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62/

第一百四十五章阴差阳错
    从陈寅然办公室出来,没多久碰见了宏其伟,他看见她的目光先是意外,随后有了笑意,“齐悦,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还好吗?”齐悦平静的看着他。

    “陈总对我不错,去我那坐坐。”尽管知道她和陈总的关系,宏其伟还是自作主张的开了口。

    “不了,我还有事,以后有时间,我们再约。”婉拒中,齐悦加快了脚步。

    宏其伟看着她走远的背影,轻轻摇摇头,“齐悦,陈总对你一心一意,你该好好珍惜。”

    等电梯的时候,看见常宁走来,她没搭理,他偏偏在她面前停留,似笑非笑的俯视她,“哎呀,这谁啊,架子越来越大了,怪不得表哥这段时间魂不守舍。”

    “我不认识你,让开!”齐悦不客气的抬头看他。

    “你不认识我,我对你却印象深刻,如果不是你给他生了儿子,他怎么能牢牢掌握明信?”常宁不吃这套,伸出修长的指尖抬起她下巴,眼底是难解的恨意。

    “你们之间的争斗,我不想介入,放手!”柳眉凝结中,齐悦提高了声音。

    “别说的那么无辜,你和他闪婚那刻,你就介入了,而且还功不可没。”常宁不仅没放手,手里还加了力,齐悦只觉得下巴疼痛不已。

    “常宁,成王败寇,信不信,我现在给他打电话。”齐悦忍着疼痛,把手伸向自己的小包。

    常宁不会让她得逞,腾出另一只手用力拽她的包,拽出之后,扔出几米远,“我看你怎么打,他没机会救你了。”

    现在是上班时间,电梯这鬼都没个,我怎么自救,齐悦左瞅右瞅,离她最近的保安也在十米外的公司大门口站着。

    她突然拼尽全力喊道:“有人打劫,救命!”

    还好门口站的保安听见了,他快跑过来,看见常宁犹豫了,“常总……”

    “没事,滚远点!”常宁把手从齐悦下巴收回,给他个狠眼色。

    “哦。”保安不敢吱声了,犹豫几十秒,转身要走。

    “我是总裁夫人,出了事,你第一个走人!”齐悦不管不顾的冲他大吼。

    保安没机会见总裁夫人,这女人敢这么喊,一定有隐情,我救还是不救,保安正在犹豫,齐悦又加上了一句:“陈寅然,做你女人有什么好,随时都会没命。”

    直呼总裁大名,看来他们关系匪浅,转身要走的保安迅速拿起手里的寻呼机,“经理,常宁在公司门口劫持了总裁夫人,请求支援。”

    保安部经理邹明接到求救信号,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去了监控室,调出公司门口的监控画面,边看边掏出手机拨号,接通之后,直接道:“陈总,你夫人在公司门口被常宁劫持,我们正在营救。”

    这句话,把呆愣的陈寅然瞬间拉回了现实,他立刻起身,边跑边大声吩咐:“马上增派人手去大门,力保她毫发无伤。”

    “是。”邹明答完,对着手里的寻呼机大声命令:“张晨、王宏、宋维、邱冰,你们四个人马上去公司大门救总裁夫人。”                

    “是。”

    两分钟后,陈寅然到了公司大门,此时的齐悦双手已经被常宁反卷在身后,脸色有些许的痛苦。

    “常宁,放了她。”心痛之余,陈寅然极力平静自己的声音。

    “放了她,她又给你生儿子,我彻底没戏了。”常宁眼神阴狠的看着他。

    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今天终于撕破了脸,我也不用跟你客气了,陈寅然幽深的双眸瞬间阴冷,“忍无可忍,也就无需再忍,常宁,你玩完了。”

    他说完,朝身旁的保安挥挥手,五六个人一起朝常宁扑去,左躲右闪中,齐悦被他当成盾牌到处转,“陈寅然,我玩完了,她也别想好过。”

    被当成人肉盾牌的齐悦有些晕,稳住心神之后,心里寻思着该怎么自救,就见陈寅然朝她慢慢走来,边走边说:“常宁,你现在放了她,我可以保你继续待在明信。”

    “跟我谈条件,我今天就豁出去了,明信我也呆腻了,什么都不如你,什么都被你掐着脖子算计,这种日子我受够了,反正她在我手里,鱼死网破又怎样?”

    此时的常宁已经疯狂,最坏的结果无非是离开明信,他那么爱这个女人,他就要让他尝尝失去挚爱的滋味。

    想着想着,他的黑瞳深处竟然有了笑意,扭着齐悦的双手腾出一只,“刷”的一下,齐悦光洁的后背瞬间暴露在大众的视线中。

    他的女人只能他一个人看,别人没资格也没权利看,陈寅然扭头朝周围的保安大吼:“给我拿下,不管是死是活!”

    “是!”保安们边答边从各个角度朝常宁进攻,他依旧把齐悦当盾牌,她裸着的后背被所有人看见,陈寅然越看越心疼,越看眼神越黑,趁着混乱,他瞅准时机狂揽过齐悦,接着解开西装把她搂紧在怀。

    “悦悦,别怕,有我在。”

    简短的一句话,心里却觉得好温暖,齐悦的黑眸深处止不住泪流,“陈寅然……带我走……”

    “好,我们走。”陈寅然低头在她耳畔柔声道。

    一出公司大门,他就把她拦腰抱起,黄羽开着车在他跟前停下,“陈总,上车。”

    跟他这么多年,黄羽总能准确揣摩他的心意,齐悦都比他差,不过,他爱这个女人,哪怕她再笨再蠢。

    二十分钟后,黄羽把他们送回了家,进门的时候,他朝他摆摆手,“你别跟来,回公司料理后事,我马上给我爸打电话,让他直接处理。”

    “这样也好,事实摆在那,你舅舅也无话可说。”黄羽多了句嘴,转身就走。

    陈寅然抱着齐悦直接去了二楼的浴室,等她落地之后,他淡笑着看她,“先洗着,我给你拿睡衣。”

    他说完,转身走了,齐悦愣了几十秒,回过神来瞅着镜子中狼狈不堪的自己自嘲:“逃了这么多年,阴差阳错的还是回到这里了,这就是命。”

    自嘲完,她褪去身上破烂的衣衫,抬脚朝浴缸而去。

    陈寅然从卧室里出来,在过道上给陈东华打了电话,简短的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说,说完,就听见他道:“然然,常宁对你威胁最大,出了这样的事,我也有理由让你舅舅知难而退。”

    “爸,就这样吧,悦悦受了惊吓,我要安慰她。”

    “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女人软弱的时候最需要男人。”陈东华的声音刹那间轻柔。

    “爸,我知道。”挂了爸爸的电话,陈寅然推开客房去拿睡衣,折回卧室的时候,齐悦还没洗好,左右为难中,浴室传来她的声音,“陈寅然,睡衣拿来没?”

    “来了。”他边答边快步朝浴室走去,推开门,她一下朝他扑来,胸前顿时湿漉漉。

    “好了,齐悦,快穿睡衣。”话还没说完,他已经被她抵在浴缸旁边的墙壁上,热吻随即落在他脸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