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8275379/

第一百七十九章回不去了
    狭小的空间,暗黑的房间,还有触目的铁门,这就是我下半辈子要栖息的地方?待在精神病院的叶紫一想到这,心里就梗得慌。

    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出去,一定要想办法出去,陈寅然你想和齐悦双宿双飞,没门!

    这个想法一旦在心里产生,她的所有行为都变得配合起来,吃药乖乖的,每天例检也不哭不闹,张宸波以为自己制定的治疗方案起了作用,谁知道,今天叶紫趁着饭后在花园散步的时间跑了。

    在医院和医院附近找了些时间之后,张宸波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院长,肖剑澜觉得事情严重,给陈寅然打电话,却在通话中,只得打给黄羽。

    黄羽接完电话,第一时间给陈寅然打电话,哪知道没人接,“陈总怎么回事,我的电话都不接?”

    他哪知道此时的陈寅然正在风月尽头逍遥,手机又因为跟王忠诚他们吃饭设置了静音,“算了,我先派人找叶紫。”如此一来,黄羽就没继续给他电话了。

    找了好几个小时,跑出来的叶紫没回家,也没去刘星晨那里,她的目的地难道是陈总的家?细思极恐,他不得不给陈寅然电话。

    “黄羽,我家和公司马上增派保安,我担心她直接来我家找齐悦麻烦,另外,派人来把我车库里的其他车开走,免得被她利用。”

    “好的,陈总,我马上去办。”

    陈寅然挂了黄羽的电话,马上翻身起来,换了睡衣,套上t恤长裤,径直出了卧室。

    推门走进儿子的房间,两步到了床边,不容分说抱起熟睡中的儿子出了卧室,轻手轻脚的来到客厅,却撞见出来喝水的舒怡。

    “陈总,深更半夜抱着儿子去哪?”舒怡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舒怡姐,碰见你真好。”陈寅然边说边朝大门而去。

    “陈总,出了什么事?”舒怡一瞬间反应过来。

    “叶紫从精神病院跑了,黄羽去她家和刘星晨那都找了没人,她肯定来找我和齐悦算账,这几天你带着晨晨在家待着别出门,我会派人在你家门外守着。”

    陈寅然简明扼要的说完,就见舒怡放下手里的水杯转身回了房,不过两分钟,她换了身衣服,手里拎着个小包,“走吧,陈总。”

    “好,我们走。”

    还好,陈寅然的车刚出小区大门,披头散发的叶紫就冲进了小区。

    小区道路两旁隐约飘来的花香浸入心脾,暗夜中充足的氧气又让人出奇的兴奋,叶紫拢拢遮住额头的秀发,唇角浮起诡秘的笑意,“陈寅然,好久不见,你的悦悦,好吗?”

    “不准你碰她!”她边说,脑海里边幻想着陈寅然冰冷的那张脸。

    “不好意思,陈总,她不死,我没、法、活!”脸上的笑意随着她这句话瞬间阴冷。

    陈寅然原本打算把齐晨送到舒怡家里,出了小区大门没多久,他改变了主意,“舒怡姐,我怕齐悦有危险,我把你们送到通宵公交车站就回去。”

    “也好,她的主要目标是你们。”舒怡看着他轻轻点头。

    陈寅然还没等她答完,狠狠踩了下离合,汽车瞬间加速,十分钟后,舒怡抱着晨晨下了车,汽车一个急转弯,往小区折返而去。

    别墅区没车,就犹如钻迷宫,叶紫折腾了一刻钟,终于找到了陈寅然的家,二楼竟然亮着灯,难道他知道我跑出来了?

    “也对,我的一举一动,他肯定派人监视着。”叶紫唇角浮起冷笑,慢慢朝大门而去。

    和他在一起的那几年,他都会在大门附近放把备用钥匙,按照以前的记忆找了找,可惜,没找到钥匙。

    我都落魄成这样了,翻墙进去又如何?叶紫低头瞅瞅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径直去了后面的花园。

    黄羽派的人已经到了,后面的花园完全被封锁,叶紫只得折回到正门,反正都豁出去了,她不管不顾的抬手敲门,“陈寅然,别以为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你和齐悦就可以双宿双飞了,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给我出来!马上给我出来!不然,我一把火把你家烧成灰烬!”

    齐悦睡得再沉,也被她发疯似的嚎叫惊醒了,揉揉眼睛,陈寅然面色平静的坐在床头看她,“怎么不多睡会?”

    “叶紫那只疯狗在叫,我能睡得着吗?”齐悦给他个白眼。

    “别怕,有我在。”他修长的指尖一把摁在她手上。

    “好了,好了,你是救世主,我等着你来拯救,陈总,你想让我穿着睡衣跟你逃命?”齐悦掀开他的手,轻讽一句。

    “衣服我已经替你选好了,快换上。”陈寅然收起唇角的笑意,把被子边角的衣服递给她。

    齐悦接过衣服撩开被子钻进去,不一会,衣服换好了,拉下被子的瞬间,房间一片黑暗,陈寅然的声音不远不近的飘来,“悦悦,待在这里别出声,我下去看看。”

    “注意安全。”心里茫然的同时,齐悦的声音有些战抖。

    “别担心,宝贝,我们不会有事的。”陈寅然边说,边朝门口而去。

    “然然,别丢下我,没你的世界,我很怕。”轻声呢喃中,齐悦眼角的泪缓缓落下。

    陈寅然没答她,头也不回的拉门出了卧室,一步一步的来到客厅,叶紫的叫喊声几乎震破耳膜,“陈寅然,你怕了吗?你怕她死了,你还活着?或者,你死了,她还活着?”

    “我们都不会死,还会比现在过得更好,而你,才是那个该死的人。”拉开的大门里,陈寅然清冷的英俊面庞即刻入眼。

    齐悦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让他可以为她生为她死,叶紫艰难的扯扯嘴角,“我该死?陈寅然,你扪心自问一下,我是不是暗示过你很多次了,可你就是不跟我求婚。”

    “我准备好的时候,你已经不需要我的求婚了。”陈寅然的回答很干脆。

    “别蒙我了,你准备好的时候,齐悦已经被你睡了。”有些事就算过了很久,一样给人伤痛。

    “你觉得她那么容易对付?”陈寅然菲薄的唇角轻轻上扬。

    “再难对付,你也对她死心塌地了。”

    “我是她第一个男人,我也是你无数男人的一个,你觉得,你有资格跟她比吗?”叶紫回答中的讥讽,瞬间牵连起陈寅然心底深藏的怒火。

    “借口,你在为不想娶我找借口,陈寅然,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东西谁都别想得到!”叶紫双眼一瞪,伸手就朝陈寅然脖子掐去。

    陈寅然低矮身子躲过,她不依不饶的推开他朝客厅尽头而去,“齐悦,给我出来!只有你死了,他才会回到我身边!”

    “叶紫,别自知欺人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陈寅然两步跨到她面前。

    “回不去了,那就你死!”叶紫手里出其不意的拿了把水果刀,锋利的刀尖直抵陈寅然菱角分明的下巴。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