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354-38004996/

第六十九四章 赤乌
    毒谷在江湖中自成一派,除去谷主,另设有十帮三坊,分别由十位帮主和三位坊主负责,总人数超过十多万。

    十位帮主,均为曾经江湖显赫一时的用毒高手,后来因躲避仇家追杀,或因大败归附于成峰,成为他的手下。

    而三位坊主,则是由他的三个徒弟担任。

    “您老人家就是心太急,大师兄只是缺少了些磨练,等他多处理一些事情,有了经验,一定是位完美的继承人,不比任何人差!”白翎劝解道。

    “唉!但愿如此吧!你二师兄狼子虎心,暗中拉拢了谷中不少帮主帮众,为他效力。哼,他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又岂能瞒得住我的眼目!唉,不亲眼看着你大师兄,顺利接手毒谷,日后我怎么能放下心,归于尘土!”成峰叹道。

    “师傅,您老人家再活个百八十年不成问题,又何必自寻烦恼呢?有您坐镇毒谷,任他百十个二师兄,又岂会是您的对手?”白翎轻笑道。

    “师傅老了,帮得了他一时,帮不了一世!”随着年纪的增长,成峰心中的那种迫切不安,也越来越重。

    “大师兄宅心仁厚,自有老天保佑,再加上有您的栽培扶住,谁有什么可担忧的?师傅您呀,就是思虑太重,才会生生把自己满头乌发熬白了!”

    白翎的话,无疑取悦了他。

    成峰大笑几声,道:“还是女孩子体贴,让人觉得舒心!”

    白翎闻言微微一笑,她走到古琴前:“那就由徒儿为师傅,抚上一曲,让您更舒心一些罢!”

    见对方微微颔首,她芊芊素手轻拨琴弦,柔和如春阳的曲调,从她的指尖泄出,让人如沐春风。

    成峰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湖中亭亭而立,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琴声合着美景,顿觉心神舒畅,似乎忧虑果真一扫而空。

    突然,湖面一片涟漪划过,湖中的芦杆凭空增加了几根,这一幕巧好被成峰余光捕捉到。

    湖中有人在偷偷监视这边的情况!

    成峰眼中杀意乍现,他手中凭空多了几根毒针,在欲掷出的瞬间,他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而停止了动作。

    一抹嘲弄的笑意,爬上他阴冷的双眼。

    他悄无声息地收起毒针,转身离开窗前。

    耳边充满暖意的琴声,已经置若罔闻,他脑海中闪过千万种算计。

    待琴音落下。

    他脸色已恢复了往常的慈祥,击掌赞叹道:“好曲!”

    白翎微微一笑:“师傅可否觉得,心情好了一些?”

    成峰欣慰地点点头,他用余光瞥了一眼窗外,似乎深有感触般,发自肺腑道:“翎儿哪,所有徒弟中,师傅最看好你!你大师兄太过善良,不知人心险恶,难以担当大任!以后,这毒谷还是托付给你,师傅更放心一些!”

    白翎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只淡淡一笑,并不当真。

    毒谷的另一座竹楼,有人听到密探传来的消息,却勃然变色。

    “他当真如此说的?”一个身穿暗红衣袍,脸色异常苍白的男子,问道。

    此人正是成峰的二徒弟,赤乌!

    “回禀二坊主,是手下亲耳听到的,绝不会有错!”一个赤着上身的瘦小男子,肯定道。

    得到肯定回答,赤乌不怒反笑道:“好个师妹!面上装的那么清高,对什么事情都不屑一顾,背地后却为了谷主之位,忙着拍师傅的马屁,行着讨好之事!不过,倒是更符合小爷的胃口了!”

    午后的斜阳,穿过竹林,把修长的竹竿影子拉的更长了。

    白翎缓缓走在竹林间,想着自己的心事。

    关于她失忆之前的事情,她曾问过师傅两次。

    第一次是她刚被救醒时,得到的回答,是他的冷笑和不耐烦的讽刺声。

    第二次询问这个问题时,她已是师傅的爱徒身份。

    他虽然讲了一些知道的事情与她听,但态度冷漠得近乎陌生,似乎极不乐意谈论这个。

    师傅说过,不管她之前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那个人都已经“死”了,不要再纠缠不放!

    现在活着的剩下的,只有毒王的小徒弟,天才毒师,毒谷的三坊主白翎!

    她知道师傅的话,也有道理,只是少了那部分记忆,她总觉得人生,似乎也跟着残缺了那么一块。

    不甘心,极其的不甘心!

    但从那以后,她都是暗地里偷偷地调查着,琢磨着,不再向师傅提这件事。

    这次洪炎国之行,意外的,那块空白的地方,好像渐渐有了一些模糊的轮廓。

    她能感觉的到,沉睡的记忆开始苏醒,而世人皆知的定王,正是唤醒它的关键人物!

