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91/

第一百七十四章动手善后
    夜晚时分的烧烤摊生意非常好,仅有的几张桌子坐满了人,还有人站着等。

    陈寅然不屑这种没营养的垃圾食品,不懂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

    “陈总,我们换一家。”正想着,齐悦拽着他折回车里。

    “你很熟悉这些地方”发动汽车的同时,他扭头看着齐悦。

    “当然,我承认烧烤没啥营养,但够辣够味,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陈总自尊心强,说话最好考虑考虑。

    “说的我好像不通情理似的。”陈寅然话里带刺,嘴角牵扯出一抹勉强的笑意。

    继续聊下去,可能会拌嘴,齐悦现在最怕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瞬间转移了话题,“专心开车,别说话。”

    “知道了。”陈寅然明显不耐烦的回了句,专心听她的指引,十分钟后,他们来到另一家烧烤摊。

    也许是地势偏僻,这家烧烤摊生意不好不坏,有人吃完起身,齐悦一屁股坐了下去,陈寅然看着她无奈摇头,“这么心急,没人跟你抢。”

    “我太饿了,你理解理解。”齐悦朝他皱眉耸肩。

    “去点菜,我在这守着。”陈寅然此时的笑意带着宠溺的味道。

    “我不客气了。”齐悦欢喜的起身。

    趁着她点菜的功夫,陈寅然随意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六月天免不了有人赤膊和踢踏拖鞋出来吃饭,形象不雅的同时,声音也很大。

    生长环境的不同,也就造就了人习性的不同,反正,陈寅然看不惯那些人,齐悦却泰然处之,“陈总,不喜欢别看,看多了伤心。”

    “我看你就好。”陈寅然收回目光转向她。

    不一会,齐悦点的菜上桌了,她不客气的拿起一串牛肉串往嘴里塞,嘴角顺势流出一点油水,抬手去擦,就听见陈寅然的戏谑,“齐小姐,现在有油腻大姐的味道了。”

    “油腻大姐,你还油腻大叔了。”齐悦不服气的拿眼瞪他。

    “就算我是油腻大叔,身边也有女人打转,你有吗”

    “我本来有,被你无情扼杀了。”

    “施奇那种男人有什么,根本配不上你。”

    “我现在很忙,没空和猪理论。”

    “你说我是猪”

    他们的打情骂俏,吸引了街边路过的一辆车里的男人,他深邃的目光中突然凝结着怨恨,“陈寅然,你们小两口恩恩爱爱,我儿子却在拘留所冰冷的铁窗下度日如年,我不会让你们好过”

    常宇这些天一直在找让儿子脱罪的证据,哪知道,除了故意伤害罪,陈寅然还给他安上了很多莫须有的多项罪名,摆明了要整死他。

    现在最不靠谱的就是亲情,常宇瞅着陈寅然和齐悦看了会,把车靠边停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拨号,接通之后,冷冷的开了口“兰姐,有时间吗”

    “你哪位”他的电话让向兰意外。

    “常宇。”常宇如实答她。

    “我们认识吗”向兰的声音带着模棱两可的味道。

    “我们都认识陈寅然就够了。”常宇直击要害。

    “想和我谈什么”向兰不再绕弯。

    “谈他和他的一切。”常宇看着不远处的陈寅然轻声作答。

    “好吧,地点你选。”有人要对付陈寅然,有好戏看了,向兰听完他的话,目光悠远的望向了窗外。

    “半小时后,芳林园见。”

    “好,不见不散。”

    挂了常宇电话,向兰化了淡妆,穿了件黑色抹胸的晚礼服,恨天高不适合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她选了一双纯白色样式简单的中跟凉鞋套上脚,叫上两个手下出了门。

    到芳林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推开厚重的包房门进去,若大的包房里,只有她和常宇相对而坐。

    西装笔挺的常宇面带倦容,双鬓夹杂些许白发,还好我无儿无女,不然,非气死不可。

    虽然看不起向兰这种小三上位的女人,无奈人家有本事,常宇抬眼瞅瞅向兰,“兰姐,今天好漂亮。”

    “真心恭维我接受,假意奉承就免了吧。”向兰轻抬着睫毛,眼底似笑非笑。

    “那好,我们言归正传。”常宇尴尬几十秒,嘴角浮出笑意。

    “你让我暗中收购明信”向兰当着他的面抛出心里的猜测。

    “我给你资金上的支持。”常宇也不隐瞒。

    “利息怎么算”向兰轻声追问。

    “市面上的最低价。”常宇朝她肯定的点点头。

    兜了一大圈,常宇以为她会同意,哪知道,她起身慢步到他身后,纤细的双手摁在他肩上,俯下身子在他耳畔轻笑,“常行长,对不起,我只想做给他雪中送炭,让他惦记一时的那个人。”

    “他心里只有齐悦。”常宇扭转的面容透着阴冷。

    “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做,你说,如果他没了事业,齐悦会爱他吗”向兰把手从他肩上收回,折回他对面坐下,不置可否的朝他耸耸肩。

    “这种问题和我无关,我只关心我儿子的死活,既然兰姐没兴趣,我们不必浪费彼此的时间了。”常宇愤然起身,几步到了门口,摔门而去。

    向兰瞅着晃荡的包房门,嘴角浮出笑意,“常宇,你动手,我善后,咱们各取所需。”

    今天吃的太饱了,回来的路上,齐悦不停在车里打嗝,烧烤的炭火味在车厢中缓缓弥漫,陈寅然恶心的想吐。

    “以后吃了烧烤,不许坐我的车。”

    “好啊,现在停车,我下去叫出租。”齐悦边说边伸手开门,却被陈寅然一把摁住,“这次就算了,回去好好洗洗。”

    “谢谢陈总。”齐悦轻轻掰开他的手,顺势把他往怀里一拉,薄唇即刻霸占他的嘴。

    一股难闻的味道瞬间堵得陈寅然心慌,伸手推她,她像牛皮糖一样死死黏着他,“难得占陈总便宜。”

    齐悦边吻边伸手摸了摸方向盘,接着摁了下旁边的黑色按键,座椅立刻往后倒。

    “等等,我把车靠边。”陈寅然呼吸困难的刚说完,齐悦重重压在他身上了。

    “放心,死不了。”齐悦眼神诡秘的说完,开始对他动手动脚,还好他腿长踩到了刹车,汽车剧烈晃荡中,他翻身起来占据了主动。

    “怎么回事,明明是我主动的。”身下的齐悦明显不服。

    “没谁能占我的便宜,尤其在这件事上。”陈寅然嘴角坏笑,展开了攻城略池的战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