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8275380/

第一百八十章跟我回家
    陈寅然现在担心的不是自己,他怕齐悦冲动的下来和叶紫开撕,她的脸已经整过好几次了,再整一次能完好如初吗?只有我死,叶紫和她之间的恩怨也就消失了,她可以带着我的儿子过安安静静的生活了。

    心里虽这样想着,他又万般不舍,就这样离开悦悦,他真的不甘心,“我不仅要活,还要和悦悦在一起好好的过完下半辈子。”

    信念一旦在心里产生,行动也就变得无所畏惧了,他用力把锋利的刀尖从下巴边推开,手腕一转,“啪”的一声,水果刀掉地上了。

    “怎么,不想死?”叶紫幽深的黑瞳中浮起冷笑,低头准备重新拾起水果刀,陈寅然飞起一脚把刀踢到了大门口。

    大门口站着的保安见叶紫冲过来,上前两步把刀狠狠踩在脚下,叶紫突然急红了眼,疯狗般的转身朝客厅边角的楼梯而去,“不让我拿刀可以啊,我去好好教训齐悦那个贱人!”

    说话间,叶紫已经冲上了二楼,主卧室门口没人,她轻而易举的推门进去,开灯之后,映入眼帘的是黄羽平静的面容,“叶小姐,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自从齐悦出现在他身边,我没一天好过,她凭什么得到我努力五年都没得到的东西!”眼珠扭转中,叶紫眼底是无穷的恨意。

    “因为缘分啊,五年前你弃他不顾,陈董命他一个月之内结婚,两个月怀上孙子,不然,收回明信的控制权,他当时多难,还好齐悦出现了,帮他度过了难关。”

    凡事都有因果,可这不是我要的因果,叶紫还没等黄羽说完,就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使劲摇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是齐悦故意送上门勾引他的,他怎么可能看上平淡无奇的她?”

    “俗话说的好,锦上添花固然好,但雪中送炭才能让人铭记一生,陈总爱上她,我一点都不奇怪,她虽然脾气不好,但善良体贴,比起蛮横无理的你不知好上好几倍了。”

    “你们一个个帮他说话,难道我错了吗?我以前是荒唐,和他在一起之后就改邪归正了,他凭什么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叶紫对黄羽的话极其抵触,竭力为自己辩解。

    “叶小姐,陈总准备向你求婚的时候,你已经扑进别人怀里了,你自作自受,怨不得他了。”黄羽不想听她的辩解,迅速转换了话题。

    “怨不得他,那怨我是吗?黄羽,我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人别人休想霸占,把齐悦交出来!”叶紫瞬间黑脸,如无头苍蝇般在卧室里东看看西瞅瞅。

    “叶小姐,你可能要失望了,齐悦早就出了别墅,现在恐怕出了洪城。”黄羽的回答模拟两可。

    “我今天才跑出来,陈寅然怎么可能未雨绸缪的把齐悦送出洪城,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叶紫边说边使劲摇晃黄羽,晃得他头晕目眩。

    “叶紫,陈总没把你重新送进监狱,你就该感恩戴德了,别想入非非的拆散他和齐悦,他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她的。”叶紫的使劲摇晃惹毛了黄羽,他一把推开她,一字一句的狠狠瞪她。

    “不想离开她,我倒要看看,陈寅然死了,她怎么办?”叶紫边说边任性的转身冲出卧室,客厅里谁都没有,陈寅然去哪了,他去哪了?

    叶紫在客厅里晃荡了几圈之后,从客厅出来,此时外面已经站满了保安,她一出来,他们迅速把她团团围住。

    “把她重新押回精神病院。”陈寅然一声令下,保安交替的拳脚就在叶紫眼前乱晃,她哪甘心回到精神病院那种鬼地方,豁出命来挣扎。

    曾经高贵的女儿,现在却成了别人围捕的猎物,不远处站着的叶少兵心里真不是滋味,陈寅然现在的心肝宝贝不是她,她偏偏钻进了牛角尖,非他不可。

    只能怪她当初鬼迷心窍,把他硬生生推给了齐悦,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被她无情抛弃,心里的怒愿不会少,齐悦肯定接收了他心里不少的怨气,那些怨气发泄完了,他的本性也恢复了。

    他无节制的宠她,就算她和人私奔,他也愿意等她回来,叶紫没这福气,还不认命,结果只能是现在这样了。

    想着想着,叶少兵突然加快了步伐,冲到女儿面前,替她边挡边说:“陈寅然,够了,我带她回家,再也不来招惹你了!”

    “叶伯伯,谢了。”陈寅然双手放在裤兜,眼神冷冷的说完,转身走进客厅。

    “爸,我不走!不走!”叶紫不甘心的在他怀里挥舞手臂。

    “女儿,什么都结束了,你抛弃他的那刻起,他就不属于你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叶少兵痛心的看着怀里的女儿。

    “我得不到的人,谁都别想得到!”叶紫的面色瞬间阴冷如鬼,她用尽全力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被叶少兵的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得晕头转向。

    “爸,你打我?”叶紫的眼神呆滞无神。

    “你还要无法无天到什么时候,还要把我和你妈折磨到什么时候,我们老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叶少兵悬在空中的手臂无力垂落下来,眼角老泪纵横。

    叶紫盯着叶少兵看了会,发觉他真的老了,鬓角都有些许的白发了,一丝的后悔在心里弥漫开来。

    “好,爸,我回家,我跟你回家,不闹了,再也不闹了。”她边说,边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这就对了,我们回家。”叶少兵听完这句话,心里自然欢喜。

    叶少兵终于把叶紫带走了,陈寅然站在二楼的窗户边,边看边说:“黄羽,悦悦去哪了?”

    “她呀,在后面的花园躲着,你放心,她不会弄丢的。”黄羽从床边起身,在他身后轻笑。

    “叶少兵虽然带走了叶紫,谁知道她哪天又发疯,把齐悦和她妈妈和弟弟,还有舒怡姐和晨晨都送出洪城躲躲,他们在这,我容易分心,我爸妈那边,我现在回家跟他们商量。”陈寅然扭头看着黄羽道,说完,他迅速转身朝门口而去。

    儿子深更半夜突然回来,陈东华心里瞬间不安起来,“然然,出事了?”

    “没事,爸,我就想回来看看你们。”陈寅然说的轻描淡写,陈东华却轻松不起来,“别卖关子了,说吧,想让我们做什么?”

    “爸……叶紫刚才来我家闹事了,我想,你们出去躲躲。”陈寅然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你不想我们被她挟持?”

    “我已经让黄羽去接齐悦的妈妈和弟弟还有英霆了,你们也一块走吧。”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不和他们一起,东华,不如趁这个机会,我们去旅游吧。”常师师轻轻碰碰陈东华。

    “这样也好,行踪飘忽不定,叶紫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我们。”陈东华听完常师师的话,看了眼陈寅然。

    “就这么说定了,你们收拾一下,我找人把你们送出洪城,你们再从满城坐飞机去旅行,怎样?”

    “好,我马上去收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