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55/

第一百三十八章爸爸救我
    南方天地接触网文的时间在二零零八年,跟风写了几年爽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发现爽文的读者面越来越狭窄,也不容易过审,慢慢考虑转型。

    历史题材他没兴趣,主要精力就放在了现实题材上,他母亲说过一句话:“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幻想,穿回到过去,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其实你改变不了历史。”

    改变不了历史,就力求改变当下的自己好了,传递更多正能量成为他转型考虑的首要问题。

    南方天地是洪城大学机械系的高材生,毕业后分到洪城机械总厂,当时厂里很不景气,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厂领导召集中层干部开会,希望大力推进数控车床的研制与生产。

    南方天地所在的技术部被委以重任,同事们夜以继日的忙活了一百多天,眼看样机出来了,厂里却被三角债彻底拖垮,根本没钱量产不说,还面临国企改制的问题。

    崭新的样机搁在车间里生锈了没人管,大伙都担心改制之后自己被裁,他心灰意冷的离开了工厂,在社会上兜兜转转几年,终于遇到了伯乐。

    崇铭和南方天地一样毕业于洪城大学机械系,理工男这一身份,让他们拥有很多共同的爱好,都喜欢设计,没事的时候都喜欢宅在家里看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都希望自己设计的产品能够实现量产。

    崇铭卖掉了价值五十万的房子,南方天地也死皮赖脸的向爸妈借款二十万,他们合伙开了家小型机械厂,数控车床的研制与生产成为厂里的重头戏。

    几个月后,样机出来了,试运行中,他们不断改进,终于实现了量产,从最初的一个月几台,到后来的一个月几十台。

    厂子越做越大,企业间的三角债也越拖越久,又遇银行压缩贷款规模,凑不到钱的他们瞬间破产,破产的那天,厂里来了很多人,他第一次看见崇铭哭了。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了那天的情形,清算完工人的工钱以后,崇铭去了一家汽车改装厂打工,没工作的他颓废了几个月,最后写起了网文。

    这些年他很拼命,不断更不请假,稿费用来还父母的钱,还完父母的钱,他开始存钱,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

    《奋进不止》这本书完全以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为线索,刚开始他没寄希望于读者,他清楚现在的读者很势力,上架之后,突然发觉读者的订阅很踊跃,很多人给他留言,说书中有他们青春的影子。

    某天,他看见一条留言:“好久不见,朋友,还记得曾经的梦想吗?”

    虽然是匿名留言,但他知道留言的人是崇铭,他热泪盈眶的回道:“等我,不久的将来,我和你一起重拾梦想。”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结束和南方天地的交流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

    周茗婕还没走,看见她出来,疲倦的从座位上起身,伸了个懒腰,“终于可以下班了。”

    “小周,对不起,耽搁你下班了。”

    她的歉意,周茗婕早习以为常了,朝她轻笑的同时,弯腰拉开座位左边的柜子拿包,“齐经理,我走了,肚子都饿扁了。”

    “注意安全。”齐悦看着大步流星的她回应一句,扭头习惯性的检查水电关好没有,没发觉异常,这才走出公司。

    乘电梯到一楼大堂,边角沙发上坐着一个带口罩的男人,刚开始没注意,离他五米远的时候,男人突然站起来,齐悦心里一阵紧,拔腿往前拼命跑。

    从大堂出来,跑进现在租住的小区,她才停下来喘了口气,扭头回看,鬼都没个,“人吓人,吓死人,还好我跑得快。”

    到家的时候,妈妈、弟弟还有齐晨全在饭桌前等她,感动之余,她朝他们微笑,“以后你们先吃,别等我。”

    “你是一家之主,不等你等谁。”齐星嘴最贱。

    “好了,别贫嘴,吃饭了。”黄丽园横了一眼齐星,去厨房端菜了。

    “妈妈,这么晚回来,你不饿吗?”齐晨眨着晶亮的眼睛问她。

    “妈妈也饿,只是忘了下班时间。”齐悦爱怜的边摸他的头,边把他抱进怀。

    “爸爸工作的时候也像你一样吗?”齐晨在她怀里扭捏两下,突然反问。

    他以前是个工作狂,现在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没女人没儿子,他不成工作狂魔没理由,正想着,耳畔又响起齐晨的声音:“妈妈,你觉得爸爸帅,还是施叔叔帅?”

    “他们都没晨晨帅,好了,吃饭了。”齐悦答非所问的瞬间转移了话题。

    “妈妈,你还没回答我。”齐晨不高兴的撅嘴,齐悦置之不理,拿起面前的碗筷大口夹菜吃饭。

    齐晨见她不理他,委屈的瞅瞅外婆和舅舅,“我真怀疑,我不是她亲生的。”

    黄丽园和齐星被他这话逗乐,一前一后的打趣齐悦,“悦悦,有人强烈要求做亲子鉴定。”

    “姐,陈总不会背着你出轨吧。”

    “别人出轨我不知道,他出轨我一定知道,别趁火打劫,小心被我扫地出门。”齐悦放下手里的碗筷,拿眼瞪他俩。

    黄丽园和齐星被她一瞪不再说话,齐晨顿觉无趣,“谁都怕她,我不怕,我爸爸也不怕。”

    “别提你爸!”齐悦瞬间窝火。

    “不提就不提,他这样的帅哥,你不稀罕,别人稀罕。”齐晨顶完嘴,头也不回的朝卧室冲去,一进去,就从里面反锁了。

    黄丽园和齐星敲了很久,他都不开门,齐悦火气更大了,“妈,别管他,我倒要看看,他的脾气有多大?”

    “姐,消消气,别跟小孩一般见识。”一旁的齐星小声开导。

    “悦悦,别跟他怄气,小孩闹脾气,一会就好了。”黄丽园也笑着附和。

    “你们惯他,陈寅然也惯他,他迟早被你们惯坏,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他!”齐悦一左一右的看了眼,大声牢骚一句。

    大人们担心他,房间里的齐晨却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给爸爸打电话,电话接通之后,直接瘪嘴道:“爸爸……救我……”

    书房中的陈寅然听完这话,小心翼翼的反问:“晨晨,妈妈打你了?”

    “打了,当然打了,我的屁股现在还疼。”齐晨的声音中满是委屈。

    对我有暴力倾向也就算了,儿子这么小,她也舍得下手,陈寅然想着想着,不觉心疼一句:“晨晨,你等着,爸爸马上来。”

    “知道我家吗?”

    “知道。”

    “爸爸,我等你来救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