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75/

第一百五十八章纠结改变
    看着他的背影,齐悦心里的火蹭蹭往窜,刚想大吼,突然想起妈妈的话,“冷静,一定要冷静,现在的情形对我很不利。”她边说边神色黯然的摸了摸脸的那道伤疤。

    陈寅然从病房出来,在门口的椅子坐下,合眼帘把头往后轻靠,跟她开个玩笑也当真,真以为我是超人。

    这几天实在太累,他不一会睡着了,黄羽带人来装监控的时候,没忍心叫醒他,装了监控出来,朝身边的保镖交代,“陈总醒了,打电话通知我。”

    “嗯。”

    他在外面睡觉,病房里的齐悦却憋得慌,保镖是年轻小伙,她哪有脸叫人扶她去厕所,瞅着笔直站在床头的保镖很久,很久,终于忍不住问:“陈总去哪了?”

    “不知道,我帮你问问。”

    那个保镖说着说着出了病房,几十秒后,又回来了,“夫人,陈总在外面的椅子睡着了,要叫醒他吗?”

    她再不解风情,也知道这时候不能叫醒他,无奈朝保镖尴尬一笑,“不用,你扶我起来去厕所。”

    “好。”

    保镖虽然年轻,手劲却不小,一只手把她从病床拽起来,另一只手拿起一旁的输液架走,嘴里轻声提醒着:“夫人慢点。”

    一出病房,看见椅子睡着的陈寅然,他轻闭着眼帘,挺拔的鼻翼似乎有微微的汗粒,嘴角似乎有笑意,修长的手臂松软垂落,双手放进了裤兜里。

    以前只觉得他长得帅,现在才知道他也很性感,按捺住心里的不平静,她用眼神示意保镖扶她去厕所。

    在厕所门口,她让保镖把输液架递给她,“你在这等我。”

    “好。”

    拎着输液架走进厕所,抬脚跨进蹲位蹲下,门只能虚掩着,陈寅然的声音瞬间在厕所门外响起,“齐悦,在吗?”

    “在,我自己能行。”

    刚答完,听见他在门外对人说:“对不起,麻烦你等等,我老婆不大方便,我想进去照顾一下。”

    “好吧。”

    接着听见他的脚步声,她有些不耐烦,“谁叫你进来的?”

    “哪都看过了,还不好意思。”他毫不介意,轻轻推开虚掩的门,看着满脸通红的她。

    “陈寅然,你现在真成流氓了。”她浑身不自在的轻骂一句。

    “不领情可以,我找兰姐,反正她想我很久了。”他故意轻描淡写的回了句,伸手拽她。

    她被这话气的不轻,迅速起身推开他,他没防备,踉跄着后退一两步,她拿起输液架气冲冲的朝厕所门口而去。

    “别吃醋,足够信任他,我妈这招根本不灵,他心里还掂着兰姐,气死我了。”

    回病房的一路,齐悦一直嘀嘀咕咕,陈寅然站在她身后两米处很无奈,“齐悦,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因为我输不起。”

    重新回到病房,齐悦一直不搭理他,他知趣的拿出手提电脑一阵忙,翻来覆去一会,她终于闭眼睡觉。

    她刚睡着,陈寅然的手机响了,怕影响她,他带了耳机,“查的怎样?”

    “施这段时间在收货做维护,下班时间不固定,今天他确实来医院看过齐悦,幸亏你来的及时,不然他肯定带走了她。”

    “他一天没离开洪城,齐悦的安全没法保障,我会给景明打电话,让他好好关照我这个老朋友。”陈寅然眼神冷漠的说完,挂了电话。

    还没等他对施下手,他已经辞职了,第二天一早,得到消息的陈寅然黑着脸对黄羽命令:“立刻找人请他父母来。”

    “我这去办。”退出办公室的黄羽回想他刚才的面色,心里突然兴奋,陈总终于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

    尽管施也想到父母会被陈寅然挟持,但来晚一步,躲在暗处的他眼睁睁看着他们从自己眼皮底下被人抓走。

    “陈寅然,心狠手辣,才是你真正的面孔,我一定要让齐悦知道。”施握紧双拳的手臂青筋直冒。

    陈寅然才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齐悦脸的疤一结痂,他们趁着黑夜出院,至于去哪,无人知晓。

    说好要给我整容,现在却把我扔在这个鬼地方,齐悦起身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进门右边有张实木书桌,书桌放着电脑,一看是他要办公的做派。

    书桌旁紧挨一排矮小什么都没放的立柜,立柜旁是一米八的大床,床对面是五六米的落地窗,极目远眺,外面是一个湖水清澈的湖泊。

    “把我锁在这为我整容,谁信他的鬼话。”齐悦说着说着,一屁股坐在靠窗的黑色皮沙发,此时门开了,陈寅然进来了,“悦悦,这里的环境还满意吗?”

    “满意?都这样了,你还问我满不满意,陈寅然什么意思,逗我玩啊?”齐悦一下来了气。

    挨着她坐下,他伸手把她揽进怀,“悦悦,你希望你整容的事,满大街的人都知道的话,我现在让你回医院,反正你热搜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说的似乎有理,这段时间出了太多事,齐星可能知道,我妈最好还是瞒着点好,免得她啰里啰嗦的成天念我。

    “那个,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能不能事先吱会我一声。”想着想着,齐悦的面色慢慢平和下来,我要学着像淑女一样跟他说话,免得他又说我无理取闹。

    陈寅然纳闷她一句话明明充满了火药味,下一句话平静如水了,让她别改,她怎么轻而易举的改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齐悦吗?

    心里微微失落的同时,他低头答道:“我的齐小姐,吱会了你,后面不知有多少狗仔跟来,你希望如此?”

    “反正以后有事,最好跟我好好商量,你也知道我脾气不好,头脑也没你灵光。”齐悦抬头朝他瘪嘴道。

    “知道了,齐小姐,现在好好去睡觉,晚张教授给你做手术。”在她额头轻吻一下,他起身把她抱床。

    等她平稳躺下,他看着她继续道:“我要看着你入睡,最好听见你的鼾声。”

    “有人这样损老婆吗?”她轻轻不满一句。

    “这样疼你不喜欢,那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吵得天翻地覆,反正我也习惯了,不吵还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的直言不讳,换来她尴尬的笑意,“你真的喜欢以前那样?”

    “玩笑话,你也当真,还是现在这样轻言轻语好,免得吓到孩子。”他心里虽纠结,嘴一直这样劝她。

    她突然感到好失落,缓缓闭了眼睛,“好了,睡觉。”

    “睡吧,我守着。”

    他看着我睡,自然要真睡,五分钟后,齐悦强迫自己进入了睡眠状态,鼾声响起的时候,他看着她无奈轻叹:“悦悦,其实我喜欢跟你吵,吵的越大声,说明你越在乎我,轻言轻语的说话,不是原来的你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