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3842-41391910/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万物有灵(13)
    夜宸的运气没那么好,也没那么糟糕。从三点半左右,等到接近五点,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她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烟雨尘。

    烟雨尘撑着一把透明的伞,见到夜宸的第一句话就是抱怨:“你跑的可真快。”而且在最后关头,还把那个厉鬼的脑袋朝自己扔了过来,让她在一颗人头的追杀下跑了快半个小时。

    夜宸微笑着说道:“我可是为了你着想,不管丽娟是因为什么,现在就化为了厉鬼,但她怨恨的对象永远是我,我跑了,会吸引到它大部分的注意力,也方便你撤离。”

    “那我就谢谢你了。”烟雨尘嘲讽了一句。

    简单的抱怨和应对结束后,两人将重点放在了眼前的麻烦事上。

    “那个厉鬼到底是怎么回事?”烟雨尘认真地说道。

    “不知道。”

    “不知道?”

    “是的,不知道。”夜宸老实地说道,“我现在并不清楚丽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就死了,还化为了厉鬼,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内在有什么原因驱使,我一切都不清楚。”

    烟雨尘皱起眉头,说道:“这样可就有些糟糕了。”

    “但至少结果还让人满意,不是吗?”夜宸说道,“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厉鬼,现在考虑的,不过是想办法把它约束住。”

    烟雨尘点了点头,事情需要往前看,不能太过纠结过去,这一点她很清楚。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烟雨尘问道。按照之前的约定,关于厉鬼的事情需要夜宸来负责,她最多在旁边帮衬一下。

    夜宸想了想,说道:“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到天亮了再说。”

    “据我所知,阳光和厉鬼没多大实际关联,更多的是心理影响。”烟雨尘说道。

    理论上,阳光根本没办法影响到厉鬼,不管是灵魂体的厉鬼还是像丽娟那样,拥有一具身体的厉鬼,都不应该受到太阳光的影响。阳光能影响到的,是人们的心态,在光线充足的时候,人们往往会有更加强烈的安全感,而周围一片漆黑,会让人不自觉的害怕。

    夜宸并没有否定烟雨尘的说法,只是说道:“至少,大白天可以让我们看的更加清楚一点儿。”

    烟雨尘想了想,说道:“好吧,有点儿道理,现在呢,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最好不过了,顺便还能喝点儿热饮,现在这天气糟糕透了。”

    两人找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厅,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一直等到早上八点,天光大量的时候,才重新回到了云升街六号。

    上到七楼,夜宸拿出钥匙,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站在门口,朝里面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特别的情况,昨晚的秋雨已经停止,弥散在天空中的乌云都消散了不少,秋日太阳惨白的光透过窗子,照射在屋内,一览无余。

    夜宸向跟在后面的烟雨尘示意了下,轻轻迈步走了进去。

    有夜宸打头阵,烟雨尘心里多少轻松一点儿,跟着走进客厅,还没来得及环顾四周,仔细看看,就察觉到一阵充满危险的气流扰动。

    在多个任务世界拼杀的搏斗本能起到的作用,烟雨尘快速反应,闪到了一边,回头,看到丽娟正躲在门口,手里拿了一把菜刀,朝自己劈了过来。

    该死的,怎么这么倒霉,烟雨尘心里抱怨着,身体的反应并没有停止,她扭腰摔腿,一双仿制名牌的运动鞋狠狠地踢在丽娟持刀的右手臂上。

    身为试练者,烟雨尘的身体素质不可小觑,这一下要是踢在普通人身上,来个粉碎性骨折完全不是问题。但是丽娟只是稍微踉跄了一下,连手里的菜刀都没有飞出,反而朝烟雨尘扑了过来。

    该死,该死,你盯着我干嘛!烟雨尘在心里呐喊着,快速向后退,让夜宸挡在自己面前。

    夜宸这次没有逃走。

    昨天晚上是事情太突然,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在受到不可知事件的冲击后,夜宸选择了最稳妥的方式——逃跑,来规避风险伤害。不过今天,她可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最后会不会落荒而逃不确定,但怎么也要试出这个厉鬼的底细。

    夜宸先用精神冲击试了一下,她的双眼化为纯粹的墨色,强大的精神力喷薄而出,直接冲击上厉鬼的灵魂。

    那股精神层面的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给烟雨尘一种风暴刮过的错觉。

    夜宸的精神力确实强大,而且极其坚韧,烟雨尘心中说道。她清楚夜宸如此凌厉的精神力是怎么形成的,在瑞恩市,连续八年,几乎不间断的用厉鬼寄托物带来的极端情绪冲击精神世界,磨练灵魂。如同千锤百炼的剑刃,锋利、凌冽、无坚不摧。

