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83/

第一百六十六章来路不正
    陈寅然虽然心里有准备,听完她的话,淡淡的失落还是在心底蔓延,嘴里却不服输,“一次不接受,就来第二次,三次,我就不信,几十上百次,你会不接受”

    嘴里不服输,脸上挂不住,陈总,这点委屈就受不了了,齐悦把玩着手中的戒指,轻声调侃一句“陈总打算用下半辈子求我原谅”

    “嗯。”陈寅然脸上绷紧的肌肉轻轻扯了扯。

    “好,我拭目以待。”说着说着,齐悦把手中的戒指放回他掌心中。

    他低头看眼戒指,抬头气恼的看她,“结婚这么多年,你指尖没婚戒,别人才有趁虚而入的机会,从现在开始,我要用婚戒告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你是我的女人,谁都抢不走。”

    他此时的神情像没吃到糖的孩子,那么的不甘心,她突然发觉高冷的他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只送婚戒,不补婚礼,我不干。”她也幼稚的回他。

    当初忙着应付我爸,一切该有的仪式都省了,她心里的气,肯定从那时就有了。

    “那好,你要的存在感,都好好补给你。”陈寅然把戒指放进裤兜,伸手把她搂进怀。

    “一言为定。”齐悦心里抹了蜜,笑颜随即在白皙面颊上绽放。

    “嗯,现在收拾东西回家,晨晨想死你了。”陈寅然边说,边朝门口的桌子走去。

    他收拾他那摊子,齐悦扭头收拾床上那堆东西,收拾停当之后,他们回了他父母家。

    一个星期不上幼儿园的齐晨别提多闷,除了看电视,就是跟爷爷奶奶去爬山,他们走得慢,他跑的溜快,总要在半山腰等他们很久。

    从小没在一起,感情没那么深,耐心也没那么多,爷爷奶奶久等不来,齐晨调皮的继续往上爬。

    陈东华和常师师到达事先约好的地方,鬼影都没一个,常师师瞬间慌了神,“东华,这孩子去哪了”

    “沿途没见他下来,肯定继续往上爬了,这孩子”陈东华瞅着她无奈摇头。

    “快点跟上,把他弄丢了,然然回来要找我们拼命。”常师师还没等他说完,抬脚往上走。

    几百上千步的台阶,年轻人都累出一脸汗,他们这些老年人只怕要拿命拼了,陈东华抬头凝望着陡峭的台阶,轻叹,“早知道他跑得快,就该让他在家里看电视。”

    “天天看电视,你都烦了,何况,他那个小孩。”常师师气喘吁吁的扭头看他。

    “好了,拼命爬,早点逮着他。”陈东华加快了脚步,和她并肩而行。

    陈寅然和齐悦回家没见着人,自然出来找,找着找着,就来到华府林荫道的登山步道。

    快步行进中,齐悦突然想起多年前的那一幕,她不小心踩空滚下阶梯,他快跑着拦住她,还把她背下了山。

    他那时的心意还没坚定,那些举动都是出于本能,却无意中暖了她的心。

    齐悦不知道此时的陈寅然也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一幕,第一次背心爱的女人,亲密的接触让他没来由的恐慌。

    “悦悦,躺了这么久,我背你吧。”陈寅然想着想着,突然脱口而出。

    “我没这么娇气。”齐悦忙推脱,他已经蹲下身子等着了。

    久等不见她爬上背,他迅速起身,趁她不备,把她拦腰抱起,“不背就抱,反正都一样。”

    大话谁都会说,执行起来难度却不小,阶梯陡峭,抱人又遮挡了视线,他们的上山速度自然慢。

    齐晨毕竟是小孩,体力耐力都维持不了多久,陈东华和常师师终于在半山腰找到了坐在阶梯上休息的他。

    “怎么,跑不动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常师师话里带刺的轻讽一句。

    陈东华马上用眼神制止她,“说什么呢,咱孙子哪是跑不动,是他懂事,坐在这里等我们。”

    齐晨虽小,却听出了话里的古怪,小嘴撅的老高,“奶奶嫌弃我,我不跟她玩了,我现在只跟爷爷玩。”

    “那好,陪爷爷坐会。”陈东华边说,边坐在齐晨旁边轻抚他的头。

    常师师哪甘心被他晾在一边,掏出手机就给儿子打电话,裤兜里的手机骤然响起,陈寅然只得把齐悦放下来,接通之后,就是老妈高八度的声音,“然然,你儿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收拾他”

    晨晨闯祸了,齐悦心里猛然一紧,刚想开口问,听见陈寅然轻笑道“妈,别生气,我和齐悦正在上山的路上,一会见了面,我一定好好教育那个臭小子。”

    “这还差不多。”儿子的话,当妈的自然爱听。

    挂了电话,常师师在齐晨的另一边坐下,纤细的指尖狠狠戳着他鼻尖,“一会看你在你爸妈面前怎么拽”

    “他们回来了,现在在哪”齐晨摸摸鼻尖,眼底喜出望外。

    “他们一会就到。”常师师高傲的昂昂头。

    和我爸接触的时间不多,按理说,他爱我妈,对我也会爱屋及乌了,不过,他们好像没完全复合,他下手会不会太重

    齐晨心里暗自嘀咕没多久,陈寅然和齐悦就到了跟前,老妈以前就对悦悦不待见,儿子现在又惹到她,最好还是我出面。

    “齐晨,奶奶说,你调皮得无法无天。”陈寅然把儿子从阶梯上拽进怀,伸手就朝他屁股打去。

    果然下手了,齐晨瞬间觉得委屈,眼泪在眼眶中转了几圈之后,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我没调皮,是奶奶嫌弃我。”

    童言无忌,齐悦心里却不是滋味,婆婆不仅看不起她,连带她儿子一样看不起。

    “晨晨,咱们走”齐悦边给儿子擦眼泪,边伸手把他从陈寅然怀里抢过来。

    “齐悦,别添乱了。”陈寅然瞅着老妈,一把摁住齐悦。

    “添乱我儿子是她正儿八经的孙子,她凭什么嫌弃,难道她觉得他来路不正陈寅然,这事咱得说清楚,当年要不是你逼我闪婚,逼我生孩子,我还不想趟这滩浑水。”齐悦掀开他的手,柳眉上翘,眼神突然冷漠。

    陈寅然没想到她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心里的气蹭蹭往上窜,“好,都是我的错,反正再多的对不起,你也不稀罕”

    “对,我就是不稀罕,不稀罕你现在假惺惺的对我好,不稀罕她故意踩压我们母子,更不稀罕你这样的妈宝男”心里的不服气,让齐悦说话没轻没重。

    “既然我什么都不好,那你走呀,走的越远越好”她话里的没轻没重,彻底惹毛了陈寅然,他铁青着脸,指着她凶神恶煞的大声嘶吼。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