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3962-43686346/

第402章 双面妻子7
    锦离心里咯噔一下,面上不显,神情布满无奈,老老实实答“昨天下大暴雨,媳妇犯病,也不知道怎么地就生气了,罚我站在院子里反省,她生病了,我肯定不能犟着来,我在外面站了一个多小时,听见孩子在屋里哭,媳妇也不理,我拍门也不应,孩子哭得撕心裂肺的,我急了就砸了窗户。”

    我是一个好公民,委托人也是一个好老公,相信我!

    两人看一眼紧紧搂着锦离脖子的豆豆,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

    他们多多少少了解产后抑郁症,得了产后抑郁症情绪变化莫测,易怒,暴躁,焦虑,恐惧严重者甚至绝望,有自杀或杀婴倾向。

    “你媳妇人呢?”虽然了解产后抑郁症,但他们作为公务人员,不可能凭一面之词下决断。

    “在卧室呢。”锦离把豆豆放在儿童座椅上,领着警察叔叔推开卧室门。

    黑心莲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难怪刚才卧室里一直没动静,大约是想保留被虐待的现场。

    到了拼演技的时候了。

    锦离一脚跨进门,瞧见黑心莲倒地上,顿时大惊失色,惊慌失措扑过去,双手颤抖扶起黑心莲,眼泪哗地一下往外涌,哽咽着说“媳妇啊!我才走多一会,你怎么又折磨自己,我不跟你说了嘛,把豆豆送到爸妈那里,我很快回来,我怎么会不要你嘛,媳妇啊,你这么折磨自己,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作逼,老子想弄死你!

    黑心莲使出吃奶的力气想挣开锦离的怀抱,却发现动不了,她张了张嘴,豁然惊觉得发不出声音,好像有一股莫名又强大的磁场将她死死禁锢住了。

    黑心莲震惊地看向一脸痛苦抹泪的男人,心一沉,他是谁?

    他不是康涛。

    作为霸占过两次别人身体的人,黑心莲经验丰富,瞬间察觉到不对,脑洞大开,立时联想到从昨天砸了玻璃强行入屋那一刻起,康涛就不在是康涛。

    言行与之前的康涛完全不一致。

    昨天她还能骗骗自己,因为罚狠了,男人反弹了,可这会她已经无比清楚,不是的。

    夺舍?

    重生?

    锦离一瞅,心知肚明,又特么暴露了!

    很遗憾,无法扭断她的脖子。

    锦离使出绝技——破罐子破摔。

    暴露就暴露吧,先把眼前这一关迈过去在说,‘家暴男’绝对不能扣委托人头上。

    “她怎么了?”两位警察走上前,严厉喝问道。

    锦离抹一把辛酸泪,吸了吸鼻涕“不知道,她最近总是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媳妇这两天总说我要抛弃她,老是用自残伤害自己,阻止我出门。”锦离瞅一眼湿漉漉的床,捞起地上的床单条,欲言又止,眼泪啪哒啪哒地掉,眼里满满的疼惜“警官,我媳妇发烧了,你们能不能暂时回避一下,先让我帮她换一身干爽衣服再问话。”

    两位警察没说话,一名警察蹲下一边柔声问黑心莲话,一边用目光检查她身上是否有明显的伤痕。

    另一位警察在卧室里转了转,又去卫生间查看一番。

    黑心莲目光凶狠,沉默不说话,身上无殴打痕迹,屋里也并无明显虐待的痕迹,细细检查之后,两人才站了起来,退到门外。

    门一闭上,锦离瞬间变脸,一把捞起黑心莲扔床上,抬脚又收脚。

    不能打!!!

    锦离木着脸将湿漉漉的床单被褥换下,给黑心莲换了身衣服。

    黑心莲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全程用恶狠狠的目光剐了锦离一眼又一眼。

    锦离回以无视,催眠术精神力齐上阵,终于将黑心莲搞睡着。

    “警官,我媳妇睡着了。”锦离手拿黑心莲用非法手段搞到的重度抑郁症诊断书,一脸疲惫递到两位警官面前“警官这是医生的诊断书,你看看吧。”

    “睡着了?”警官并不是好糊弄的。

    “嗯,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闹腾一阵,身体就会变得疲乏不堪。”锦离神情痛苦道。

    两位警官仔仔细细验看诊断书,然后到卧室确认一番,黑心莲身体有些烫,但呼吸匀称,确实是自然入睡。

    走前说道“好好照顾你媳妇,积极治疗,过两天等你媳妇身体稳定一点,我们要回访的。”

    送走警察叔叔,锦离舒出一口气,今天黑心莲给她上了扎扎实实的一课,不是所有任务光靠武力就能解决的。

    有时候哐哐蛮干行不通的。

    一时疏忽大意险些酿出祸根。

    这坨肮脏的灵魂很难搞。

    身份限定了,不能打,不能限制她的自由,很多不能,一堆不能的前提下还要保住委托人的婚姻。

    麻爪子。

    锦离反省自己,一路开车,一路琢磨对策。

    把豆豆交到老两口手上,锦离给他们打了打预防针,隐讳透露出黑心莲病情加重的消息,言明准备带黑心莲远赴京城到大医院治病的事情。

    就怕丫的告黑状,在戈佳芸父母跟前抹黑委托人形象。

    实在不行,锦离计划将黑心莲带到国外去收拾。

    丫的太能作妖了!

    两老口忧心如焚,当时就表示要去看望女儿,锦离以黑心莲情绪不稳定为由阻止了两老,一再保证一定会治好戈佳芸,让他们安心带着豆豆就好。

    一天下来,应付了警察,哄完小的哄老的,家里还特么躺着一个作天作地的妖孽,锦离倍感疲累。

    第一次当男人,开局就差点翻车。

    头上朵朵绿云隐隐约约闪光,又打不得碰不得,动不动就把警察招来,在外还要维持二十四孝好老公人设,能不累吗!

    心累,锦离回到家连饭都不想吃,只想躺床上苟一会。

    蹙眉推开次卧的门,锦离摁开关的手猛然顿住,当时就尖叫了一声。

    她看见了什么?

    卧槽,卧槽。眼花了吧?

    肯定眼花了!!!

    锦离甩甩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见的景象,一只黑猫蹲键盘前噼噼啪啪敲击键盘,卧室里光线昏暗,只有电脑屏幕闪着微弱幽幽的光,屏幕上霍然显示出一个码字软件。

    瓦特,猫在码字???

    猫成精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