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349-44730089/

第六百三十五章 嘴炮选手
    在腾翔收拾完了黄琦的当天下午,杨东在集团总部跟柴华南聊了一会,随即就在晚饭之前离开,返回了金店。

    “哎,东子!”杨东这边刚一进门,刚好遇见攥着车钥匙准备出门的林天驰迎了上来:“今天怎么回事,小腾他们跟黄琦起冲突了?”

    “怎么,对方报案啦?”杨东听见林天驰问起这件事,停下脚步问了一句。

    “没有。”林天驰微微摇头,也不急着走了,推开门跟杨东一起站在金店门前,掏出烟递了一支过去:“今天受伤的那个黄琦,我以前跟他在饭局上见过几次,这个人在光耀集团,好像是个中层,还是有点实力的,而且今天他住院以后,不少人都给我打过电话,问我这件事,你也知道,现在咱们背后的关系太薄……”

    “没事,这不都已经过去了吗。”杨东摆手打断了林天驰的话,插嘴道:“这次黄琦的事,是因为闫进引起来的,闫进那个人你也了解,他对咱们够意思,遇见事,我肯定得帮他。”

    “我跟你说这些,不是反对你帮闫进办事,而是想提醒你一下,光耀集团跟其他人不一样,他们的水太深,而且根本没人清楚他们是什么底细,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你得注意点安全,要不然,你把龙哥和老汤先调回来吧!”林天驰抿着嘴唇打了个预防针。

    “没必要,现在沈Y那边的帐马上就拢齐了,你这时候让他们撤回来,不是添乱吗?”杨东笑着摆摆手,全然没有将林天驰的一番话放在心上,在此之前,他也知道光耀集团的能量挺足,不过确实没把黄琦放在眼里,最起码在杨东看来,黄琦如果真有林天驰说的那个段位,也不可能因为五十万的小账,就亲自登门去闹事了。

    “我发现你这个人,现在就是太犟了!你记得你原来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吗,名气,并不能为你挡子弹!”林天驰看着面无惧色的杨东,语重心长的劝了一句,明显对于杨东的轻视而有些不满,但话说回来,此时的杨东才二十六岁,也确实有年少轻狂的资本。

    一个二十六岁的小青年,已经开上了一百多万的车,手里握着不断进钱的生意,而且在社会上的名气,已经直逼那些三十四岁的老牌混子,不管到哪都被人奉为上宾,再加上柴华南处处把他捧在手里,即便稳重如杨东,在过惯了一帆风顺的生活以后,也难免会有些飘,这是人的本性,虽然可以克制,但却几乎无可避免。

    “你放心吧,这事我心里有数了。”与林天驰一样,杨东似乎同样看不惯他的谨小慎微,十分敷衍的应了一句,明显是不愿意听他的唠叨了,指着他手里的车钥匙岔开了话题:“哎,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出去赶个酒局,前一阵子,辉哥不是让我帮他约了一下化工三厂工程师的老陈,想租赁一下化工厂名下的专利吗,正好我跟老陈的关系不错,所以就帮忙谈了一下,没想到还真谈成了,这把事给辉哥那边也省了不少专利费,今天我跟老陈约好了,晚上想请他吃个饭,再给他拿一些返点。”林天驰解释了一句。

    “我发现你这朋友,上到工程师,下到扎咕性病的,还真是三教九流,啥人都有哈。”杨东咧嘴一笑:“晚上的酒局,辉哥过去吗?”

    “不去,今天晚上的事,还涉及给老陈送礼,他们这种文化人,胆子都不大,人去的多了,他反而不舒服。”林天驰摇头道。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正好蹭顿饭。”杨东听说晚上赴宴的人不多,而且自己也正愁没饭辙,笑着插了一句。

    “行,走呗。”林天驰点点头,也没当回事的跟杨东一起走下台阶,坐进了A6车内。

    ……

    二十分钟之后,杨东和林天驰两人率先赶到了订好的酒店,等了没多大一会,林天驰约的工程师老陈也驱车到场,随后三人一同上楼,还是在房间内吃饭,但其间只有林天驰和老陈在喝酒,杨东则借口自己需要开车,只是在旁边蹭饭,滴酒未沾。

    与此同时,黄琦在挨了腾翔一刀之后,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因为肠破裂的缘故,所以肠子截掉了二十公分,也算一场大手术了,人推出手术室几个小时之后,仍旧在麻醉当中,没有醒过来。

    吴坤忙完了手头的一摊子事之后,赶到医院看了黄琦一眼,让司机交够医药费之后,在返程的车上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大哥?”很快,电话对面就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

    “事办了吗?”吴坤言简意赅的开口。

    “杨东的地址我摸到了,他在金都酒楼跟人吃饭,我正在往那边走!”

    “这事你看着办,小琦这一刀,必须要个说法出来。”

    “放心吧大哥,在大L,还没人敢不给我面子呢!”

    “先这样吧。”吴坤扔下一句话,直接挂断了手机,犹豫了片刻之后,对司机微微摆手:“去金都酒楼,大勇这人办事太飘,我得亲自过去看一眼!”

