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643-44736947/

14.回家的愿望
    在一个造价数百亿美元的物理实验室里打拳击。

    这听上去像是只有托尼这样的浪荡公子才能做出的事情,但实际上,托尼的父亲,霍华德.斯塔克在年轻时,可比他的儿子要荒唐多了。

    那会霍华德在纽约的宅邸里,除了贾维斯一个男性管家之外,剩下的全是年轻漂亮的女仆。

    简直就是帝王的宫殿一样。

    换句话说,托尼前几年和每个月的花花公子杂志封面女郎共度春宵的行为,和他年轻时的父亲相比,简直就和小儿科一样。

    当然,斯塔克家的男人在结婚之后都会浪子回头。

    就和霍华德与他的夫人,也就是托尼的母亲玛利亚结婚之后,立刻就从最荒唐的花花公子,变成了整个时代都在赞誉的好男人。

    从一而终,婚后再没有任何绯闻,甚至死去的时候,都是和自己的妻子葬在一起。

    “混蛋!”

    在刚刚结束一场拳击赛的实验室之外,托尼抓着父亲的衣领。

    他用咬着牙的口气,对眼前面色平静的老头子大喊到:

    “我以为你死了!你和妈妈,那么突然的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我知道,儿子。”

    霍华德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和托尼的脸很像,但认真起来的时候,要比托尼严肃的多,而且身上的那种久居高位的气场,让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强烈的个人风格。

    他毫不在意托尼的粗鲁,他对自己的儿子说:

    “在葬礼的那一天,我和你妈妈就在墓园边,我们看到了你为我们流泪,那些发自内心的悼词,还有那种失落我们都看在眼里。”

    托尼的表情顿时呆滞了一下。

    “我们的父子关系一向不怎么好。”

    霍华德伸手抓住托尼的手腕,这老头的力气很大,轻松的就将托尼抓着他衣领的手推开,他如老绅士一样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他对自己的儿子说:

    “青少年时期的你就像是个小混蛋,在我们离开家的那一天,你甚至没和我们告别,但在葬礼上,我们看到了,托尼在外壳之下的你。”

    “那个从没改变过的你,我的儿子,很抱歉我们向你隐瞒了这一切,但这是必要的。”

    “必要?”

    托尼内心有种很复杂的情绪在翻滚。

    重见父母的喜悦、被遗弃被隐瞒的愤怒、还有自家老爹此时这副“不知悔改”的表情所激发的那种酸涩。

    他后退了一步,对自己的父亲说:

    “你们把一个孩子丢在家里,伪造自己的死亡,就那么抛下我,让我一个人面对那些糟糕的坏消息你把这叫‘必要’?”

    “贾维斯不是陪着你吗?”

    霍华德说:

    “有他陪着你,我和你母亲都很放心”

    “托尼,听我说,像我们这样的人,生活在这世界上有自己的使命,就如你命中注定成为‘钢铁侠’,我和你母亲也有属于我们的工作。”

    “这些年,我们过的并不比你轻松,但每一次我在时间线里与未知的敌人鏖战的时候,在每一次枪林弹雨中,在每一次直面危险的时候”

    老头子舒了口气。

    他的眼神变得柔和,他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他说:

    “我心中想的都是你,儿子,我们在过去与未来战斗,就是为了保证你在这个时代能继续你的命运。”

    “我是个自私的人,我不如纳撒尼尔那样心怀世界,我和你母亲选择拿起武器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就是你。”

    托尼也盯着自己的父亲。

    在这个无人的走廊里,他抿起了嘴唇。

    在他记忆中,那个总是忙于工作,一脸严肃的父亲,从未用如此感性的语言表达过他对自己的感情。

    年少时,坐拥一切的托尼总是希望父亲能抽出时间,陪自己过个生日。

    但他没有一次如愿过。

    这个男人,在托尼心里,一直是个冷酷的人。

    “真的吗?”

