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8824723/

第一百八十七章让他痛苦
    还好大家都没睡,收拾起来不麻烦,十分钟后,齐悦带着家人去了小区的空旷地带等候。

    盛夏时节,虽有夜风轻抚,炙热还是难免的,舒怡怀里的齐晨此时有了睡意,头无力的耷拉在她肩头。

    “齐悦,让他睡。”齐晨回家的这段时间都是舒怡带的多,感情应该也有了。

    “舒怡姐,麻烦你了。”齐悦面带歉意的看着舒怡。

    “跟我还客气。”舒怡不以为然的朝她笑笑。

    亢奋中的叶紫犹如疯子,把司机从睡梦中拽醒,让他开车去找齐悦一家人。

    司机满脸的不高兴,“小姐,我没卖身给你,觉都不让人睡,出了事,你负责。”

    “我负责,我负责,废话那么多,快点开。”叶紫不耐烦的敲着司机的座椅。

    叶紫按照私家侦探给的地址进了小区,五分钟后,让他把车靠边停下,“在这等着,我上去找找。”

    “快去快回。”

    陈寅然送齐悦和家人去满城,特意没选联排和独栋的别墅租住,而是把他们安排在高层建筑中,就是为了叶紫找上门的时候,他们可以制造混乱,趁机逃脱。

    叶紫乘电梯到了齐悦居住的楼层,猛敲房门却就不见人开门,难道他们不住这,那些私家侦探不敢这么糊弄我。

    凝神几十秒,她掏出手机给私家侦探打电话确认,得到的回答依旧是这,挂断电话扭头,过道墙壁上贴着的广告牌边角清晰可见物管的电话。

    “找物管容易被人怀疑,算了,用身份证试试。”打消念头之后,叶紫从裤兜里掏出了身份证。

    电视剧里那些人轻而易举的事,现实生活中绝对不是容易的事,弄了好一阵,满头大汗的她终于开了门。

    站在宽敞的客厅中央,眼眸从左向右巡视一遍,人没有,只有一地的凌乱,走了,陈寅然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肯定是我爸告的密,他那种贱骨头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底底咒骂一句,叶紫“砰”的一声,摔门而去。

    气急败坏的坐上司机停在楼下的车,她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开车。”

    “小姐,现在去哪?”司机的声音带着些犹豫。

    “沿着小区公路转一圈,然后出去。”叶紫的声音明显不耐烦。

    “好,转一圈。”司机扭头瞅着叶紫黑透的脸。

    说好半小时直升机就到,延期十分钟还没来,不会的,陈寅然不会有事的。

    “姐,姐夫真的说用直升机接我们回洪城?”齐星的眼底有片刻的迟疑。

    “不信他,你信谁?”齐悦甩他个白眼。

    “你老公一言九鼎,我不信他天打雷劈。”齐星话音刚落,遥远的天边突然一声闷响,闷响过后,一道清亮的闪电瞬间横亘在天际尽头。

    “妈呀,这么快就灵验了。”齐星心有余悸的摸摸胸口。

    “诋毁陈总,小心有报应。”齐悦抿嘴一笑。

    “好了,别闹了,陈总不是言而无信的人,他说有就有,他说没有就没有。”抱着齐晨的舒怡当了和事佬。

    “再等等吧。”黄丽园若有所思的抬头望着天际。

    一道闪电之后,另一道闪电不久又来了,两道闪电的出现,换来的是纷飞的细雨。

    炙热的肌肤被细雨垂怜不久,寒意开始在身体里翻腾,齐悦左右瞅瞅,“你们别急,我给陈寅然打电话问问。”

    电话拨了出去,得到的回答却是,“对不起,你拨打的手机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不在服务区?难道姐夫在直升机上?”齐星灵光一闪。

    “这种事交给黄羽就行。”齐悦不安的抬头望着天空。

    “姐,不懂了吧,姐夫现在真怕你再跑了,他那张冷脸,只在你面前会变成笑脸。”

    “背后嚼舌根,小心被他赶出明信。”

    齐悦话刚说完,不远处的天边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天边的一个小黑点也慢慢放大在眼前。

    “直升机,姐夫的直升机。”齐星欣喜若狂的指着天空。

    因为下雨,向下凝望的视线不太清晰,陈寅然唯一能确定的是,地面不远处的一团黑影就是齐悦他们。

    “快放天梯。”

    “这么心急,自己来好了。”他的话,让黄羽心里很不爽。

    “总裁助理当腻了,是不是?”陈寅然面色一冷。

    “饱汉不知饿汉饥,我都一把年纪了,每个女朋友都被你那半夜三更打来的电话吓跑了,我知道你敬业,她们却认为你居心不良。”憋了许久的苦水,黄羽终于倒了出来。

    陈寅然静静等他说完,略微犹豫之后,开了口“摆平了叶紫和常宁,以后你不用晚上加班了,这样总行了吧。”

    “感谢陈总关怀,我一定努力工作报答你。”

    闲聊中,天梯慢慢垂落到了地面,齐悦让母亲先爬,接着是舒怡,齐星是男人,体力相对较好,齐悦把儿子往他怀里一塞,“晨晨交给你了。”

    “姐,我办事,你放心。”齐星俏皮一句,抱着齐晨往上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黄丽园和舒怡先后进了直升机,齐星也爬了一大半,齐悦这才双手攀上天梯准备上爬。

    直升机的动静实在太大,在小区溜圈的叶紫也被吸引过去了,她让司机立刻开车过去,到了那,看着一个接一个的爬了上去,只剩齐悦一人之时,她推开车门冲了出去。

    天梯上的齐悦只顾往上望,哪注意到脚下的变化,爬了五米左右,双腿被人紧紧抱住。

    “齐悦,看你往哪跑?”寻着声音低头,竟然是叶紫那张扭曲的脸。

    “放开我!放开我!”心惊同时,齐悦使劲甩腿。

    “放开你,让你和他双宿双飞,没门!”叶紫阴狠的边说,边加快攀爬的速度,没多久,就抱住了齐悦柔软的腰际。

    “叶紫你再怎么爱他,也得不到他的回应,何苦呢?”四目相对,齐悦大声质问叶紫。

    “事到如今,我不想要他的回应了,我要他下半辈子都活在失去你的痛苦中,他毁了我,就该得到这样的惩罚!”

    叶紫说着说着,手里突然多了把刀,用力挥舞之后,齐悦和她重重掉落在地。

    齐悦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叶紫一个箭步把她摁倒在地,朝不远处大喊“愣在车里干什么,快来帮我。”

    司机听完她的话,即刻推开车门下车,小跑到她面前,却见她朝他使眼色,“我们一起把她弄上车。”

    “小姐,这好像是绑架,我不干。”司机瞅着瘫在地上的齐悦犹豫。

    “绑架怎么了,我们早就是一条船上的蚱蜢了,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叶紫眼底寒光一闪,手里的刀顷刻架在了司机脖子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