    ……

    电话另外一端,刚刚跟吴坤通完电话的田勇坐在疾驰的奔驰E350车内,拍了一下司机的胳膊:“快点开。”

    “哎!”司机听见这话,微微踩下了油门,随着奔驰提速,后面的一台本田艾力绅也快速跟上,两车同时向杨东正吃饭的酒店赶去,随着奔驰拐过一个街角,酒店已经出现在了田勇的视线当中。

    吴坤的光耀集团旗下,能办事的狠人不少,但那些人虽然名义上是吴坤的手下,而且也归他调遣,但实际上,那些人都是光耀集团背后的资本给吴坤派遣的,并不能算是他真正的亲信,整个光耀集团当中,只有黄琦、田勇他们这一撮人,才是吴坤真正的嫡系。

    田勇此人,今年三十三岁,身形匀称,长相也比较普通,他最醒目的标识,就是常年都剃着一个锃光瓦亮的大光头,而且身上也经常穿着一身麻布料的衣服和老北京布鞋,再一配上手上的紫檀手串和脖子上的星月菩提,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飘逸、洒脱,最主要的是,田勇这个人信佛,而且不是那种嘴上说的信,他是真信,不仅能背诵不少著名的佛经,而且还是庙里的俗家弟子。

    田勇作为一个整天沉浸在江湖这种刀光剑影环境中的大混子,不仅信奉劝人向善的佛道,嘴里还时不时的能蹦出来两句佛语,由此可见,此人绝对是一朵奇葩。

    这个社会上,每个圈子里都有不公平的事,譬如当年的李超,其头脑和魄力,都不比一些大混子差,但是他偏偏就没混起来,而这个社会顶端,也并非所有的大混子,都是凭借魄力和头脑玩起来的,田勇这个人,就是这类人的代表。

    田勇在加入光耀集团之前,在大L就已经是比较出名的混子了,但并非因为逞勇斗狠,而是因为他在市内混了很多年,跟谁都愿意搭几句话,在社会上完全就是个大熟脸,不管是声名显赫的江湖大哥,还是初出茅庐的底层混混,基本都认识他,而这个人虽然一件辉煌的战绩都没有,但是不管什么人在一起聊天,总能无意间提起他,很多社会人之间有了矛盾,也都会让田勇帮忙斡旋、调节,所以田勇虽然是个纯纯的嘴炮选手,但知名度还是很高的,在社会上也算比较吃得开。

    “吱嘎!”

    三分钟后,奔驰350率先停在了酒店门前,随着车门敞开,奔驰上的三个小伙,还有艾力绅上的七个小青年也一起下车,一行十人很快围在了田勇身边。

    “勇哥,我都问清楚了,杨东就在五楼牡丹厅吃饭呢,一共就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是个老逼头子,咱们十多个人,打他们跟玩一样,直接动手吗?”给田勇开车的司机抻着脖子问了一句。

    “操,一天咋咋呼呼的,就知道动手,你不知道我是啥身份啊?我是个大哥!懂不?”田勇皱眉呵斥了青年一句,明显对于青年的提议带有一丝鄙夷:“我在社会上名气这么大,今天要是直接把杨东堵在屋里揍了,这种事一旦传出去,外面的人得怎么评价我田勇?不得说我仗势欺人啊!”

    “勇哥,那咱们接下来咋整啊?”青年给田勇开了这么多年的车,深知此人的性格就是那种爱装、爱表现的类型,习以为常的问道。

    “这样,你现在进去,也在五楼给我开一个包厢,然后把杨东叫过来,我跟他盘盘道!他要是给我田某人这个面子,我就照顾照顾他,但他要是不听劝,你们就看我眼神,咱们超度了他!”田勇语罢,一边盘着手里的小叶紫檀手串,一边迈着四方步走进了酒店大厅里,离远了一看,身上那股超凡脱俗的气势,俨然像极了一个宝相庄.严的大和尚,就是身边那十来个纹龙画虎的小兄弟,多少有那么一点煞风景,乍一看起来,好像一个和尚被绑架了似的。

    田勇此刻想找杨东先谈判,虽然有装逼的成分,但也绝对不是为了单纯去装逼的,他是一个智商够用的人,所以他心里很清楚,杨东之所以能够在社会上成名这么快,多少都是有一些本事的,他没有直接动手,首先是不想让矛盾都聚焦在自己身上,其次也是因为自己身边带了不少人,显得胜券在握,如果能直接用谈话的方式把杨东唠服了,这事一旦传出去,自己的名气绝对还能蹭蹭的往上涨不少。

    在田勇眼中看来,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名多年的大哥了,总去打打杀杀,一来是有失身份,二来也多多少少的有点跟他的信仰背道而驰。

    当然了,田勇不愿意跟杨东动武,还有另外一重原因,虽然他很黄琦都是吴坤手下的嫡系,不过黄琦这个人也确实情商低,不仅嘴欠,而且说话还损,平时跟田勇对话的时候,不是一口一个“秃驴”,就是骂他“吃喝嫖赌的假和尚”,为此,田勇也是打心底里比较烦黄琦的,如果不是忌惮于黄琦那种虎逼一样的性格,俩人可能早都干起来了,所以今天黄琦出事,田勇心中还有一些暗爽,对于杨东,更是没有多少恨意,不过这件事毕竟事关光耀的脸面,而且还是吴坤亲自指派的,所以他必须要办,而且得办好。

    田勇一行人乘电梯上到五楼之后,他直接跟服务员去了订好的包房,而他身边的五六个小青年,则向另外一边走去,直奔杨东所在的房间。

    江湖枭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