    托尼面色复杂的说:

    “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你可以当成我在安抚你,傻小子。”

    霍华德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上那个造型独特的手表,他说:

    “我和你母亲在这个时代只能停留10天,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继续打算和我们冷战,来消耗这宝贵的重聚时间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

    “最少,你应该对你的母亲更好一点。”

    霍华德看着自己的儿子,他说:

    “我曾秉承着一种‘残酷’的育儿观,如果你想让孩子软弱,那就给他一切;如果你想让他坚强而勇敢,那就严厉要求。”

    “现在看来,我的做法是错误的,不过所幸,玛利亚将所有的爱都给了你,她弥补了我的过失”

    “托尼,你成为了一个英雄,距离伟大也只剩下了一步,你可以继续恨我,但你应该感谢你的母亲。”

    托尼低着头,不说话。

    霍华德犹豫了几秒钟,他对托尼说:

    “算了,先不说这些,皮姆需要在10天内完成对量子隧道的信息收集,重设算法,这是个庞大的工程。”

    “我和纳撒尼尔来帮忙来不够,你和里德,还有那个班纳,你们也要参与其中。”

    “所以,开始工作吧。”

    说完,霍华德转身走向实验室。

    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他的手被拉住了。

    在他身后,托尼抓着父亲的手,他抬起头,那双温柔的眼睛红红的,但并没有泪水流下。

    “你们只能在这里待10天吗?”

    托尼说:

    “那也许,你和妈妈,该先和我还有波兹吃顿饭,也许也许你们能赶上我的婚礼。你是个混蛋,爸爸,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我我还是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

    “还有,促使我成为钢铁侠的,不只是妈妈的爱,如果没有你严厉的要求,我可能早就成为一个真正的花花公子,一个真正的废物。”

    托尼哽咽了一下,他舒了口气,看着父亲不再如记忆中那么高大的背影,他说:

    “欢迎回来,爸爸”

    曾经的圣盾兄弟会高级干员,在时间线里见识过无数光怪陆离的事物的精英,霍华德.斯塔克在这一刻的呼吸也有些急促。

    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

    他回头看着托尼,他拿出手帕,递给自己的儿子,他说:

    “擦干净眼泪,托尼,斯塔克家的男人是不会在其他人面前丢脸的纳撒尼尔的儿子很优秀,但我相信,你也不会比里德差多少。”

    “但纳撒尼尔已经有孙子了,所以,你也该努力了。”

    几分钟之后,父子两人走回实验室。

    里德和他的父亲已经在试验台前忙碌起来,当然,里德的眼眶也红红的,就像是刚哭过。

    他一边给父亲打下手,一边还小声询问着关于圣盾兄弟会的事情,就像是个十足的年轻人,而在纽约,得到消息的苏珊正在疯狂的找合适的衣服。

    作为里德的妻子,她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浣熊市那边,和里德还有他突然出现的父母共进晚餐。

    当然,还要带上儿子富兰克林.理查兹。

    纳撒尼尔和霍华德这对老兄弟一直在互相较劲,两人在科学上的成就不相上下,所以这种竞争也延伸到了其他方面。

    纳撒尼尔不会放弃用自己有孙子这件事来打击霍华德的。

    圣盾兄弟会解散了,这两个老家伙只能在这个时代待10天,以免引发不必要的时间涡流。

    但好消息是,既然可以穿越时间的希里雅小姐已经回归,那么以后有重大时间的时候,他们还是可以和自己的儿子们重聚的。

    啊关于这件事,他们只能说

    赞美渡鸦。

    —————————

    地中海,海域深处。

    一艘游艇正在以最弱的动力推动着船在海中漂流,就像是没有目的的人,在随意散步。

    白色的优雅船只上,只有一个穿着披风的女人。

    她眺望着眼前空无一物的海面,在每一次呼吸中,家乡那熟悉的空气似乎都在呼唤她,呼唤一个已经远离家乡数十年的游子。

    戴安娜.普林斯。

    一位在一战时执意离开家乡的叛逆公主,今日要回归自己的祖地。

    她要直面内心中对于家乡的渴望,那种返回从小长大的地方的期待,那种近乡情更怯的纷乱心思。

    回家的愿望在过去几十年里从未消亡过,但她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能够说服在自己的理由。

