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565-40959318/

170.剑仙直播间
    将这些魔门干部送往未来后,墨煌轻轻叹了一口气,希望这些魔门干部可以在现代好好学习。

    知识改变命运,这是现代社会常说的话,也有很多人不以为然。

    墨煌以前虽然认可这句话,但实际上也没有感受过这句话有什么分量,而在秦朝待久了,他不得不承认,这句话简直太正确不过。

    目前魔门中人,基本都是没什么知识与文化的,这也是古代社会的通病,而汉朝之前更为严重。

    一是教育狂魔儒教尚未兴起,尚且难见那一镇一私塾,儒生遍天下的模样,二是纸并未成为知识的载体,而以竹简为材的书籍,保存与搬运都很难,所以更是难以传播,光靠口耳相传,也传递不了多少知识。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魔门中人九成皆是文盲,识文断字是罕见技能,就算能够识文断字,也谈不上什么学富五车,基本上,也就通读两三卷书的级别。

    一个一辈子只看过两三本书的文化人,是什么个级别,就可想而知了,放在现代人眼中,这和文盲的差距其实也不是很大。

    这种文化传承的落后,也有一定的好处,那就是容易诞生大师,手捧一本书,那便是无尽的虔诚诵念,一字一句反复揣摩,日思夜想的研究,年复一年的钻研,然后行走于涛涛红尘之中,结合自己的人生经验,研究出一些书本上的道理后,便奉为人生信条,去坚持,去实践。

    学问做到这个地步,已是由一而衍,专精唯微,自身之思想与智慧,已是不假外求,化作源泉。

    这也是古代常有某某得了一本兵书,刻苦钻研,日后领兵打仗,便是名将一类的传说故事诞生的缘故,事实上,这也并非传说故事,而是有事实依据的。

    不过,这般路数,只是给那些人中豪杰准备的,九成九的人,在这种落后的文化传承体系中,终归是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以及会识文断字的高级文盲而已。

    这种现状导致了什么呢,第一,便是眼界的卑微,以及格局的低下。

    魔门子弟很多皆是由底层江湖人士而来,这些人大字不识,但他们也有欲望,就是过上诸侯之家,达官贵人的生活。

    如果说的更具体一些,他们希望每过一个月就能换上一身新衣裳,有大屋子可以住,出门能有几个打手跟着,顿顿皆是三菜一汤,然后吃饭的时候,能有个风骚的妹子在边上跳舞,就完美了。

    不只是普通的魔门弟子,就连一些精英魔门弟子,甚至是一些已经开宗立派的魔门大佬,内心的追求,也就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因为他们认为的好日子,也就是这样了。

    虽然实情也没错,这个时代的达官贵人,生平享受其实也就是这个档次,但是,魔门弟子抱着这样的认知去努力,又会导致什么呢,简单点来说,相当一部分魔门弟子,通过发展下线聚拢了人手,发展出一定的势力后,人就差不多废了。

    因为他们已经过上了梦寐以求的好生活了,出门有几个打手跟着,虽然不能说是顿顿三菜一汤,但也比以前好很多了。

    既然已经登上人生顶峰了,还那么拼命做什么。

    这种念头一起,虽然还有天魔血誓的压迫,但人也松懈了,就算是生死一瞬的挣扎,也没办法像是以前一样激情四射了。

    墨煌刻意给出诱饵,自然也对魔门子弟的腐化早有预料,在他的规划中,这些会被富贵与安逸所迷的魔门弟子,将会成为培育下一代天魔的饵食,只是,他没想到,这种级别的腐化,就已经让魔门弟子日渐沉沦了。

    魔门弟子的广泛追求就是这么点,由此汇聚而来的魔门,整个格局自是低不可言。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未来后世,魔门盖世魔君出世,血洗天下,掀起滔天魔劫,正道豪杰纷纷来阻,大战三百回合后,正道豪杰质问魔君意欲为何,魔君豪迈一笑,曰:

    “口桀口桀口桀,吾之所以掀起这滔天魔劫血洗天下,便是要天天有新衣裳可穿,顿顿都能吃上三菜一汤口牙!!!”

