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7994095/

第一百七十八章后厨办事
    晚上七点,玫瑰阁中餐厅,穿戴整齐的王忠诚和厂里的工人准时赴约。

    平时看到的他们都是穿着工作服的样子,现在个个都变了样,齐悦有点不敢认,王忠诚急忙道“齐经理,不敢认了吧,今儿我特意嘱咐他们,不能给你丢脸。”

    “王厂长,谢谢你们赏脸,来,我敬大家一杯,谢谢你们这几年对我的关照。”齐悦莞尔一笑,即刻起身,端起面前的酒杯向上轻扬。

    “什么关照不关照,咱们是互相关照。”王忠诚边说边端起酒杯起身,眼神示意其他人也端酒杯。

    “砰、砰”几声过后,大家一干而尽,坐下之后,目光一起瞅向了齐悦身边的陈寅然和南方天地。

    “齐经理,这两位是”

    “忘了介绍了,这位是我最后签的作者南方天地,这位是举办新书发布会的明信陈总。”齐悦伸手指指身边的两位说道。

    陈寅然今天穿了件白色的t恤,搭配一条黑色的西裤,这种黑白配让他看起来更年轻英俊,南方天地有自知之明,一身休闲的打扮,跟陈寅然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齐悦把他们介绍给王厂长的时候,才发现这一点,不过没深想,但张楠和童谣两个女孩在陈寅然身上的目光,让她瞬间有些不舒服,“小张,你们别盯着人家看了。”

    张楠和童谣对她的话根本不在意,当着她的面议论开了,“齐经理,陈总比电视上更英俊。”

    “是呀,我也这么觉得。”

    “陈总,以后请多多关照。”

    本想在明信给他们拉点业务,如今看来不需要了,齐悦脸上的细微变化,陈寅然都看得一清二楚,心里偷着乐的同时,脸上却一本正经的回道“感谢你们以前对齐经理的关照,希望以后有合作的机会。”

    合作机会,又想开天窗,齐悦心里骂着,嘴角的笑意僵的不行,“不说这些了,大家放开吃,别客气。”

    南方天地不动声色的瞅着齐悦和陈寅然,耳畔突然响起陈寅然那句老公帮老婆天经地义的话,这两口子这辈子都该闹个不停了。

    张楠和童谣两个女孩只管犯花痴,王忠诚和另外几个男人算是看出明堂来了,齐经理和陈总关系不一般,不是夫妻,也该是情侣吧。

    “张楠,你们别看了,陈总一看就是有家室的人了。”挨着王忠诚的华风忍不住制止。

    “有家室又怎样,有钱的男人喜欢流连花丛中。”童谣的回答哽得齐悦差点气绝,她无意间踢了陈寅然一脚。

    还说我小气,自己还不是改不了吃醋的习惯,陈寅然挺了挺腰板,看着童谣轻笑,“童小姐真会说笑,我家那位可是个醋坛子,她如果听见这句话,晚上回家我得跪搓衣板。”

    “这么厉害”华风旁边的高震瞅着齐悦淡笑。

    “不厉害,能降得住我这头野狼吗”陈寅然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齐悦。

    “能降得住陈总这头野狼的女人,在家一定厉害。”王忠诚另一边的豪童若有所思的接了句嘴。

    “你们说现在的女人怎么这么厉害,自己和人私奔不说,偏偏喜欢逮住别人的小辫不松手。”陈寅然越说越离谱,齐悦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好了,好了,别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好好吃饭。”王忠诚见齐悦脸色难看,急忙打断了几个男人的对话。

    “你们好好吃,我去个洗手间。”王忠诚的话一完,齐悦气鼓鼓的起身离开。

    陈寅然盯着她的背影几十秒,起身跟去,“你们慢慢吃,我也去个洗手间。”

    “哎,陈总”张楠和童谣不约而同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喊什么喊,没看见齐经理气得不行吗”王忠诚狠狠瞪她们一眼。

    “齐经理和陈总是一对”张楠和童谣瞬间目瞪口呆。

    “就你俩看不出来,我们都心知肚明。”一直没开口的郑天澜和邱明月无奈摇摇头。

    包房门外,陈寅然快跑两步截住了齐悦,“玩笑也当真”

    “谁说玩笑不当真,陈寅然,我很记仇。”齐悦抬起的清眸笑意全无。

    “你想怎样”陈寅然伸手把她逼死在过道的墙角,薄唇即刻覆盖着她的嘴。

    大庭广众之下公开接吻,他不要脸我还要脸,齐悦伸手推开,他偏偏像牛皮糖似的黏着她,“齐悦,我就想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谁都不能碰。”

    “有完没完”齐悦被他这话气得不行,抬脚开始踢他,他止住吻,把她拦腰抱起,“今儿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齐悦在他怀里尖叫出声,他却抱着她去了过道尽头。

    过道尽头是后厨,去的人不多,陈寅然没放她下来,把她抵在冰凉的墙角继续亲吻,她的反抗,让他的背影看起来像在行苟且之事。

    后厨突然窜出一个人,盯着他们看了会,失声大叫“臭流氓,办事办到后厨来了”他边说,边伸手去打陈寅然的后脑勺。

    身体吃痛,陈寅然扭头看他,他也看清楚了他怀里的齐悦,人家衣冠楚楚,我还猜测他们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清楚就胡说八道。”那人诚惶诚恐的盯着陈寅然阴冷的脸。

    “还不快滚老子有那么俗不可耐吗”陈寅然气急败坏的冲那人吼了句,那人几十秒就没影了。

    “陈总,注意形象。”齐悦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了。

    “都是你害的,回去收拾你。”陈寅然把她放在地上,大声愤恨一句。

    从过道尽头出来,他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回到包房的时候,南方天地和王厂长他们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见他们回来,纷纷起身告辞,“多谢齐经理今天的款待,我们回去了。”

    “以后多联系。”齐悦轻语中目送他们出了包房。

    “别看了,齐经理,我们也该回家办事了。”陈寅然轻拍着她的肩膀。

    回家的一路上,陈寅然的心情突然变好了,想着刚才那些愚蠢的举动,嘴角笑意连连,“悦悦,明天报纸的头条该是我们吧。”

    “明信禁欲老总饭店狂吻某女,殊不知,某女乃他正牌老婆。”

    “还好意思说。”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半了,洗完澡瘫在床上,他的吻疯狂而至,她反抗几十秒,终究随了他的心愿。

    欲望尽头,他温柔的声音漂浮在耳畔,“悦悦,咱们再生一个。”

    “要生自己生,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奉陪。”她回他个白眼。

    “好吧,我们为国家做贡献。”他万分失望的瘪瘪嘴。

    睡到半夜,陈寅然被手机铃声吵醒,按下接听键不久,他的脸色瞬间凝重,“黄羽,你说什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