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056-44730107/

837 鲁道夫副院长之死
    告死蝴蝶的本质,是无视修为差距,以寿命小概率换取敌人精神和肉身死亡的即死技能。

    分子是一年,分母是被诅咒者的剩余寿命。

    威尔的寿命是七万年,所以即死的概率是七万分之一。

    这个技能强是强,其实也就是那种程度了。

    只能让精神和肉体死亡,如果敌人精神和肉体死了,都还能复活呢?

    比如拥有复活币的威尔?拥有“神格”的伪三级强者?拥有信念之魂的三级魔王?

    而且分子最大只能是一年寿命,无论多么精通都无法增加,且一旦用出,使用者必死。

    虽说如此,可还是一个很强大的技能。

    甚至能威胁到魔王。

    为什么呢?

    魔王确实拥有堪称永恒的生命,但那时因为信念之魂的存在,魔王的肉体和精神还是会随着时间凋零的,还是有寿命的,所以告死蝴蝶还是有可能重创魔王的。

    “你居然会这个失传的技能?”威尔心中惊讶无比。

    威尔确实会许多巫术,但会再多巫术,也是需要学习的,很可惜威尔学习巫术的地方并没有告死蝴蝶这个巫术。

    所以威尔一开始并不知道鲁道夫打算用什么巫术,也没有打断鲁道夫的施法。

    而且告死蝴蝶这个巫术的运用,是有着许多条件的,如果不是威尔想看鲁道夫到底打算用什么巫术攻击他,他根本不可能中。

    如果告死蝴蝶能随意用,可以轻易的诅咒敌人,那魔王之类的岂不是可以随意使用了?反正它们又不在意精神和肉体寿命耗尽而死去。

    人类一方的三觉巫师没有信念之魂,凭什么和魔王对抗?

    “有史以来存在的所有巫术之中,告死蝴蝶也是最为奇异的那几个之一,能够见识到这个巫术,也算不枉此行了。”

    告死蝴蝶这个巫术,威尔已经学会了。

    有着真实之眼和“维网”的他,鲁道夫的一举一动在他面前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且所有的动作、魔力的运转、精神力的调动在他眼里如同放慢了亿万倍一样。

    想要推导出告死蝴蝶这个巫术对于威尔来说并不难。

    或者说,任何在他面前毫无遮挡使用的巫术,他都可以秒学。

    “秒学技能,有着空间能力,难道我要成为复制巫术威尔?开罗帝国有名的五五开?”

    威尔在石桌旁坐了下来,倒了两杯茶,“来,我们喝一杯。”

    鲁道夫奇怪的看着威尔,“你为什么能这么冷静?”

    “你估计只剩下几十年的寿命吧?几十只告死蝴蝶,那么小的概率,我并不觉得我会死,如果死了……只能说我运气不好。”威尔把其中一杯茶推向鲁道夫,“反正无论结果如何,你都是要死的,不如坐下来冷静的喝一杯,怎么样?”

    “……也是。”

    鲁道夫也在石桌旁坐了下来。

    “鲁道夫,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已经注定死亡,我也在生死之间徘徊,现在的我们,都应该能够冷静的坐下来好好谈谈了,所以……”

    威尔看着鲁道夫,“你难道没看到开罗帝国的变化吗?这份变化你也要否认吗?”

    鲁道夫怔怔的看着杯中的茶,久久没有言语。

    过了好一会儿,鲁道夫长叹一口气后,说道“威尔帝,你确实是在追求你的正义,你也确实的让开罗帝国变得更加的强大了,更加的繁荣了,某种意义上,你是成功的。”

    “只是某种意义?”

    “你有想过一个问题吗?你花费了数百年时间建造起来的开罗帝国,毁灭需要多长的时间?”鲁道夫问道。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的。”威尔沉声道。

    “开罗帝国的人会越来越多,三等学徒、一级巫师,甚至是二级巫师,如果他们有了争执呢?他们其中某个人心理扭曲呢?你总不可能能永远的压制所有人的境界吧?”

    鲁道夫看着威尔,“这个世界能够承受的强者是有限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战争,越是强大的力量,造成的破坏越是大。”

    “你的国家越是繁荣,你付出的时间和精力越是多,当毁灭那天到来的时候,你也越是悲痛和绝望。”

    “你不可能保证所有的强者都和你一条心吧?总有些不在乎性命也要与你做对,也要破坏你心爱之物的疯狂家伙吧?”

    “你不是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吗?”

    “所以你才会杀死不听话的三等学徒,让上千三等学徒减少到一百多名。”

    “所以你才压制着一级巫师的诞生,开罗帝国那么多名三等学徒,过了这么多年,按照比例来说,怎么也得有十几名一级巫师了吧?”

    “你所谓的和平和正义,不过是把国家的发展当作游戏,把普通人当作道具,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自我满足。”

    “你嘴上喊着人人平等,哪怕最后实现了,也是除你之外,信仰你的人之间的平等,你永远不会让能够威胁到你的存在诞生,也不会允许不信仰你的人变强。”

    最后,鲁道夫深吸一口气,“难道你没发觉吗,你已经成为了你最讨厌的那种人吗?”

    鲁道夫的话听上去挺有道理的,某种意义上也挺有道理的。

    这些问题,也是威尔一直以来思考的问题。

    至于答案嘛……

    暂时还没思考出来。

    不过这不是不作为的借口!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完美的答案,如果事事都必须有完美答案才行动的话,那什么都不用做了,直接等死得了。

    可能以后事情会如同鲁道夫所说的那样发展,但如今,开罗帝国在威尔的带领下确确实实的变强了,国民确确实实的更加的幸福了。

    “屠龙者终将成为龙吗?”

    威尔以后会成为挡在人们面前的巨龙吗?

    “我可能会变成那个样子,会如同你所说的那样堕落,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任由巨龙破坏、毁灭、压榨人民?”

    “至少在勇者堕落成为巨龙之前,人们能够享受一段美好的时光,这就够了。”

    正如古代的王朝不断更替,难道因为新建立的王朝最终也会腐烂掉,所以就不反抗了?不建立新的王朝了?

    没有这样的道理!

    最后一只告死蝴蝶从威尔体内飞出,在半空中消散。

    威尔并没有死。

    “看来我的运气不错。”威尔笑道。

    “威尔帝,你这份绝对的正义,这份对人类多度扭曲的爱,终将会化为吞噬这个世界的黑暗,把这个世界都拖入深渊之中。”鲁道夫的最后一点气息消失了。

    威尔静静的看着趴在桌面上,如同睡着了一般的枯槁老者。

    鲁道夫,这位杰洛魔药学院的副院长,活了五百多年,融合了四个巫阵的强大晶化巫师,死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