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386-39066309/

第四百九十八章 老朋友
    宁国辉看了一眼十分懂事的中士,将手里的大半包香烟丢了过去道:“大家抽!大家抽!打完这仗我给你向师里请功!”

    固守在高地上的联盟军队炮击装甲列车的一幕青木多一全部看在眼中,当装甲列车那看似厚重无比的车厢在炮击中四分五裂的时候,青木多一着实的出了一把冷汗,他十分庆幸自己没有逞能跟随列车同步指挥。

    训练有素的中亚军士兵冒着临近阵地联盟士兵射来的弹雨,前前后后被撂倒了几十人,才将被击中的两节车厢的链接打开,于是两个车头的装甲列车顺势分为了二段,将被炸得粉碎出轨的两节车厢歪倒在路基上,近百名中亚军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了一片。

    竹内宽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在等待包围全部完成了,当进攻命令下达后,中亚军第112联队的三个齐装满员的步兵大队一次呈斜列拉开了近五十公尺的间距开始前进,走在队列最前面的中亚军军官和曹长们将指挥刀扛在肩膀上,刺刀下挂有红日旗的伍长紧跟其后,这是一直在持续进行炮火封锁的中亚军炮群突然改变射击目标,转为压制高地顶的联盟守军一线阵地,一时间彼此起伏的爆炸声震耳欲聋。

    由于中亚军炮群之前就进行了炮火压制射击,其射击诸多早已经过校正,所以炮火的目标更换十分迅速,因为中亚军步兵出动而进入阵地待放的山地步兵一营遭到了中亚军密集炮火的杀伤,望着一线阵地陷入一片硝烟之中,黄国华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掩体的支撑木柱上,连被木刺刮了一个口子也浑然不觉,黄国华懊恼的甩了甩手上的鲜血。

    无名高地的北坡面对纳巴城,有小路直通山顶,南面和西面相对较为平坦,东面十分陡峭,所以中亚军的主力选择在南面作为主攻方向也在之前的部署考虑之中。

    利用联盟守军遭到炮击发生的短暂混乱,之前还不紧不慢停留在联盟守军机枪射程边缘的中亚军骤然发起了冲击,虽然在打多数人看来三百公尺的冲击距离确实有些过远,但是介于全权指挥的竹内宽师团长还未发话,所以无人敢提出异议。

    望着不断加速的部队和沉寂的联盟守军阵地,竹内宽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意,他认为联盟守军虽然火力猛烈射程较远,但是弹药消耗一定十分厉害,他赌的就是这支匆忙赶来的联盟部队并没有携带太多的弹药,守军肯定会等待他的部队进入一百公尺甚至更近的距离才会开枪射击,以求达到最大的杀伤效果。

    于是竹内宽安排了步兵进入冲击姿态后的炮火转移,已经突击部队交替突击抵近敌军挖掘战壕预设攻击阵地,缩短部队暴露在敌军火力下的时间和机会的精确到小队的战术安排。

    对于步兵进入攻击姿态在进行炮火瞬袭,或者炮火延伸后在进行诸元调整重新进行炮火覆盖这些战术都是竹内宽挨打挨出来的经验,尤其这些战术的来源几乎都是奥斯的杰作,今天此举颇有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意味,让竹内宽着实的很是高兴了一番。

    中亚军士兵在接近高地距离一百公尺的土坎的时候忽然全体卧倒,从身后抽出工兵锹,开始奋力挖掘,中亚军的举动将阵地内枕戈待旦的山地步兵们惊呆了?小鬼子到底想干什么?

    山地步兵部队作为一支带有浓厚战术特点的部队,自组建后基本没经历过阵地的洗礼,但是前沿的军官也察觉到了中亚军的意图,中亚军似乎想缩短攻击发起的距离,而且在这个距离上,中亚军所装备的任何一款迫击炮和掷弹筒,都可以轻易地将榴弹准确的投入守军的战壕,阵前反击还是呼叫炮火覆盖,这让前沿部队的指挥官十分难以决策。

    山地步兵师一直作为小部队快速穿插突破而是用,所以奥斯将美军最新配备的M2式步兵连营级通讯器装备到了排,将可以覆盖一百五十公里的高频中转CH02通信组装备到了营一级,这使得全师的指挥异常的畅通便捷,根本不需要临时架设野战电话,如果有必要的话,师部可以直接指挥到排一级的作战单位,这在当时甚至美军的野战部队中都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可见奥斯对于山地步兵师的投入有多么巨大。

    在师部对全师通讯进行监控的张天胜立即得到了参谋的报告,中亚军在己方阵地前一百公尺的距离上挖攻击出发阵地?张天胜几乎倒吸了一口冷气,打丛林山岳作战他是行家里手,但是打阵地战张天胜就有些勉为其难,谁都知道阵地战拼得是双方的火力和兵力,比的是一次性齐射投入的火力密度,以前张天胜在川军团与中亚人作战的时候,一仗下来全团阵亡的一千多名弟兄中间八成是死于中亚军的炮火,上峰下得又是死命令,除了拿人命去填别无他法。

    今天张天胜又将面临这一艰难的选择,当中亚军第144步兵联队开始呈散兵队形出发,之前已经完成攻击出发阵地挖掘的中亚军第112步兵联队开始了对无名高地的首次攻击。

    形成战斗队形的中亚军以小队为单位形成一个个的突击队形,在炮击炮和掷弹筒的掩护下围绕着南坡近三百公尺长度的正面展开猛烈攻击。

    而迂回左右两翼的中亚军独立混成第24、第105旅团则从东西两侧开始进行策应性试探进攻,中亚军的炮火如雨点一般的落在担负侧翼防御的山地步兵第二旅阵地上,火光、爆炸声响成了一片。

    山地步兵第二旅的旅长张华原本是张天胜的上尉副官,部队几次改编由营到师,张华自然作为深受信任之人被委以重任,论能力就连张天胜也知道以张华的水平指挥一个连都是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川军中的旧式军人,张天胜同样怪绕不出亲里旧部的圈子,往往在有好处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得力、信任和听话的旧部下和身边的老朋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