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4704-44730044/

第1476章 让影魍去查
    比如慕王爷的被害,可能不仅仅是外人派来了刺客,而是内部有人……

    慕璟辰没应声,其实他问这些,的确是另有想法。

    一群杀手,就算能悄无声息的接近军营内部,有他的人,以及凤仪长公主安排的人在,也不可能在不惊动外面人的情况下成功刺杀。

    且当时的情况是,刺客刺杀时,外面的士兵已经被惊动。在这种有高手护卫,士兵团团包围的情况下,对方还能成功杀了慕王爷……

    若说内部没有人帮忙,慕璟辰是不信的。而这个内部的人,不是守在慕王爷营帐外的慕王府亲兵,就是凤仪长公主派遣去保护慕王爷的人。

    至于为什么不怀疑暗影……

    影楼对暗影的“控制”十分严苛,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替换掉影楼的暗影,这对外面不清楚影楼情况的人而言是很困难的。

    但也不是做不到……

    看来,他还得让人去查查两个被杀暗影的情况……慕璟辰想了想后,便对李巍道“我的想法?我的想法只有一个,那便是,当时的情况就算有问题,现在来查,也有些?晚了。”

    可不是,距离慕王爷被害,已经有差不多半个多月的时间了,不仅当时目睹参与护卫的具体人员,难以悉数考证,营地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动。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勘察出刺杀慕王爷的人,是不是有军营里的“自己人”,会十分困难。

    不过就算困难,也必须去做,毕竟慕璟辰不会让自己的父亲就这么死了。

    只是这件事,他只会暗中去做,明面上,他绝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李将军,你跟着我父王多年,当知道他心中最大的愿想,便是家国康泰,李将军若记着我父王的恩情,便和其他两位副将军一样,去北关,襄助北安候吧。”

    慕璟辰这话说的比较委婉,但李巍是慕王爷身边的人,经常出入慕王府,对慕璟辰的情况,也不像外人那般稀里糊涂。

    他知道慕璟辰的纨绔是慕王府为了自保,而做出的一种伪装,真正的慕璟辰,绝对不像他表现的那般不知世事,只知享乐。

    所以在没有旁人的时候,他才会多问那么一句,看看慕璟辰对慕王爷的死有何想法。

    现在看来,慕璟辰的确是有想法的,只是这想法,他不能说,自己作为慕王爷的副将,也不能说,毕竟上面那位,也是有可能会对慕王爷出手的人。

    总之,为了不打草惊蛇,也为了更好的继承慕王爷的“遗志”,他李巍作为慕王爷的副将,能做的,就只有替慕王爷击退北戎了。

    “末将明白了。”李巍抬起双手,对慕璟辰作了一揖,“只是末将一直都是追随王爷的,王爷心中除了国外更有家。长公主和世子爷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末将若不能安全的将你们和王爷的灵枢送回京城,末将也无法和周奎他们一起安心前往北关。”

    “也好。”慕璟辰敛眸道,“路上有你护送,我们也更放心些。”

    “世子放心。”李巍再度矮了矮身子,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议事营帐。

    慕璟辰在李巍走后,对着营帐的暗处看了一眼,一道黑影便悄无声息的在角落里现出身来。

    “影魍,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慕璟辰道,“顺便你也清理一下,看看楼中到底有多少人,是身在大宁,心在梁的。”

    当初二长老协同丹朱等人叛乱,慕璟辰就怀疑他们背后另有势力。

    为此,他不惜让云若夕以为他失忆,也要查出二长老他们身后的人。

    可没想到,他坚持到云若夕差点就不要他了,他却还是没能找出二长老背后的人。唯一能肯定的,只有丹朱效忠的对象不是二长老,而是其背后的势力。

    不得不说,这股势力对影楼的渗入比他想象中的深,也比他想象中的早。

    “对方应该是在我进入影楼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影楼的存在。”慕璟辰道,“而且我怀疑这股势力,来自西梁。”

    西梁的实际操控者是高月太后,虽然拓跋焱也有很强的影响力,但以慕璟辰在这一年里和拓跋焱相处的日常,他看得出拓跋焱行事偏直接狠厉。

    况且对方的布局是在他进入影楼之前,那么比他小三岁的拓跋焱便排除了可能性,而拓跋焱被排除,对大宁一直不喜的高月太后就成了最大嫌疑人。

    只是他没有证据,且就算掌握了证据,也不一定能把所有人都清除掉。除非……他不计代价的,亲自出马,对每一个人影楼的影子都使用摄魂术。

    可莫说影楼格局如蛛网,每个暗影和明影延伸出去的影子都遍布天下,数量庞大,他挨个查得查上很长的时间,就算真去了,对方既然和二长老有这么深切的合作,未必不知晓影楼摄魂术的一些破绽。

    何况这一次雪国之行,慕璟辰也清楚了摄魂术的来源。西梁大光明教的神启术和摄魂术同出一家,高月太后未必没有掌握。

    而高月太后如果掌握了,她手底下派出去混入影楼的人,自然会知道该如何应对摄魂术的审查。

    总之——

    “用摄魂术这种方式未必能行得通,但人只要做了什么,就一定会留下痕迹。”哪怕是以隐匿出了名的影楼暗影,在做事的时候,也不能说完全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主子的意思,是顺着那两个死去的暗影,往后面差?”影魍面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丝毫情绪,但面对慕璟辰时微微低颔的头,却彰显出了他对慕璟辰的尊敬。

    “没错。”慕璟辰道,“你联系一下影五,让他暂缓其他事宜,联系我们在北戎的探子,全力支援北安候击退北戎的进攻。”

    因为西梁已经开始起兵,虽然还没有正式宣战,但所有人都知道,不会等太久了,这个时候,要是北戎的战事还在连连被击退……

    就算有慕王爷的死刺激,西北关的将士,也不一定能坚持下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