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85/

第一百六十八章无奈低头
    所有正面的教育,都是为了让孩子成为更好的人,而不是一个只有智商没情商的废物,齐悦带走他这些年,齐晨明显缺失这方面的教育。

    陈寅然把儿子轻轻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在床边坐下,“晨晨,告诉爸爸,你为什么不喜欢奶奶”

    齐晨清澈的眼眸先是一愣,接着浮出厌烦的神情,“老爸,我不想说这个。”

    “为什么”陈寅然刨根问底的反问他。

    “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是她对你不好,还是她在你面前说了你妈妈的坏话”齐晨吞吞吐吐的模样,让陈寅然心里的好奇更甚。

    “因为她说,我妈妈一声不吭把我带走,没资格继续呆在你身边,可妈妈说,是你逼她结婚,逼她生孩子的。”答他的齐晨眼底全是困惑。

    大人的世界孩子不懂,我该怎么给他解释陈寅然抬手揉着额头,心里飞快的组织语言,“晨晨,你有没有这种时候,有件你喜欢的玩具在你面前,你没钱买,又不想它被别人买走。”

    “有啊。”齐晨如实作答。

    “你妈妈就是能帮我留住玩具的人,因为有她,我才拥有了这辈子最喜欢的玩具。”陈寅然边说,脑海里边浮现出第一次看见齐悦的情形。

    “我也是你喜欢的玩具”小孩的脑回路和大人真不一样。

    “爸爸喜欢的玩具是我的公司,我一手把它做大,有人却想把它夺走,你说,我会愿意吗”陈寅然看着儿子不解的神情轻笑。

    “当然不愿意了。”齐晨撅着小嘴回他。

    “所以,我就找你妈妈帮忙,只要她跟我结婚,给我生孩子,我就能留住我喜欢的玩具。”

    “我妈妈好像不愿意。”被妈妈带走这几年,齐晨无意间听见过妈妈的唠叨。

    “爸爸当时没办法管她愿意不愿意,我只想着,不让我的玩具被别人拿走,我们经常吵架,吵着吵着,我发现我有点喜欢她了。”陈寅然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

    “爸爸喜欢她,为什么还要喜欢别的女人”孩子的世界非黑即白。

    齐悦一定在孩子面前抱怨过他,不过,恨他就代表还爱他。

    “爸爸当时被坏人喂了毒药,喝下那种药之后,爸爸没有力气反抗了”

    陈寅然此时的脑海里全是那次酒醉的情形,他以为兰姐是齐悦,他拼命吻她,吻着吻着,他没了力气,瘫在了沙发上,兰姐对他动手动脚他没太大感觉,只是神智开始清醒的时候,他方觉她不是齐悦,一切都已经晚了。

    “爸爸,谁这么可恶”

    “他也想抢我的玩具,只不过不是公司,是另一件而已。”被他这么追问,陈寅然无奈的把齐悦比喻成了他能听懂的玩具。

    “是妈妈,对不对”齐晨意外的理解了这句话。

    “对,除了公司,爸爸就喜欢她了,可惜,爸爸被坏人喂了毒药以后犯了错,妈妈就带着你走了。你是爸爸的儿子,爸爸也是奶奶的儿子,就像妈妈喜欢你一样,奶奶也喜欢爸爸,她不想看着爸爸伤心难过,所以,她才会对你说那些话,你能原谅她吗,就像原谅妈妈骂你的时候一样”陈寅然边想,边往下说。

    齐晨晶亮的瞳孔望望他,又望望头顶的天花板,“妈妈骂了我,她要跟我说对不起,奶奶她说吗”

    儿子抛出的这句话,让陈寅然瞬间语塞,他皱眉想了想,起身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之后,即刻听见老爸的关切话语,“然然,他们母子怎样了”

    “还好,就是晨晨想要奶奶给他说句对不起。”

    儿子这句话,让陈东华着实为难,他瞅瞅一旁沙发上坐着的常师师,捂住嘴巴,放低声音道“然然,给我点时间,我劝劝她。”

    “好,我等你电话。”陈寅然答完,马上挂了电话。

    “奶奶不想给我说对不起”手机还没放回裤兜,儿子的询问就在耳畔响起。

    “晨晨,不是的,奶奶睡了,爷爷去叫她了,等会,她一定会给你说对不起的。”陈寅然轻扯着嘴角的肌肉,神情尴尬的回了他。

    “那好,我在这等她。”

    常师师听见陈东华和儿子通电话,可是没说两句就挂了,他的眼神还瞅了瞅她。

    “然然说什么了”陈东华一挂电话,她立刻追问。

    “没什么,就是,就是”陈东华看着她欲言又止。

    “就是什么,快说。”常师师烦躁的瞪他一眼。

    “英霆想让你给他说句对不起。”陈东华无奈的看着她,咬着嘴唇道。

    “我给他说对不起,这个臭小子在然然面前告我的状,我说错什么了,齐悦当年带着他走了,然然多痛苦,你又不是不知道。”常师师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

    “那些都过去了,然然自己都不计较了,你还帮他计较,是不是傻呀再说了,哪个孩子愿意别人说他妈妈坏话,我知道你心疼然然,可他更心疼他们,别怪我没提醒你,把他逼急了,你这当妈的,说不要就不要了,你能拿他怎样”

    话虽难听,却击中了问题的要害,儿子爱齐悦爱到命里去了,这么多年谁都不要,就等她回来。

    “可是,可是给儿子道歉可以,给孙子道歉,是不是太丢脸了”常师师柳眉微皱,黝黑的眼珠在眼眶中来回转动。

    “不给孙子道歉,你也别想要儿子了,自己看着办。”陈东华看她还在犹豫,气恼的杵她一句。

    我爸办事怎么这么不靠谱,过去五分钟了,还没搞定我妈,陈寅然瞅着儿子不耐烦的神情,再次掏出了手机拨打,接通之后,刚想开口,就听见老妈的声音,“把手机给你儿子。”

    “哦。”陈寅然轻应一声,神情忐忑的把手机递给了齐晨,“奶奶让你接电话。”

    “要给我说对不起”齐晨的眼眸刹那间充满欣喜。

    “也许吧。”陈寅然不置可否的朝他点点头。

    “英霆啊,奶奶,奶奶”常师师说到一半,拿着手机的手放了下来,陈东华见状,在她耳边轻语,“想要儿子孙子,就继续。”

    “我”常师师纠结的尬语。

    “不说,我挂了。”陈东华继续在她耳边说了句,伸手去拿她手里的手机。

    “英霆,奶奶不该那么说你妈妈,奶奶给你赔不是,奶奶给你说句对不起,你听见了吗”常师师被逼无奈,道歉的话脱口而出。

    齐晨清澈的眼眸瞬间有了光,回话也有了孩子的轻松,“奶奶,我原谅你了,我妈妈,她也会原谅你的。”

    “嗯”常师师的回答中,无意间掺杂了眼泪。

    别墅外的某个角落,一个修长的身影静静凝望着二楼白色窗帘倒映出的人影,她一会在左,一会在右,明明近在咫尺,又让他遥不可及。

    站了会,他翻进了花园,轻手轻脚的继续向前走到墙根,徒手往上攀爬,推开了二楼卧室的窗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