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74/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处多多
    齐悦受伤,都是因为我的疏忽,黄羽内心愧疚,下班之后,立刻来到医院。

    病房门口被保镖拦住,“先生,对不起。”

    “我找陈总有事,麻烦通报一声。”

    “稍等。”

    此时的陈寅然神色平静的坐在病床前,听见门外传来黄羽的声音,起身出了病房。

    “陈总,夫人现在怎样?”黄羽一见他问。

    “还没醒,医生说她可能吓坏了,过两天会醒。”陈寅然的声音透着疲惫。

    “这事都怪我,我不该心软,让她一个人去公司。”黄羽一个劲的自责。

    “悦悦病房要有监控,我来的时候,有人扯掉了输液器,我怀疑是施,你去查查看。”陈寅然不想追究,果断转移了话题。

    “是,陈总。”

    送走黄羽,重新推开病房的门,昏迷的齐悦有了动静,双手在空乱舞,输液器的液体随着她手的摆动忽高忽低,柳眉下窜动间,她苍白的面色极其痛苦,“叶紫,别过来,你想干什么?”

    他一个箭步跨过去,蹲在床边拽住她的手,听见了下一句:“不要,不要,我不要毁容,我本平凡,再变丑,他一定嫌弃我。”

    浓眉僵直在眉心,他幽深的瞳孔瞬间痛楚,“悦悦,你算变得再丑,我都不会嫌弃你,我只想你一辈子留在我身边,哪都别去。”

    话语间,他眼角滑落的一滴清泪滴在她冰凉的手背,许是触及到她的感官系统,她的指尖轻颤一下,他欣喜若狂的惊呼:“悦悦,你是不是醒了,回答我,回答我。”

    可惜她没回答他,依旧平静的躺在那一动不动,他无失落的跌坐在地,“悦悦,我的时间不多,我不准你这么睡下去。”

    他突然翻身起来,双手用力摇晃她,“齐悦,你给我起来!起来!”

    此时的齐悦还陷在和叶紫搏斗,他的摇晃被她幻化成了叶紫手的刀,她不停的躲闪,是躲不开,最后她怒火冲天的朝她冲过去:“叶紫,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我不准!我不准!”耳畔刹那间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吼,这是谁,这里没别人,我和叶紫。

    半梦半醒的齐悦甚是疑惑,那男人又吼道:“齐悦,没我的同意,谁都不能主宰你的生死,包括你自己。”

    “你是谁?”紧闭双眼的齐悦轻问一句。

    “我是你世界的王者。”那男人霸气一句。

    “我的世界没有王者,我的世界我做主!”苏醒边缘的齐悦不服一句。

    “你敢!”震耳欲聋的吼声让齐悦顷刻睁眼,猩红眼眸的陈寅然近在咫尺。

    “我没死,睡了多久?”她干裂着嘴唇朝他虚弱一笑。

    “也没多久。”他的双手从她肩滑落,一屁股坐在床头的椅子,绷紧的身体终于松弛下来。

    “叶紫呢?”她有气无力的又道。

    “送精神病院了。”听她提到叶紫,他有些不耐烦。

    “别说她了,想吃什么,我给你买。”他突然转换话题。

    “随便,只要是你买的。”

    “等着,我一会回来。”

    陈寅然一出病房,对门口的保镖命令:“夫人醒了,一人进去看着,其他人在门口守着。”

    “陈总,放心。”保镖异口同声的回他。

    在医院附近逛了一圈,他拐进乡村基买了碗鸡汤馄饨,反正她现在饿了,不吃也得吃。

    施站在乡村基的边角,看着他拎着塑料袋走进医院大门,难道齐悦醒了?

    在医院花园找地坐下,掏出手机点开了齐悦病房的监控,看见陈寅然拿勺喂她吃东西,她的柳眉微皱,一看是有点烫。

    “还是她老公,怎么照顾她的?”小声嘀咕一句,他关了监控,抬头猛然看见了灿烂缤纷的流星雨。

    多年前的某晚,他曾经对着流星雨许愿,希望他能陪她一起翱翔天际,可惜不灵,她跟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闪婚了,而且还不知不觉的爱了他。

    陪她浪迹天涯的这五年,他不是没得手的机会,最后都败在她紧闭的眼眸,她不想,他何尝会快乐?

    “姻缘天注定,月老站在天际云端,世间的情爱自然我们这些凡人看的清楚,可有人不甘心,有多爱,有多想得到,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触景伤情一句,施起身朝医院大门而去。

    身和脸的疤痕要彻底结痂才能进行整容手术,接下来的一星期,齐悦都在医院住着,陈寅然给黄丽珊打电话给她请了假。

    挂了电话,黄丽珊开骂:“老公有背景了不起,要跳槽早说啊,我又不会拦着你,老的不走,新人怎么位?”

    齐悦的安全是现在的首要问题,等她心情好点,劝她辞职到公司班,不想在办公区看见我,安排她去商场一楼总服务台,反正她闲不住。

    陈寅然心里打着小算盘,齐悦却想把南方天地的新书发布会办得像模像样,然后和黄丽珊好聚好散,毕竟,人家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她,这恩她不能忘。

    当下的问题是要劝说陈寅然把一楼央那块地空出来,趁着在医院养伤这几天,齐悦旁敲侧击的问陈寅然:“陈总,次我和珊姐在一楼看的那地方好偏,能不能换个靠谱的地?”

    “你想换哪?”陈寅然边削苹果边轻问。

    “扶梯前面,成不?”她眼里燃起希望。

    “我有什么好处?”他的目光从苹果转移到她脸。

    “你想要什么好处?”她反问。

    “我想要的好处很多,你愿意吗?”他眸光深处有邪魅。

    我克制了五年,一次能补偿得了,我不信,她不想。

    他现在的公司越做越大,陪他也是有次数的,我的身体肯定承受的起,齐悦皱眉盯他一会,故意不情不愿的开了口:“陈总,几个意思?”

    “早晨起来陪吃,午饭后陪聊,晚还有……一天时间全满了。”他痞笑着向她解释。

    我以为有次数,他的理解却是泡我一整天,长此以往,我单薄的身体怎么受得了?齐悦低头瞅瞅,突然大声抗议:“不行,我反悔。”

    “那好,我不勉强。”他说着说着把手里的苹果往她嘴里用力一塞,转身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