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70/

第一百五十三章认定唯一
    以前的高冷君子啥时成了现在的地痞无赖,这是我认识的陈寅然吗?我才不钩,齐悦转身走,却被他用力拽住,“好了,开个玩笑也当真。”

    “我从来不大方。”掰开他的手,她继续往卧室门口走去。

    “你不在的这几年,多少女人想往我身扑,我大方过吗?”他瞅着她的背影,轻声埋怨。

    “现在还不晚,去啊!”他的话让她猛然回头。

    “去去,谁怕谁!”他心里的火一下来了,翻身起来,拎起一旁的西装穿身,大步流星摔门而去。

    她对着晃荡的房门撒气,一脚接一脚的踢,直到腿软,“陈寅然,成天在我面前显摆,不是提醒我要有自知之明,我走,我现在走!”

    她的声音很大,车库里的他听的一清二楚,他没下车劝她,而是踩下了离合器,汽车瞬间扬长而去。

    她跑到二楼窗口,看着扬尘而去的汽车,心里别提多气,泪水不争气的堵在眼眶,一颗、两颗,直至珠帘串串,“老天爷……你告诉我……我要怎样抓牢他……”

    “别吃醋,足够信任他。”妈妈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她扭头顺势扑进她怀里大哭起来,“妈……你教我……怎么把他留在我身边……”

    黄丽园任她哭了会,抬起她的脸,“认定他是唯一,该想法设法留住他,别忘了,你们还有晨晨,他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对,我们有儿子,这是最大的优势。”泪水横流的齐悦终于破涕为笑。

    看着女儿破涕为笑,黄丽园趁热打铁的说道:“悦悦,换种方式跟他说话,别动不动大声吵他,他好歹是总裁,公司里谁都巴结他,要不是他爱你,能任你这么欺负?”

    “知道了,妈,以后跟他说话,我尽量轻言细语。”齐悦听完,点头回应。

    “这对了,适当的服软,男人才会更心疼。”黄丽园看着女儿轻笑。

    陈寅然重新回了公司,一忙到了天黑,心想老婆儿子都走了,回家也没趣,决定去看看父母。

    陈东华和常师师自然满心欢喜,晚饭过后,陈东华让他跟他去书房,刚坐下,看着他道:“然然,我听说常宇暗针对明信,你想好应对措施了吗?”

    “能怎样,买股权,绝对掌控公司。”他直言不讳的回他。

    “资金肯定有缺口,要不要我帮忙?”陈东华关切的反问一句。

    “不用,我自己解决。”他婉拒父亲的帮助。

    “半年时间还有五个多月了,你们的关系怎样?”陈东华瞬间婉转了话题。

    “你不用担心,我一定能搞定她,没这点自信,明信怎么做大做强?”陈寅然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听他轻轻叹了口气:“然然,几年没见英霆,我和你妈怪想他,你能不能约个时间,让我们见见。”

    他刚和齐悦吵了架,她不会同意见面的,又不想让父母失望,他犹豫几十秒,轻轻承诺:“爸,这样好了,我联系好时间通知你们。”

    “五年了,终于可以见孙子了,我去告诉你妈。”陈东华满脸笑意的出了书房,陈寅然心里却没底。

    从父母家里出来已经八点半了,窗外的夜色五彩斑斓,他却无心欣赏,在小区门口停了车,拿起副驾座位的手机把玩,最后拨通了齐悦的手机。

    “喂,你好,我现在在忙,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我……齐悦,我爸妈想见见孙子,你看什么时候方便?”犹豫,他开了口。

    “你现在在哪,怎么还不回家?”她的回答出乎意料。

    “你没走?”

    “这里是我家,我去哪。”她尽量压低音量,他心里却乐开了花。

    “我马回来。”他激动地狠狠一踩油门。

    五分钟,有车开进车库,客厅里的黄丽园不断叮嘱齐悦,“别跟他吵,好好说。”

    不一会,陈寅然推门进来,齐悦起身迎接,“吃饭没?”

    “吃过了,我楼换衣服。”因为激动,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帮你。”

    话语间,黄丽园一个劲的给女儿递眼色,齐悦自然懂了,跟在他身后了楼。

    “外婆,我想和我爸说两句话。”齐晨眼巴巴的瞅着楼的父母背影。

    “别捣乱,我们看动画片。”黄丽园转到齐晨跟前,抱着他坐下。

    “懂了,他们要单独相处。”黄丽园怀里的齐晨扭头看她。

    “你古灵精怪,你妈笨死了。”黄丽园伸手指指他脑门。

    轻手轻脚的跟二楼,看着他脱掉西装,拿起睡衣朝浴室而去,她急了,瞅着他的背影大声道:“陈寅然,对不起,我不该有事无事跟你吵。”

    他的脚步顿停,心想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见他没反应,她更急,“我知道我脾气不好,你一直在忍受,我改,以后,我一定改。”

    他突然转身,把她抱过满怀,“不要你改,只要你吵过之后不离家出走,不让我到处找不到你,好。”

    他的柔声细语漂浮在耳畔,她的心却纠结得要命,我妈让我改,他不准我该,听谁的。

    “不行,我这坏毛病要改,该改……”她的回应还没说完,他的唇已经封住了嘴,浅吻深进间,他的柔声细语继续入耳,“改了,你和别人一样了,我爱的是你的与众不同,谁说吵架不好,感情说不定越吵越深。”

    “别惯着我,我会不知天高地厚。”她的回应,他没搭理,把她抵在浴室门口的墙角尽情亲吻,很久,才放开了她。

    亲吻过后,她白皙的面颊泛着淡淡的红晕,柳眉微微扬,眼帘深处有止不住的娇羞,这幅小女人的模样真可爱。

    看了会,他边说边走进浴室,“洗澡了。”

    “嗯。”她站在原地轻轻应他,此时不知放哪的手机突然响了,寻着铃声而去,她找到了手机,瞅着屏幕的陌生电话犹豫几十秒,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齐悦,好久不见。”

    “施,是你吗?”对方沉稳的声音让她的身体猛然轻颤。

    “和他亲密的时候,一定忘了我这个老朋友,怎样,约时间见个面?”施不慌不忙的说完,静等她的回答。

    现在刚和他关系缓和一点,谁知道他有没有派保镖跟着,她想都没想拒绝,“这个恐怕不行。”

    “男人见色忘义,女人好像也如此。”无失落,施挂了电话。

    “谁的电话?”陈寅然的声音冷不丁从身后冒出来。

    “珊姐,让我明天去趟公司。”齐悦鬼使神差的答他。

    “明天我派黄羽送你。”陈寅然不知她撒谎,关切一句。

    “不用,真不用。”她极力推脱。

    “他经验丰富,懂得怎样应付媒体,这么定了。”他固执的看着她。

    “哦。”她无奈而茫然的回应。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