    当然,用如此极端的方式磨砺灵魂,不可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就看个人的取舍了。

    夜宸并没有小觑丽娟化为的厉鬼,在她强大精神力的冲击下,足以让这个世界普通人的灵魂如同风中残烛一样,倏忽而灭,眼前虽然是个厉鬼,但灵魂依然来自于一个普通人,不可能有本质上的跃迁。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夜宸明明感觉这个厉鬼的灵魂之火快要被熄灭了,就是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地给予支撑,好像永远无法达到最后的一步。

    过了足足有一分钟,夜宸首先支撑不下去了,如此强烈的精神冲击,一般只发生在一瞬间,哪怕对试练者来说,几秒钟的维持时间已经极其艰难了,更何况是一分钟。

    夜宸伸手扶了下沙发的靠背,感觉眼前一阵发黑,踉跄了一下,差点儿跌倒。

    “怎么样?”烟雨尘问道,以她旁观者的角度看,在夜宸的精神冲击下,丽娟化为的厉鬼就这么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没有成功。”夜宸揉着眉心,说道,“我始终没办法将它的灵魂彻底摧毁。”

    “那我们怎么办?”烟雨尘说道,“就这么耗着?”

    烟雨尘倒是没在意,夜宸是打算把自己电影中的重要“主角”,厉鬼给摧毁掉。遇到这种情况,狮子搏兔,也要用尽全力。在内心深处,她未必没有放弃这个厉鬼的念头,毕竟对于试练者来说,不可控这三个字太要命了。

    夜宸犹豫了下,还是说道:“先观察一下,看它到底会有什么变化。”虽然没有将这个厉鬼的灵魂彻底摧毁,但并不意味着它本来就已经残破的灵魂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在夜宸的精神冲击下,这个厉鬼的灵魂已经受到了相当的破坏,打个比方就是,一栋海边别墅在风暴的摧残下,只剩下地基了。

    夜宸和烟雨尘就这么站在客厅,静静地等待着。期间烟雨尘还提出建议,是不是考虑采集一些丽娟厉鬼的身体标本,不过被夜宸一句:“你有实验条件进行研究吗?”给怼了回去。

    太阳东升西落,等到傍晚时分,天边晚霞绚烂的时候,夜宸开口说道:“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它的样子变了。”

    烟雨尘微微皱眉,整一天的时间,她们俩都在密切关注着这具僵立不懂的身体,这种小心谨慎的态度对察觉细微变化很不利。就像很多人对家人的相貌变化并不敏感,见到多年不见的朋友,则会惊讶对方的变化。

    烟雨尘闭上眼睛,调动记忆,和眼前这具厉鬼的身体做对比,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确实发生了变化,它的眼睛变得圆了一点儿,鼻子微微拔高,嘴唇变薄……这是怎么回事?”眼前厉鬼身体的变化并不显著,但却不可忽视。

    既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夜宸在心里有着自己的猜想,说道:“早上短暂的交锋中,我们并没有伤到它的身体,但它的灵魂却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烟雨尘很快就明白了夜宸的意思,说道:“也就是说,它的外貌的变化,不是由身体引起的,而是来源于灵魂的异变?”

    夜宸微微点头,说道:“是的,刚才我试探了下它的灵魂,已经出现了很大程度的恢复。”

    “它的灵魂在恢复?”烟雨尘皱起了眉头。

    “是的。”夜宸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说道,“这很糟糕,这个厉鬼的灵魂深处可能有一个内核,以我们的力量根本没办法摧毁的内核,以这个内核为核心,这个厉鬼会慢慢恢复,只是……我不太清楚这种恢复是以什么形式进行着。”

    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内核以丽娟原本的灵魂重新构筑,只不过因为灵魂无法完全重构,导致其灵魂发生了变化,进而影响到了身体外貌。另外一种可能是,这个内核吸引到了其他的游离灵魂,也就是通常说的阴魂,因为灵魂已经彻底改变了,导致身体外貌开始发生变化。

    要判断到底是哪一种,需要一定时间的等待,如果最终,这个厉鬼的外貌和丽娟差不多,应该就是第一种,如果差别很大,那么大概率是第二种。

    当然,会不会有其他可能,夜宸现在不敢给出肯定的答案,就像她说的,灵魂是出了名的复杂。

    烟雨尘朝窗外看了一眼,说道:“太阳已经落山了,我们在这里过夜吗?”

    夜宸考虑了下,说道:“还是算了。”

    身为试练者,夜宸和烟雨尘当然不会因为黑暗带来的恐惧而退缩,不管因为光线而产生的视觉影响,再加上和眼前的厉鬼对峙了一整天,身心的疲倦,都使得她们必须放弃连夜鏖战。两人都需要充分的休息。

    夜宸和烟雨尘小心地后退,避免那个厉鬼出现突然的变化,但直到她们退出房间,那个厉鬼依然僵直地站在门后,一动不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