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52/

第一百三十五章再见兰姐
    兰姐一向不投资房地产,不知道什么原因要投资开发纺织厂家属区,陈寅然得到消息有几天了,却迟迟没联系她。

    五年前的那晚他是真醉了,什么感觉都没有,清醒过来之后,才知道他被兰姐强了。

    齐悦强他一辈子,他也心甘情愿,换了别人,就觉得肮脏不堪,不是她们不好,是她在心里刻下的烙印太深太深,深到他时刻不敢忘。

    “齐悦,我什么时候才能好好验证一下,这五年你和施奇有没有苟合?”每次梦醒时分,他都要这样胡思乱想。

    又过了两三天,他终于让黄羽联系兰姐,黄羽边拨号,边小声疑惑,“陈总,什么情况?”

    “废话少说,打电话。”陈寅然不耐烦的瞪他一眼。

    “齐悦都回来了,还这么鲁莽行事,不怕她万一撞见?”黄羽直言不讳的回他。

    “撞见了正好,别以为离了她,我就没人要了,我就是要告诉她,我是抢手货,老少通吃。”陈寅然冲他戏谑一句。

    “也不知道谁说的,只有她能让我情不自禁。”黄羽正小声嘀咕,就看见一个手掌拍过来。

    “不想死,就快拨。”

    “这次再出事,和我没关系,是你主动送上门的。”

    不一会,电话接通了,黄羽简明扼要的说了几句,就听见兰姐的轻笑,“你们陈总现在想起我了,还是心里惦记着怕我对他老婆耍狠?”

    “兰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黄羽嘴角扯得难看。

    “让他接电话。”兰姐对他完全不感冒。

    “兰姐,你稍等。”

    黄羽边说,边无奈的瞅瞅陈寅然,陈寅然二话不说的拿起电话,声音不冷不热,“兰姐,时间地点你定,我准时赴约。”

    “不怕我吃了你?”向兰小声玩笑一句,陈寅然没回她,直接挂了电话。

    “真小气,玩笑都开不得了。”向兰妆容精致的笑脸瞬间冷下来。

    本想看看陈寅然这样的禁欲男人有什么不同,哪知道那晚是她一人在忙活,他什么反应都没有,这么英俊的男人会对其貌不扬的齐悦死心塌地,说出来谁会信。

    “小然然,信不信,姐今晚还调戏你。”向兰想着想着,菲薄的唇角浮出了笑意。

    向兰这种女人不得不防,陈寅然挂断电话,立刻让黄羽去药房买药,黄羽买完药回来,在他办公桌前小声嘀咕:“陈总,憋了这么多年了,今晚不如好好释放释放。”

    “滚,没人当你是哑巴!”陈寅然怒目圆瞪朝他大吼。

    “齐悦虽然好,可远水解不了近渴,释放一下,对身体也好。”黄羽还没说完,陈寅然已经离开座位朝他走来,“走不走?”

    “走,我走。”看他来真的,黄羽猴精般的溜出办公室。

    去见兰姐前,陈寅然服下了解酒药,随后从办公室出来,直接去了兰姐约的洪城大酒店。

    洪城大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装修风格简洁大气,穿过地板光洁的大堂,他径直去了名叫镇宁轩的包房。

    推开包房的门,对面墙上的一副淡蓝色的荷花图案直入眼底,两朵交替盛开的荷花清丽高洁,包房里瞬间有了温馨的感觉。

    兰姐穿着一件玫红色的暗花旗袍,双手抱在胸前,柳眉平和,眼底隐含着笑意的望着他,“陈总,好久不见。”

    “真是好久不见了。”陈寅然面无表情的轻应一声,在她对面坐下。

    “可以上菜了。”他刚坐好,兰姐就对站在身后的服务员小声道。

    随着一道道美味佳肴的陆续上桌,向兰瞅着对面没有表情的陈寅然打趣,“陈总什么意思,有求于人还不给好脸色,怕我又强了你?”

    陈寅然被她一呛,脸上绷紧的肌肉微微抽搐几十秒,随即恢复了正常,“没有回应的亲密,你喜欢,我却很不喜欢。”

    “那是当然,你心里眼底只有一个齐悦,你为了她什么都愿意做,包括被我灌醉,也坐怀不乱?”向兰脸上轻笑,心里妒意连连。

    “在商言商,明信入股开发这块地,条件是给齐悦一套低价的三室一厅和一间临街门面,作为明信首家二十四小时社区店的店面。”陈寅然避开她挑衅的目光,果断的开了口。

    “你想投多少?”向兰瞬间收起脸上的笑意。

    “你觉得多少合适?”陈寅然挑眉反问。

    “一亿拿不出,五千万必须得有,少一分都不行。”向兰边说,边朝陈寅然而去,在他身后站定,低矮身子的同时,脸贴着他的耳朵道。

    “成交。”陈寅然爽快的答她,她却扳过他英俊的面庞轻吻起来,他立刻推开她起身,腰际反被她紧紧缠绕。

    “刚来就要走,不怕我临时变卦?”向兰伏在他后背上,固定在腰际间的手开始慢慢下滑,再下滑,最后到了那个隐蔽的部位。

    这些年能极力隐忍的原因,除了没看见齐悦,就是没女人近身,现在好了,她有备而来,心思凌乱间,向兰的手已经在原地打转。

    欲望以火箭般的速度直达大脑的神经中枢,喉结深处突然干渴,他瞬间暴恼:“把手拿开!”

    “你怕了,我就知道,齐悦无论伤你多重,你都觉得她最好。”向兰虽然放开了他,嘴里却不依不饶。

    “三天后,钱到账。”陈寅然边说,边走,转眼出了包房。

    “哈哈哈……哈哈哈……钱再多有什么用,找不到一个真心爱我的男人。”向兰的眼角不知不觉滑出一滴清泪。

    陈寅然从包房出来,立刻去了洗手间,等到情绪平复,才慢慢出来,疾风般穿行在酒店过道上的他,根本没注意到被人盯上了。

    当他在酒店门口拉开车门时,身体被人紧紧抱住,一个女人阴狠的声音随即响起:“陈寅然,上次在会所让你跑了,这次你跑不了了。”

    刹那间扭头回望,竟然是叶紫,镇定,我现在需要的是镇定,他在心里不停告诫自己。

    “叶小姐,这么抱着太打眼,要不,我们坐进车里慢慢谈。”

    他的试探,叶紫似乎不领情,“别给我打马虎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诓我?”

    “诓你?叶小姐,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你不进去,我就报警。”陈寅然边说边伸手摸裤兜里的手机。

    叶紫见他来真的,犹豫一会,把他往后排座位上推,“去后排,别耍花样。”

    “我哪敢。”陈寅然一脚跨进去,叶紫接着跟了进去,随手关了车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