    可,若真是如此,为何他的反应会如此单模?是真的不记得她?还是假装不认识?亦或是……

    种种似是而非的猜测,把她折腾的夜不能寐,心痒难耐!

    这次师傅召她回谷,她本已决意再询问一次,师傅当初遇见她时的细节,可,见到为了大师兄,心急火燎的师傅,她又开不了口了,担心惹得他更不高兴。

    师傅是世人又畏又恨的毒王,却是她的救命恩人,是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人。

    虽然,当初他并非好心施救,但她的命是他捡回来的,却是不争的事实!

    因而,她敬重他,愿意把他当成亲人,甚至自己的父亲一样对待!

    白翎还在抓肝挠肺地,拼命回想着往事。

    突然,一道暗红色身影,出现在她的前方,挡住她的去路。

    白翎冷不丁被吓了一跳,出于本能,她长袖一挥,一条白蛇自袖口飞出,被驱使着朝对方攻击过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对方的巨蝎也飞了过来。

    一蛇一虫,在腾空攻击了几招,各自返回主人的手臂上,昂头举螯,作好下一轮攻击的准备。

    “二师兄?!”白翎看清对方长相时,惊道。

    白蛇和巨蝎打了个对眼,百无聊赖地钻回主人袖中。

    “师妹,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赤乌勾起暗红色的唇,摆出一个自认为最迷人的神情。

    可惜,不管他笑得多么灿烂,他浑身散发着阴暗的气息,依旧使得靠近他的人,倍感压抑。

    他一直对白翎心有好感,并想法设法为讨好这位冰山美人,虏获她的芳心,努力奋斗着。

    只是,他的一番热情,似乎终究难以得到回报,白翎对他全无好感,甚至有些讨厌。

    这次也一样,看到是他,白翎转身就欲离开。

    “师妹,何事这么着急离开?”赤乌闪身挡到她面前,“陪师兄聊聊天不好吗?”

    白翎冷笑道:“师傅他老人家,恰好也想找人聊天,师兄不若找他谈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她说完,绕过赤乌接着朝前走去。

    “少拿师傅来压我!”赤乌见她忽视冷落自己,想起暗探的话,心中生出一股莫名的邪火,他又迅速移步到她面前。

    看到以往百试百灵的方法,失去了效果,白翎秀眉微蹙:“你究竟想干嘛?”

    “师妹,干嘛一副如临大敌般的表情?我们是同门师兄妹,闲来谈谈心,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赤乌目光一直粘在她脸上,见她终于露出了不同于以往的表情,心下得意。

    他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朝前又逼近了一步。

    “是吗?”白翎见状,眼眸蒙上一层寒冰,“谈心的心情我没有,师兄若是想切磋一下,试一下我新制的毒药,倒是乐意至极!”

    白翎制毒的天赋比赤乌更高一层,赤乌以前就曾调戏她不成,吃过不少苦头,甚至有半年未下过床的前例。

    他每次回想起来那段往事,至今仍心有余悸!

    因而,一听她提到试毒,他心中不禁打了个寒颤。

    白翎趁他愣神的功夫,已越过他接着朝前走去。

    不知是否因被羞辱,恼羞成怒甚至绝望的缘故,赤乌盯着她的背影,阴阳怪气道:“一个生过孩子的二手货,有什么清高可装!”

    他的话,成功让白翎停下脚步。

    “你说什么?”她如遭雷击,回过头震惊地望着他。

    看着她脸上万年不变的冰冷面孔, 终于出现了裂痕,一阵强烈的报复的快感,涌上赤乌的心头。

    他缓步走到她面前,恶毒地一笑:“其实,你被师傅发现时,刚生产完不久!这件事,是当时跟在师傅身边的药奴,亲口告诉我的!”

    “你,你胡说!”白翎浑身不由自主,微微颤抖着。

    赤乌对她的表现相当满意,他还想再往火里加捧柴火,因而接着说道:“可惜呀,这个药奴,在你被师傅收作徒弟之前的一夜,突然神秘消失了!不知道是否,跟他知道的太多有空呢?”

    这件事对白翎的冲击性太大,但不知为何,她内心深处,却已经认定赤乌说道是实情。

    “既是如此,师傅为何不告诉我?”白翎喃喃说道。

    “师傅自有他的思量,”赤乌靠近白翎身旁,低声说道,“我说师妹啊,你未免也太单纯了些,还以为他真的对你真心爱护?你我二人,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他那愚蠢的儿子的看家犬,免费的打手而已。呵呵,妄你真心诚意侍奉他,到头来,他还不只是把你,当成手中的利器工具罢了!”

    白翎脑海中一片混乱,竹林的影子倒映在她苍白的面颊上。

    炮龙烹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