    想到这里,墨煌就忍不住揉了揉额头,作为一条走南闯北过的神棍,他的眼界不低,格局不大也不小,起兵造反的格局还是有的,但是,魔门这种整体性格局,却让他很头疼。

    组织领袖是伟人,并不代表这个组织就能飞黄腾达,如墨家,墨子一去,昔日名震战国的顶级学派,就此烟消云散,就算一脉延续,也沦为下九流的黑社会和人贩子。

    墨煌现在也隐隐知道他在古代创建魔门,为什么无法影响未来,形成世界线修正了,魔门这般低劣格局,只要墨煌撒手不管,估计很快就会自行崩溃,就算有天魔策的隔代传承,也是意义不大。

    天魔策虽强,可谓天下第一魔兵,但神兵魔兵这种,还是看握在谁的手里,要是魔门还是这种级别水准的组织,就算当代魔门之主手持天下第一魔兵,被正道大侠赤手空拳打到扑街,也是正常的事。

    所以,必须想办法对魔门进行改造。

    知识决定眼界,眼界决定格局,格局决定命运。

    追求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采取的行动也是不一样的,得到的结果自然也不一样。

    所以,墨煌将这些魔门干部,通通送去未来留学,让他们增进知识,开拓眼界。

    以留在现代的燕赤霞为媒介,李天兴代表特殊事务调查局,和墨煌为主的魔门签订了跨时空留学协议,眼下便开始运作起来了。

    燕赤霞虽然人在现代,但也偶尔回来过秦朝几次,在魔门也是挂有职称的,魔门干部们皆见过,这次他也伴随着李天兴而来,几番说道,总算让这些魔门干部解开了疑惑,坦然接受了自己要在现代留学一段时间的结果,毕竟不接受也没办法。

    李天兴行动力非凡,众魔头刚刚抵达现代,李天兴就拉着他们前往学校。

    钜子坐在大巴上,虽然不解这钢铁巨兽为何能轰隆而动,但他也没问,而是透过玻璃,看着外界的景色。

    规划整齐的街道,繁华的高楼大厦,以及身穿奇装异服,川流不息的人流,这一切都让他倍感新鲜。

    “老铁门,中午好啊,你们热爱的剑仙直播又开始了,今天的直播绝对精彩,在伟大的菩提老祖的帮助下,又有一批古代穿越者抵达现代了,开启了为期一段时间的留学生涯,我为你们一一介绍一下。”

    钜子的眼光转了过去,却见到燕赤霞手举着自拍杆,缓缓走过来,一边走还一边对手机说着什么,虽然不知道燕赤霞再做什么,但也猜到燕赤霞只怕以千里传音之法,和远处的人交流着。

    “这位可不得了,乃是先秦墨家的最后一代钜子,也是魔门力魔宗的当代宗主,一身天魔金身已入化境,杀力强横,拳下不知道多少冤魂袅绕,对了,老铁门,如果你们有谁想学习原汁原味的墨家魔功的话,可以来找他,据说他还曾受墨子亲自点拨过,学问杠杠的。”

    听到燕赤霞如此介绍自己,钜子忍不住露出苦笑之色,微微拱手为礼:“副门主过誉了,在下功力与学问皆不值一提,比不得副门主。”

    燕赤霞虽然很少在秦朝,但在魔门头衔也颇多,稷下魔宫副校长,天魔宗副宗主,魔门副门主,虽然皆是副职,但也可谓是墨煌之下,万魔万邪之上,权威颇重。

    对上燕赤霞,钜子的言辞和态度都是很谨慎的,而他的谨慎,不仅仅源自于燕赤霞的头衔。

    钜子的目光不自觉的便看向燕赤霞的腰间,那里挂着一柄断剑。

    这柄剑,曾被原始天魔握在手中,与天下无敌始皇帝一战,虽被轰碎,但剑锋之上也染上了始皇之血。

    这是一柄有资格青史留名的绝世神剑,仅仅是注视之,钜子都感觉到一股难以抵抗的无匹剑意涌来,让他不自觉便是冷汗淋漓,有种遇到天敌的感觉,有点像是近距离接触天下第一魔兵天魔策那样。

