从认识他,他带给她的压迫感一直都在,齐悦不想被这种压迫感掌控,用力推他,却怎么都推不开,“你想我是你的事,我不想见你是我的事,陈寅然,我们继续纠缠下去毫无意义。”

    “别跟我说,你心里想的是施奇。”陈寅然稳住身形,薄唇在她脸上缓慢游走。

    他的声音难掩妒意,我正好拿此大做文章,齐悦极力控制自己的呼吸,任他肆意轻吻。

    她的无动于衷,让他备受打击,轻吻瞬间狂吻,他的牙齿死死咬住她的舌尖,她吃痛的踹他一脚,他没理会,抱着她转身,把她摁倒在办公桌上。

    “齐悦,你不做明美的代言人,我马上把我们的关系公之于众,连带你和施奇私奔的消息一并传上去,我倒要看看,黄丽珊是相信我这个痴情等你回归的老公,还是相信,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你敢?”齐悦听完他的话,失声尖叫。

    “敢不敢不是你说了算,是看我的心情好不好,你现在只有一种选择,自己考虑清楚。”陈寅然大声威胁完,松手放开她,朝门口走去。

    “陈寅然,你这个王八蛋!”齐悦气急败坏的拿起桌上的文件夹朝他用力砸去。

    他转身接住,朝她意味深长笑道:“我这个王八蛋,你曾经爱得死去活来,希望这种爱依旧在。”

    “你想得美。”

    “时间会告诉我答案。”

    陈寅然说完,把手里的文件夹扔地上,拉门走出她的办公室,身心却舒坦了不少,“齐悦,我不信你不上钩。”

    齐经理和那个陈总好像在办公室吵得不可开交,周茗婕盯着出来的陈寅然看,他却回她一个善意的微笑,“齐经理的脾气真不好,一句话不对,就发火。”

    “我没觉得。”周茗婕挤出笑容看着他。

    “你跟她多久了?”陈寅然饶有兴趣的反问。

    “一年。”周茗婕如实回他。

    “我们相识六七年了,她这臭脾气一直没改,我早就习惯了,从现在开始,她分分钟都有可能发飙,够你受的。”陈寅然看着她玩笑一句,转身走了。

    他想把我逼上梁山,我才不会上当,陈寅然走后,齐悦一直在办公室瞎想,刚开始还理直气壮,想着想着,就觉得恐惧了,他下一步不会把晨晨抢去吧?

    她刚想走出办公室,门外就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一声“请进。”之后,黄丽珊在她桌前站定,“我刚才接到陈总的电话,他说,你已经同意当他的代言人了,真的考虑清楚了?”

    “谁同意了,他这是逼我上梁山。”齐悦听完,立刻起身。

    “陈总这么精明的人,没把握的事,他不会做也不会说,齐悦,这两天我仔细想了想,出版公司和百货公司还真有机会合作,我们的新书发布会可以在明信举行,如果签约出版动漫,明信旗下的服装品牌明美还可以代为生产衍生产品,按照一定的比例分成,我们出版社也有钱可赚。”

    说话中的黄丽珊,完全忽略了她脸上的愤恨表情,齐悦耐着性子听完,不客气的回敬一句:“对不起,黄董,我不会当他的代言人,如果你硬要我去,我现在就辞职。”

    “齐悦,你这是干啥,凡事好商量。”她的话,让黄丽珊瞬间头大。

    “黄董,这事没得商量。”齐悦语气依旧强硬。

    “好了,好了,我现在就回陈总,让他另请高明。”黄丽珊看着她脸上的坚决,只得服软。

    陈寅然接到黄丽珊电话的时候,还在齐悦公司下面,听完她的话,他直接向她要了齐悦的手机,挂了黄丽珊的电话,马上拨通了齐悦的手机。

    齐悦瞅着手机屏幕上的陌生号码犹豫几十秒,按下了接听键,陈寅然阴冷的声音瞬间在耳畔响起:“齐悦,刚才忘了问你,我儿子在哪?”

    “你想干什么?”齐悦即刻慌乱。

    “认祖归宗,我儿子怎能跟你姓齐,更何况,没多久他就上小学了,我要让我儿子享受良好的教育,免得长大了跟你一样简单粗暴。”

    他的话彻底惹恼了齐悦,她连珠炮的大声开骂:“陈寅然,听好了,我不会让他回到你身边,他简单粗暴也好,没教养也好,都和你毫不相干!想要儿子,找兰姐生啊,她穿衣有料,脱衣风情,最合你口味!”

    “齐悦,把我逼急了,我什么都干的出,想要儿子,就乖乖答应做我的代言人。”陈寅然也被她这话惹火了,大声威胁一句,挂了电话,马上给黄羽打电话。

    “事办的怎样?”

    “陈总,我们已经在前进幼儿园门口了,可是人家不让我们接孩子。”

    “在那等我,我就不信,老子接儿子,还要妈同意。”

    他和我闪婚,就是让我给他生孩子,我带着儿子跑路这么多年,他没找我已是万幸,现在回来了,他一定会把晨晨从我身边抢走。

    不行,我不能让他得逞,齐悦立刻给幼儿园打电话,万般嘱咐,她没亲自来,谁都不能接走齐晨,园长接了电话,马上通知了齐晨的班主任黄珍。

    陈寅然去的时候,自然吃了闭门羹,黄羽瞅着他发绿的脸,小心翼翼的轻问一句:“陈总,我们等吗?”

    “等。”陈寅然边说,边朝幼儿园外面的围墙而去。

    此时正是游戏时间,教室前面的小操场上很多孩子,陈寅然眼都不眨的瞅着那些孩子,想看看儿子在不在里面。

    齐晨正和小伙伴一起踩高跷玩,根本没注意到围墙外站着的陈寅然,“齐晨,围墙外站着的那个叔叔和你好像,他是不是你爸爸?”

    小伙伴的一句话,把他的视线瞬间转移,侧目远眺,围墙外的那个叔叔朝他温柔的笑,那笑容比妈妈的笑还暖。

    齐晨在原地站了会,朝他慢慢走去,心跳加速中,陈寅然低矮了身体等着他走进。

    “叔叔,你认识我妈妈吗?”齐晨隔着不锈钢护栏,声音怯怯的问。

    不能吓着孩子,陈寅然轻轻摸摸他的头,“认识,我们是老朋友了。”

    “妈妈跟我说,这座城里,她没有亲人。”

    齐悦这个臭女人教儿子六亲不认,陈寅然嘴角的笑意刹那间消失,一旁的黄羽马上提醒他,“陈总,我们该回去了。”

    陈寅然甩他个白眼,脸上再度浮现出笑意,“晨晨,你妈妈骗你的,我就是你的亲人,不然,我们怎么长的这么像?”

    “也对,我就说我怎么不喜欢施叔叔,原来我的爸爸是你。”齐晨边说,边伸出小手在他英俊面庞上轻轻抚摸。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