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94/

第一百七十七章新书发布
    不知哭了多久,她终于从地上站起来,把手伸进肩包拿出一包面巾纸打开,缓缓擦干脸上的泪痕,接着掏出手机给陈寅然打电话。

    “然然,给我联系律师,我要好好了结和常宁的那些恩怨。”

    齐悦的声音异常平静,陈寅然听完倍感诧异,他的女人一夜之间长大了,不知出了什么事

    “好,你现在回家,我马上联系郑律师。”他没多问,爽快答完,挂了电话。

    一小时后,陈寅然和郑立奎一同回家,进去之后,发现齐悦静静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

    “郑律师,你们聊,我去楼上休息一会。”陈寅然拎着手提去了厨房,舒怡跟着他出来,朝一楼的客房而去,他则上了二楼。

    此时的客厅里只剩齐悦和郑立奎相对而坐,郑立奎抢先开了口“齐小姐,我的问题请你如实作答。”

    “好的,郑律师。”齐悦朝他淡然一笑。

    接下来的时间,齐悦很配合郑立奎,他提的问题她都认真回答,陈寅然担心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躲在二楼楼梯口偷听一会,最后放心的去了书房。

    “齐小姐,我刚才问的这些问题,如果让你在法庭上重复一遍,没问题吧。”

    “没问题,郑律师,有些事逃避不了,总是要面对的。”

    “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

    “陈总在忙,我送你出去吧。”

    刚送走郑立奎,陈寅然就下到了客厅,盯着沙发上的齐悦看了会,突然问了句“什么时候想通的”

    “不久之前。”齐悦不以为然的看他一眼。

    “去公司出事了”陈寅然双手交叉在胸口,黑瞳中凝结着疑惑。

    “别问了,早点面对对大家都好。”

    齐悦边说边起身,不想陈寅然动作更快,把她搂紧在怀,“悦悦,虽然我不知道不久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我的女人没那么脆弱,她可以的,她一定可以和我并肩同行,我很期待那一天。”

    “然然,等着我,不要走的太快,我怕被你抛下。”齐悦头贴着他的胸口,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中缓缓溢出。

    命运弄人,儿子关在拘留所,我却飞黄腾达当上了行长,可惜,有人不给我面子,办公室里的常宇瞬间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哼了句“向兰,惹到我,你没好日子过”

    商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向兰回家的那刻起,就开始应对常宇的刁难,命人处理所有闲置的不动产,以备不时之需。

    纺织厂那块地拆迁在即,常宇肯定会动用所有关系进行阻挠,她也会动用所有关系应对,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现在陈寅然和向兰都成了敌人,常宇的时间自然很紧张,每次去看常宁都很匆忙,常宁就认为他不管他了,在拘留所的表现越来越坏,饭不吃觉不睡,成天大声嚎叫,什么天道不公,什么恶人当道,什么天要亡我。

    就算常宇塞了钱,看守这样的人还是让人心烦,没多久,常宁瘦了一圈,常宇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受罪。

    自从齐悦决定面对的那刻起,陈寅然就把詹敏、洪旭、沙美丽这些目击者秘密保护起来,直到正式开庭。

    时间一晃就是十天,南方天地的新书发布会准备得差不多了,就等明信的场地了,陈寅然拍着胸脯向齐悦保证,“齐小姐,明信随时欢迎你来。”

    发布会当天,齐悦起了个大早,去了预约的美容院美容,出来的时候,一身玫红套裙的她神采飞扬。

    陈寅然双手背在身后,静静伫立在明信一楼扶梯前面的空地上,硕大的淡蓝色广告牌上印着南方天地的照片,一行苍劲有力的大字奋进不止自上而下服帖在他的照片旁边。

    不太了解出版行业,但这种题材的书市场前景真的好吗陈寅然心里揣着疑问,身后突然传来齐悦的声音,“陈总,准备好了吗”

    瞬间扭头,入目的她柳眉轻扬,黑眸中自信满满,唇角的笑意浅显而温暖,玫红套裙紧紧包裹着她娇小的身体,他的心跳竟然加速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说的就是这一刻吧,“好了,你呢”微笑答她的同时,他朝她慢步而去。

    “十点开始,十二点结束。”齐悦抬头仰望着他。

    “一切听你的。”他的笑从脸上甜到了心里。

    本以为奋进不止这样的书读者不多,哪知道,发布会正式开始的时候,涌进了不少人,年轻女孩特多。

    最后这本书,齐悦动用了自己所有的资源,微博微信的朋友圈发了个遍,所有加入的读者作者群也厚着脸皮打了广告,齐星帮着转发,还拉上朋友帮忙转发。

    为了帮姐姐造势,齐星暗中转发给了陈寅然,陈寅然又把它转发到了公司内部网中,那些花痴美眉为了讨好他,个个都转发。

    为了避免人多杂乱,陈寅然向保安公司借了几个人,加上公司的保安全员到岗,排队签名的粉丝也很配合,整个发布会的次序还是不错的。

    十二点发布会结束,书卖掉了一大半,剩下的齐悦决定自己垫资送给围观的顾客和一楼的营业员。

    忙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齐悦掏出手机给印刷厂的厂长打电话。

    “王厂长,我是齐悦,今天下班后叫上工人们一起,我请你们吃顿便饭。”

    齐悦的这句话,让王忠诚有些意外,刚想推辞,却听见她继续道“王厂长,不瞒你说,这是我在黄埔的最后一本书,请你们吃饭,只是为了感谢你们这几年对我的关照。”

    “齐经理,拿钱办事,分内之事。”王忠诚浓眉紧拧。

    “王厂长,就这么定了,地址一会我发你手机。”齐悦根本不听他解释,强硬一句,挂了电话。

    “现在很少有人像齐悦这么懂事了。”王忠诚把手机放兜里,轻轻摇摇头。

    王忠诚在车间通知的时候,张楠异常兴奋,“没想到齐姐说话算话,黄埔那些编辑就她对我们客气。”

    “可不是吗,今天来的周茗婕,听说跟她一段时间了,什么都没学到,就知道对人指手画脚,把我们当什么了。”张楠身边的童谣嘴角不满的上扬。

    “齐姐把我们当人看,我们也不能给她丢脸,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收拾干净点。”王忠诚瞅瞅狭小车间中的每个人大声吩咐。

    “王厂长,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失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