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754-40959323/

第六百五十七章 杀招
    天正御前比试后,日海主动提出,想向雨秋平拜师学艺。雨秋平自然不会拒绝这个前世历史上的围棋天才,于是他的身边就多了一个和尚侍从。日海性格很好,聪明好学,才半天就和朝比奈泰平、森兰丸那几个年轻的侍卫玩到了一块去。

    第二天晚上,应日海的要求,雨秋平抽了个时间和他对那盘棋进行了复盘。雨秋平复盘的时候,叹气声不断。他一开始都没有集中注意力和日海下棋,现在一看自己那盘棋真的是昏招百出。而日海的开局的布置,在雨秋平看来稍显稚嫩,不过显然这个少年已经竭尽全力。而到了中盘以后,对于细节和战斗的处理,日海却做得有板有眼,看来基本功打得很扎实是个好苗子。

    不过,日海在复盘的中盘阶段时,面色就已经有些凝重了他一直盯着自己在最后被点三三翻盘的那个角看。明明他在外面的布置早已成型,即使雨秋平点三三给他形成了厚势也无伤大雅,可是雨秋平却迟迟不动。日海愣生生看着自己的这个破绽从中盘放到了结束,最后才被雨秋平一击必杀。

    “殿下,您为什么之前一直不点”日海抬起头,不解地向雨秋平问道。

    雨秋平故作神秘地一笑,低声答道

    “杀招,当然是要藏起来的。”

    10月30日,织田信长在二条城天守阁内召开了评定会议,各个大名和重臣悉数前往。大家都知道,这是要商讨对三好家的作战安排了。

    雨秋平到了评定室门口后,发现这次来的都是真正意义上的高层。织田信长,丹羽长秀,德川家康,松永久秀,然后就是各大军团的军团长雨秋平,佐久间信盛,明智光秀,羽柴秀吉,荒木村重,以及代表柴田胜家而来的前田利家。

    “没想到主公居然会要求德川殿下和松永殿下也出兵。”同样站在门口的羽柴秀吉凑到雨秋平耳边低声道,“真是奇怪。松永殿下都很久没有参与我们的行动了,本来有传言说,主公都要扶持筒井殿下来代替他了,此刻却忽然把他拉了过来。”

    “事不近常理者当慎之。”雨秋平不置可否地评价了一句,“走吧,开会了。”

    会议开始后,织田家的家臣们纷纷会心一笑,为自己在先前通风会上磨洋工的决定感到了欣慰织田信长果然没有任何听取大家意见的意思,摊开地图,大包大揽地就开始介绍军情、分配任务。

    “这次我们对面,大约会有45000三好军,三好四兄弟都来了,三好义兴似乎去坐镇四国提防长宗我部反扑了。淡路水军也来了,不过明石海峡以东的摄津、播磨海岸,都控制在咱们红叶的船队手上,他们靠不了岸,无所谓的。”织田信长大手一挥,潇洒地指着西边道,“毛利家那穷乡僻壤加起来估计也就50000人吧,这次派来了25000支援播磨,领军者是毛利两川之一的小早川隆景,也算是够意思了。然后,备前国、美作国的浦上家和宇喜多家是

    三好家、毛利家的属国,也凑了10000人来支援。”

    当年的浦上家在遭遇宇喜多秀家背叛后,一度落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被迫向三好家臣服。他们在三好家的帮助下返回了美作,试图重新夺回备前。不过,聪明的宇喜多秀家立刻向向毛利家臣服。有了毛利家撑腰,他也就不怕有三好家撑腰的浦上家了。后来,三好家和毛利家共同加入了足利义昭旗帜下的第二次信长包围网。主家都和好了,浦上家和宇喜多家这对冤家也只得惺惺作态地重归于好。宇喜多家把备前国的本城天神山城以及备前国东边的三石城等地还给了他曾经的主家浦上家,算是看在三好家的面子上表示了歉意。

    “一共80000人嘛”雨秋平自言自语着重复了一下这个数字,和军情司事前侦查得到的情报差不多。

    “才80000人,怕什么”织田信长却把雨秋平的话当成了胆怯,“余这次自己带来的了人加上犬千代和恒兴的就是70000人,还有德川殿下的10000人和松永殿下的10000人。红叶你也差不多带了10000人来,十兵卫和右卫门尉也是10000人,米五郎有5000人,山阳道军团手上有20000人。咱们加起来,一共是135000大军,这可是几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庞大军团啊,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本愿寺的秃驴们估计又要蠢蠢欲动了,丹波丹后但马那些小豪族估计也不老实。”织田信长不屑地冷哼了几声,“米五郎,你带着你的部下留守京都。右卫门尉,你的人过几天就回到摄津去吧,继续包围本愿寺。这次必须给余拿下几个岩砦来,要是再徒劳无功,余拿你是问”

