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4793-39066473/

第一百五十九章 皇后,低声下气求她
    第一百五十九章 皇后,低声下气求她

    “有何不敢的?本宫很凶?”

    端木雅望鸡肉抽搐了下,轻笑道“皇后娘娘您多想了,没有的事,您和温柔。”这样的话她还真的敢问,明明就是一条毒蛇,非要在这里装模作样!

    “既然如此,还不过来坐下?”皇后听得笑了,温柔的道“小时候,你可很粘着本宫的,见了本宫,便很是高兴的,怎么长大了便对本宫生疏起来了?”

    小时候?

    听皇后提起小时候,端木雅望很想说,原主不是看见她高兴,是看见她身边的南宫悠然高兴,她真是太过自作多情了。

    “皇后娘娘,雅望方才在房里坐多了,不累,您坐着便好。”被她与南宫朵儿夹在中间,她会如坐针毡的。

    她没有虐待自己的习惯。

    “你什么意思,母后让你坐你还不坐了?”南宫朵儿冷声道,“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

    “朵儿,不得无礼。”皇后皱眉道。

    南宫朵儿很不服气,不知想到了什么,才收敛了脾气。

    “你这孩子,真是越来越客气了。”皇后看着端木雅望,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模样,“雅望,你可知本宫找你,所为何事?”

    端木雅望“不知。”

    皇后看着她,眸子一转,轻笑着道“不妨猜猜?”

    “恕雅望愚笨。”端木雅望是真的不知道“雅望猜不出来了。”

    “哼,你还在这里装糊涂!”

    南宫朵儿性子急,再加上她嫉妒厌恶端木雅望,猛地拍案而起,“你以为你装糊涂,瑜儿姐姐的事情,就能这样相安无事的过去了么?”

    竹瑾瑜?

    竹瑾瑜怎么了?她如果出事,关她什么事?

    端木雅望眸子冷凝,“敢问公主殿下,我对竹小姐做什么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难道忘了你中午教唆那个小老头用真火烧伤瑜儿姐姐的事情了?”南宫朵儿气急“你可知,因为那个小老头的举动,瑜儿姐姐现在都要毁容了!”

    南宫朵儿怎么都想不到,竹瑾瑜灼伤了一点,后果会如此严重。

    本来不算大的灼伤伤口,但是,无论用什么药都不管用,而且,那些伤口像是有感染能力使得,不断的扩散。

    现在,才多久,竹瑾瑜几乎整张脸,和两只手臂都焦黑焦黑的了!

    端木雅望冷笑一下,“公主殿下,敢问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教唆人烧伤竹小姐了?”

    毁容?

    那敢情好啊!

    自作孽不可活!

    也不用她收拾她了。

    “还说没有!如果不是你教唆,那个小老头他会对瑜儿姐姐出手么?”

    “他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端木雅望扯一下嘴角,“毕竟,竹小姐可是一个四阶灵师,你们二人合力攻击我一人,如果他不出手,难道任由我被你们杀了么?”

    “胡言乱语!”

    南宫悠然听到这里,怒而拍案,站起来怒视端木雅望“ 明明是你嫉妒被殿下喜欢瑜儿,嫉恨瑜儿漂亮,故意找人毁她容貌!”

    端木雅望一听,侧眸看向南宫朵儿,“太子殿下,这些话,是谁说的?”

    中午她和这样还有南宫朵儿交手的事,本来就是她们有错在先,她原本以为这件事她们是肯定不会声张的,所以,对于他们出现在这里,她才觉得奇怪。

    然而,她想不到,她们竟然如此无耻,编了另一个版本,让皇后给她找晦气来了!

    察觉到端木雅望的目光,始作俑者南宫朵儿眼神没有丝毫闪躲,理直气壮的搭配“本公主说的,怎么,你敢做,难道还不敢让本公主说了?”

    “好了朵儿。”皇后优雅拧眉,“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端木小姐不是这样的人,又要胡乱猜测。”

    假惺惺!

    端木雅望听着,几乎想吐了。

    “端木小姐,其实,我们这次来,并非是想追究什么责任的。”皇后温声道“只是,瑜儿还很年轻,容貌对一个女子来说很重要,所以,本宫希望,你能帮帮瑜儿。”

    她有没有错,他们凭什么追究她的责任?

    还有,叫她帮忙?

    他们当她是圣母啊!

    这样之前这样对她,还让她帮她?

    端木雅望暗暗嗤笑,脸上不动声色的道“皇后娘娘,竹小姐如果身子有事,应该找御医找大夫才是啊。宫里不是有很多御医么,而且竹小姐也出声医术世家,如果他们都没办法嘛,找我一个废物,也是帮不上忙的啊。”

    皇后眸子一闪,脸上的笑容不变,道“雅望,瑜儿是被真火灼伤的,寻常烫伤药和一般的炼药师练出的烫伤丹药对伤口一点用处都没有,只有灵力和出手者相同,又或者高于出手者炼制的药物,才会有用。”

    端木雅望一脸不解的模样,“既然如此,那就更简单了,臧月阁高人如此多,随便找一个,应该就能炼制出极品烫伤药了吧?”

    “你还在这里装?”

    南宫悠然连连拍案,桌上的杯子水壶受震,一跳一跳的,“我们已经找人诊断过了,那真火蕴含的力量非常强大,至少是灵尊级别的。如此高的人才,我们去哪里找?”

    端木雅望依旧笑,“哦?是么,那个小老头的灵力有这么强大么?我不知道啊。”

    皇后一眼能看出她在撒谎了,但脸色还是不变,她笑道“端木小姐,不知者不罪,我们也知道你没有想要害瑜儿的意思,不知,那个小老先生叫什么,家住何处?”

    皇后要亲自出马求人?

    端木雅望扬眉,偏不如她意,“他叫梵经,家住何处我也不太清楚。”

    皇后也不知道有没有信端木雅望的话,垂眸叹息道“整个大陆,怕是都找不出比他能力更好的人了,我们想找他帮一个忙,然后瑜儿的伤情便有救了。”

    话罢,她温声道“雅望,你就去找一下那个小老先生,帮本宫问问那个小老先生愿不愿意出手帮忙如何?”

    端木雅望真的很想去看看竹瑾瑜到底被伤成什么样了,竟然让皇后如此低声下气的求她帮忙。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