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64/

第一百四十七章重新回家
    上班时间接到陈寅然的电话,齐星感到很意外,问声好之后,他继续道:“好什么好,你姐现在被网络暴力胁迫着,一会让黄羽送你回家,顺便把你妈和晨晨接到我家避避风头,你姐也在那。”

    他的话让齐星瞬间眉头紧皱,“姐夫,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上网看看就知道了,这件事最好不要让你妈和晨晨知道。”陈寅然小声叮嘱一句,挂断了电话。

    随着指尖的缓慢移动,齐星的瞳孔渐渐放大,我姐不在出版公司好好上班,跑来明信干嘛?

    还在想着,耳畔就响起同事们纷纷的议论,“这次的事真大。”

    “那当然,陈总心中的女神摊上大事了。”

    “不是说长得一般,没想到露背装这么勾魂。”

    “陈总说不定就迷她这点。”

    什么乱七八糟,明明是陈寅然逼我姐闪婚,还出轨在先,齐星烦躁的扭头看着那几个长舌妇,“还上不上班,羡慕嫉妒恨的话,你也去露露背,说不定陈总就看上你了。”

    “碍你什么事了,不想听,可以拿纸堵住耳朵。”

    “就是,这女人和你有关系吗?”

    “你们……”齐星一时词穷,起身朝外面的过道而去。

    宽阔的过道上空无一人,靠在不锈钢栏杆往外看,都市的繁华尽收眼底,公路上拥堵的汽车,错落有致的钢筋森林,困住的是每一个人拼命打拼的人。

    我姐如此,我亦如此,姐夫也好过不到哪里去,无奈,我们身在都市,就得遵循这里的生存法则。

    在外面站了一会,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刚坐下,就见黄羽匆匆而来,“齐星,跟我来一趟。”

    “不是说下班吗?”慌忙起身中,他嘀咕一句。

    “少废话,陈总担心你妈被人围堵,让你提前下班。”黄羽上前一步,在他耳边小声道。

    “现在的关心有些过度。”

    “跟着你姐享福,算你运气。”

    “我姐走的这些年,他对我也没多好。”

    “陈总如果赶尽杀绝的话,你连工作都没有,拽什么拽。”

    跟着黄羽走出办公室的一路上,齐星和他一直较劲,在车库里上车,黄羽狠狠瞪他一眼,“到家别跟你妈说三道四。”

    “知道了,陈总吩咐的。”齐星朝他翻个白眼。

    出门接孩子的时候,黄丽园在漆黑的过道上碰见两个老同事,她们看她的眼神很古怪,“黄阿姨,你没事吧?”

    “没事,挺好的。”

    “这是去哪?”

    “接我外孙。”

    “哦,接外孙啊。”

    黄丽园顿生疑惑,人家却不愿跟她解释,和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听见一句:“妈倒正直,女儿这么不要脸。”

    “你们说谁?”她立刻追问一句。

    “与你无关。”人家故意拖长了尾音,让她浮想联翩。

    到了幼儿园门口,又有人盯着她看,眼神还躲躲闪闪,到底出了什么事?

    黄丽园马上掏出手机给齐星打电话,接通之后,刚想开口,儿子的声音直灌入耳,“妈,在哪?”

    “幼儿园。”

    “接了晨晨别走,我来接你们。”

    “哎,齐星……”想跟儿子打听,他匆忙的挂了电话。

    黄丽园的心思越发沉重起来,五点钟幼儿园开门了,依着顺序接到齐晨,转身就看见了齐星,“妈,跟我走。”

    “去哪?”她不安的反问。

    “到了就知道了。”避重就轻中,齐星弯腰抱起了齐晨,“晨晨,想舅舅没?”

    “不想。”齐晨把脸撇向一边。

    “我知道没拿东西贿赂你。”齐星边说边把手伸向裤兜,随即摸出一个小小的玩具车,在齐晨眼前轻晃。

    “玩具车,你怎么知道我想要?”齐晨晶亮的瞳孔瞬间放大。

    “我是孙悟空,是你肚子里的蛔虫。”齐星伸手轻抚着乌黑光亮的头发。

    “你骗人,我妈跟你说的?”齐晨一脸不屑。

    “好了,妈,我们上车。”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黄羽停的车面前,拉开车门坐进去,黄羽一踩油门,汽车扬长而去。

    有了生人,黄丽园不好开口问齐星,目光瞅向了窗外,心思却越来越深,出事了,一定出事了。

    半小时后,汽车刚进车库,齐悦就从卧室中冲出来,推门下车,她伸手抱过儿子,“妈,慢点。”

    黄丽园弯腰钻出车门,一眼就望见花园里摆放的一张桌子,“悦悦,这是哪?”

    “妈,你别管,只顾好好住下,享受享受。”齐悦瞬间转化了话题。

    “妈,去那边躺会。”齐悦边说往前走,在桌子前面五米的地方停下脚步,两张沙滩椅随即入眼。

    “妈妈,我也要躺。”齐晨在她怀里使劲蹦跶。

    “知道了,你和外婆一起躺。”齐悦把儿子放在其中的一张椅子上,扭头拽着黄丽园坐下,“妈,这是陈寅然的家。”

    “你以前就住这?”黄丽园放眼看着四周的绿树葱葱。

    “嗯,这里的一切都没变,还保留着原来的风貌。”齐悦挨着她坐下,轻声感叹道。

    “悦悦,不要嫌我多嘴,我觉得陈寅然对你不错,夫妻吗,就要互相包容理解。”

    “你如果理解我爸,他也不会走这么早,好了,你和晨晨在这躺会,我去厨房看看。”齐悦刹那间冷脸起身。

    “嗯。”黄丽园无奈的朝她挤出个笑脸。

    齐星这时候忙着到处参观,偌大的客厅墙上挂着几幅中世纪的油画,左看暗红色的餐桌配上同款色的真皮沙发高贵大气,右看真皮和布艺沙发中间围着一张暗红色茶几,阳光透过四周的两扇窗照进来,在茶几表面形成反光,有些晃眼。

    “我姐怎么想的,这么好的房子不住,偏要和我们挤一块?”

    “房子再好,也没自由。”齐悦的声音冷不丁在身后响起。

    “姐夫现在对你不错,想没想过原谅他?”齐星从沙发上起来,窜到她跟前反问。

    “想是想过,不过,得看他表现。”齐悦略有所思的抬头看他。

    “那是,我姐现在娇贵了,陈总现在就是当牛做马,她也要好好考验考验他。”齐星用力伸长脖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了,别贫嘴,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事情处理得怎样了?”齐悦握紧拳头朝他胸口垒去。

    “遵命,老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