    “是。”丹羽长秀和佐久间信盛立刻应道。排除掉他们的部队后,大军还剩下120000人,依旧是三好毛利联军的一倍半。

    “我相信你们也都知道了,从摄津进入播磨,有北路、中路、南路三条路可以走,其中北路是从六甲山区的峡谷通过,道路不利于大军通行;中路要直接翻越六甲山区,更是艰险难行;只有南路比较好走。”织田信长拿着折扇,在地图上自北向南依次点过去,随后又用扇子在中路使劲敲了敲,“中路很难走,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走中路。何况就算走中路翻山越岭进了播磨,前面还是横着淡河城。部队好不容易翻过去,也带不了多少攻城器械和辎重,拿淡河城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我们要走中路奇袭吗”羽柴秀吉闻言有些兴奋地接茬道,“三好家和毛利家肯定想不到。”

    “屁。”织田信长毫不留情地对着羽柴秀吉破口大骂道,“我不是都说了嘛,中路走过去也没用,走中路干嘛”

    “就是因为走中路没用,三好家才不会提防我们才有机会成功啊若是他们在山道上设下部队阻碍,我们可就过不去了”羽柴秀吉对织田信长的态度有些意外他们的主公可是一向最喜欢奇袭了啊。

    “你会这么想,

    三好家和毛利家也会这么想,虚虚实实。”织田信长志得意满地大笑了几声,“我们在北路设置疑兵,南路则大张旗鼓,让三好家和毛利家误以为我们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从中路突破。不过我们的中路也是疑兵,等到他们把部队调过去防守中路的时候,我们让主力从南路堂堂正正地突破”

    “山阳道军团,率20000人走中路作疑兵。”织田信长第一个点了羽柴秀吉和荒木村重的名字,“如果真的有机会,你们也可以假戏真做,突破一下试试看。”

    “红叶,德川殿下,松永殿下,你们三位率领所部30000人走北路作疑兵。”织田信长又看向了雨秋平这边,“务必把动静闹的大一点。”

    “我亲自率领70000大军走南路,到了明石之后先按兵不动。只要三好家和毛利家的大军一到中路的淡河城,我就率领全军猛攻淡河城西侧身后的三木城,切他们的退路。然后我们三军回师,在淡河城把它们全歼。”织田信长右手握拳,在淡河城的位置重重地敲了敲,“就这样了,回去准备吧”

    雨秋平走出去的时候心里还在抱怨,织田信长这次的布置实在有些简单。在三好长庆、小早川隆景这样的名将、和三好义贤这样的阴谋家面前,估计没什么机会成功。

    然而,他前脚刚到武家屋敷,后脚就又被织田信长的母衣众给叫回去到密室再开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雨秋平到了本丸内一处秘密屋敷后,发现这次开会的人少了两个松永久秀和德川家康,也多了一个林秀贞。

    “是不是都觉得余的计划太简单了”织田信长冷笑了一声,“余又不是傻子,哪里会拿这么简单的布置打仗”

    “拿上来给他们看,我们织田家的忍者截获的密信。”织田信长朝林秀贞努了努嘴,后者立刻把一封信递给了桌上的重臣们,让大家依次传阅。雨秋平不看不知道,原来这封信是松永久秀和三好义贤之间的密信。松永久秀向三好义贤承诺,他愿意倒向三好家,趁着这次大军出征播磨的机会忽然叛乱,配合包围网的联军击破织田大军。

    众人还没从这样大的猛料里缓过劲来,织田信长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所以我们这次的作战计划,不是为了去打三好家和毛利家,而是要把松永久秀这个蛀虫给干掉。”

    “根据刚才的计划,他肯定认为我们的主力都在南边,中路的部队也都在山区里回不来。”织田信长坏笑了一声,用折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而在北路,我会做出这样的布置。红叶,你走第一个,德川家康走第二个,松永久秀走第三个,就是在队伍的最后。”

    “如果余所料不差,松永久秀那厮肯定会内通三好家,让三好家、毛利家的大军全部去北路云集。到时候,等你们走入六甲山区的峡谷后,他在后面叛乱堵住你们的退路,让三好毛利联军和他首尾夹击,把你们都消灭在那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