    虽然未尽全功,但狂徒剑也已升华过,本质渐蜕,从一柄狂豪之剑,升格为一柄立志要斩无道君王之头的神剑。

    钜子这般小魔,还没资格被其所斩,但是,曾发下天魔血誓,被迫攀登临魔门之巅的他,面对狂徒剑,就形成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冲突。

    所以此刻钜子颇有些心惊胆颤,总感觉这柄剑下一秒就会飞出来砍了自己。

    看见钜子这般神态,燕赤霞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墨煌虽然没有明说过魔门副门主的职责是什么,但燕赤霞也是心中有数。

    在现代,他就是秉持魔门之主意志,监督魔门弟子言行举止的一柄剑,若是魔门弟子胆敢违逆魔门之主的意志,斩了就是。

    这般职责,倒是挺符合燕赤霞的胃口的,所以他也干的颇为愉快,在他的威慑之下,这些魔门干部皆是听话的很,说啥就是啥,让燕赤霞搞起直播来,节目效果颇佳。

    李天兴也在大巴上,看见燕赤霞拉着这批魔门干部搞直播,脸色微有无奈。

    若是正常情况来说,他是不希望这些从秦朝而来的穿越者被别人所知的,更希望机密行事,但无奈的是,燕赤霞这位魔门副门主却不愿这么想。

    秦朝剑仙大战超级变异雪人那一战,就是以直播方式呈现于公众面前的,事后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很多看过直播的人以为燕赤霞死了,更是自发性的为这位古剑仙举行了悼念仪式,却没想到燕赤霞很快就回来了,更是亲自搞起了直播,宣告自己还没死。

    然后,燕赤霞就一头栽在直播这个行业里,而且态度极为狂热,二十四小时不离手机,几天几夜不睡觉的马拉松式全程直播那都是家常便饭了,凭借他那独特的身份以及狂热工作态度,眼下已是全球最顶级的主播之一,每次开播,皆是国内国外皆有热度。

    当然,这也给李天兴惹了不少麻烦,现在国外多的是“有心人”想要接触这位从古代穿越而来的剑仙,因为他的身后站着渊深莫测的菩提老祖。

    而现在,燕赤霞堂而皇之的搞起了魔门留学生节目直播,带来的影响,更是让李天兴感到头疼,倒不是他不能制止,而是他不好制止。

    但燕赤霞并非体制中人,甚至连国民都不算,特殊事务调查局的官威耍不到他的头上,而站在他背后的菩提老祖,与炎黄国也谈不上谁主谁次,只能说大家都在磕碰中寻求合作的机会,双方关系暂时还非常敏感,尤其是墨煌在秦朝组建了魔门之后,就更是如此。

    剥开一切人文道德的面纱,政治的真谛,终是强者为尊,菩提老祖有势力,也能跨越时空,将他的势力投放到现代来,这种态势,自然会让官方多思一番。

    虽然目前还只是零零散散送一些人过来,但这并不代表未来也会如此。

    官方也并不希望事态会发展到极端的地步,从而发生古代武者大军群体穿越到现代,手持神魔之兵与现代军队对砍的事情。

    几番内部争议与调整后,目前燕赤霞在炎黄国内的活动,被隐隐定性为实权国际外宾来访,相应流程走的也是这一套,燕赤霞这点小爱好,李天兴自然也难以多说什么。

    虽然会有些麻烦,比方说让其他国家的人知道炎黄大地又来了一批古代穿越者,但在当下这个时代,这些麻烦,其实也不算什么了。

    李天兴转过头,也看向车窗之外,虽然人流如梭,繁华如昔,但偶尔也会有些不协调的“东西”出现。

    浑身触手的不可名状之物,堂而皇之走在街上,他们依旧是人类,只是修行炼狱刀盟武功到了一定境界后,外形出现了一些异变而已。

    李天兴忍不住再一次叹气,相比起炎黄人以种族为单位,飞快向着邪神领域进化而去这种事情,区区古代穿越者降临现代这种小事,也不算什么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