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29-38982190/

第一百九十章完结篇(二)
    “带我去顶楼。”叶紫的声音中阴狠依旧。

    “好,我现在就带你去。”女人的回答却松软了很多。

    叶紫拽着齐悦跟在女人后面上了二楼,拐过楼梯口,继续往上去了三楼。

    空旷的三楼中央用几根平行排列的木棒,一看就是用来晾晒衣服的地方,叶紫拽着齐悦穿过那些木棒,站在了最边上。

    “我倒要看看,陈寅然怎么救你?”叶紫边说,边把齐悦的头掉过来,面向外面的公路。

    人一旦有了不怕死的信念,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陈寅然豁出命和三个男人对打,自然有冲出重围的那刻。

    从瓦房出来的时候,叶紫已经拽着齐悦跑出三十多米了,他心急如焚的狠命追赶,不想看见了站在公路边一栋小楼屋顶的齐悦。

    “齐悦,别怕,我来了。”他激动的朝她挥手。

    “陈寅然,别上来,叶紫什么事都干得出来。”齐悦眉头紧蹙的大声回他。

    “关键时刻,你比他清醒。”叶紫拿刀抵在齐悦后背的手,突然绕到了她脖子上。

    “你的目标是我,我死了,他就是你的了。”齐悦低头瞅瞅脖子上的刀。

    “现在的他永远不会属于我,不过,我很乐意看着他为你的死自责下半辈子。”叶紫伏在齐悦耳边轻轻说道。

    这栋小楼紧靠着公路,路灯昏暗的光线下,陈寅然看见齐悦脖子上架着的刀,心惊同时,他加快步伐冲进了小楼。

    小楼的主人从三楼下来了,拽住冲进来的陈寅然急切道“你是那个女人的朋友吧,快去顶楼救她,另外一个女人完全疯了。”

    “一会有警察过来,请你让他们进来。”陈寅然轻轻交代一声,不等她回答就往二楼冲。

    “为情所困,真是造孽啊。”小楼的主人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无奈轻叹一句。

    两分钟后,陈寅然冲上了顶楼,撩开层层遮挡的木棒,叶紫和齐悦出现在眼前,叶紫手里的刀在齐悦脖子上留下了几道划痕,隐隐浸出的血丝好似给脖子围了一条红色的纱巾。

    “叶紫,放下刀,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缓步行进中,陈寅然温和了声音。

    “放下刀,等你揍死我,我没那么傻。”叶紫对他的话置之不理,还给手里的刀加了力。

    “陈寅然,别过来,她会杀了我!”齐悦看着一步步走进的陈寅然,心提到了嗓子眼。

    “要死一起死,我的女人死也要死在我怀里。”

    陈寅然任性的继续往前走,叶紫见状,嘴角浮出冷笑,“好啊,陈寅然,你想她死在你怀里,我偏不让你如愿。”

    “我想实现的愿望,没人能阻挡!”陈寅然浓眉一拧,怒火冲天的朝叶紫走去,叶紫见他铁了心,任性的拿起刀在齐悦身上一阵乱砍。

    身体的皮开肉绽是小,性命攸关是大,陈寅然挺身护着齐悦,更激怒了叶紫,她的动作更加狂野。

    “陈寅然,别管我,你快走。”齐悦身上有伤,还不忘劝陈寅然走。

    “我的女人,我要亲自守护。”陈寅然跟她杠上了,不仅不走,还试图抢夺叶紫手里的刀。

    男人力量耐力都比女人强,相持一会,陈寅然夺过了叶紫手里的刀,此时的叶紫已经杀红了眼,见手里的刀没了,转身就朝晾晒衣服的木棒而去。

    也不知道她拿来那么大的劲,竟然抡起一根木棒朝陈寅然狠狠打去,刚开始那几下,陈寅然躲过了,可是后来,她越来越疯狂,逮住陈寅然拽着齐悦逃跑中被绊倒的机会,对着陈寅然的头猛击下去。

    尽管有头发遮挡,血还是顺着他的面颊流了下来,齐悦吓了一跳,“陈寅然,你怎样?”

    “我没事,答应过保护你,就一定要做到。”陈寅然抬手摸摸脸上的血,跌跌撞撞的支起身子,朝叶紫扑了过去。

    叶紫虽然刁蛮狠心,真见了血,还是吓得不轻,看见陈寅然朝自己扑来,闭上眼睛一阵乱舞手中的木棒,“陈寅然,别过来……别过来……别过来……”

    陈寅然拽着齐悦穿越她重重的乱舞,眼看就要到三楼的楼梯口了,叶紫突然睁开了眼,这下不得了了,她抡起木棒朝陈寅然狠狠打去,“只有你死了,我才会解脱!”

    “齐悦,快走。”说时迟那时快,木棒落下的瞬间,陈寅然把齐悦用力推到三楼的楼梯上,齐悦顺势滚落下去。

    陈寅然挨了叶紫重重的一棒之后,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叶紫的重击又来了,还好此时黄羽带着警察赶来了。

    身体松软的依靠着黄羽,他还不忘关切一句“齐悦,怎样?”

    “已经把她送去医院了。”

    “她好,我就好,现在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陈寅然面带疲惫的笑容轻声说完,突然晕了过去。

    齐悦虽然沿着楼梯滚了下去,除了脖子上的几道划痕,其他部位的伤并不重,倒是陈寅然昏迷了一个多星期还没醒。

    陈东华和常师师接到消息,立刻中断旅行回来,看着紧闭双眼的儿子瘫在病床上,常师师心疼不已,忍不住朝齐悦发火,“齐悦,你就是个扫把星,然然自从认识了你,倒霉的事一件接一件的来,别以为生了儿子,我就会原谅你。”

    “好了,好了,然然还没醒,你们就在这里闹得不可开交。”陈东华狠狠瞪了常师师一眼。

    “你给他半年时间追回她,现在好了,她回来了,你儿子却要死不活了。”常师师不满的大声嘀咕一句。

    “半年时间?爸、妈,这话什么意思?”一旁的齐悦不解的反问陈东华。

    “都这个时候了,也不瞒你了,你当初带着英霆跑的时候,然然到处找不到你急疯了,我怕他伤心过度,让他跟你离婚,他反而跪着求我给他时间等你。

    后来,你好不容易带着英霆回来了,可是你根本不原谅他,我再次让他跟你离婚,他又跪着求我,让我给他半年的时间,半年后,他追不回你,自认倒霉,对你彻底放手。”

    如果不是陈东华亲口告诉她,齐悦绝不会相信陈寅然会为她这么做,回来这段时间,就算他们误解已经消除,他也决口不跟她提这些事。

    陈寅然,我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深爱?身心轻颤之时,齐悦不禁泪流满面。

    “哭如果能唤醒他,我就原谅你。”常师师不耐烦的看了看齐悦。

    “我们走吧,让她一个人静静。”陈东华及时制止了常师师,一分钟后,病房里只剩下齐悦和尚未苏醒的陈寅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