    她是亚马逊人。

    那是希腊神灵在离开这世界后留下的最后一支血脉。

    她身体里流淌着过往众神的血脉,宙斯,赫拉,赫淮斯托斯,阿波罗,雅典娜等等

    对于外界的人们而言,那只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而对于戴安娜和所有亚马逊人来说,那些人是真正存在的。

    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力量,他们的荒淫,他们的虚伪,他们的暴虐,他们的野蛮等等,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

    亚马逊人恪守着古老的传统,避世而居。

    她们不会离开自己的家乡,介入这个不属于她们的时代,她们守着希腊诸神最后的传承,期待着诸神在下一个时代重归世界。

    那也只是个传言,最少在现在这个时代,还看不到诸神回归的可能。

    但对于违反了古老准则的那些人,亚马逊人并不宽容。

    就算戴安娜是一位身份高贵的公主,在私自离开家乡之后,她也已经被族人们唾弃,并且永不再接纳。

    她是冒着风险回家的。

    一旦事情不妙,她很可能会被绞死在母亲的宫殿广场上,而就算她的母亲再爱她,作为亚马逊的女王,她也不能因此徇私枉法。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愤怒的族人绞死,却对此无能为力。

    从各个方面来说,戴安娜在这时候返回天堂岛都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但问题在于,在孤身一人在世界上飘荡了几十年之后,相比与家人团聚的希望,区区死亡

    也不算什么了。

    而且

    她也算是有备而来。

    站在游艇甲板上的戴安娜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渡鸦纹章,然后又抬起头,眺望着游艇周围海面上升起的浓重的迷雾。

    在那些迷雾之中,她腰间的真言套索和手腕上的神力手镯都在散发着微微的光芒,就像是打开迷雾之锁的钥匙,又像是扣动紧闭大门的门环。

    游艇停在迷雾中不得存在,有股力量在阻止这外来物进入天堂岛。

    而在十几分钟之后,在低沉的号角声中,几艘金色的木质帆船飞快的从迷雾中出现,在那甲板上,戴安娜看的清清楚楚。

    全副武装的亚马逊女战士们冷漠的看着她。

    在最大的最快的那艘船的甲板上,她的母亲,真正的神血后裔,穿着盔甲,披着披风,带着王冠的希波吕忒女王单手扶着剑柄。

    在女王卫士的拱卫下,这位不老的女王正表情严肃,眼神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被放逐者戴安娜.普林斯,最后一次警告!”

    希波吕忒女王冷冽的声音,伴随着武士们手中标枪抬起的碰撞声,在这迷雾海域中响起。

    她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喊到:

    “离开这片被你抛弃的大地,这片大地以及生活于此的我们,不欢迎你的归来!”

    被数千名能征善战的亚马逊女武士包围着,尽管戴安娜并不畏惧她们,尽管只需要数次突击,就能毁掉这些老旧的船只,尽管她一个人就能打翻所有的武士。

    但在数秒的僵持之后,戴安娜手中的火神之剑还是被插在了甲板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举起左手,在魔力注入中,一只桔色的渡鸦幻影在迷雾中显现。

    她高声喊到:

    “我并不是以戴安娜.普林斯的身份回来的,诸位。”

    “我以地狱大君梅林.莱利的名义,成为他的使者,代表着地狱之子的善意,前来拜访天堂岛,并且与希波吕忒女王商谈关于被封印的诅咒圣物的大事!”

    “这是事关群星存亡的重要事态,并且得到了至尊法师古一阁下的首肯!”

    戴安娜的声音在迷雾中回荡着,她说:

    “若你们选择拒绝”

    “3天之后,废土的地狱大军就会在天堂岛登陆,卡玛泰姬已经允许了这场异度入侵,一场毁灭性的战争会波及我的家乡,以及我的族人”

    “渡鸦用我的手递出了橄榄枝,诸位”

    “请勿让它毁于傲慢。”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