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354-44730167/

819真情
    终于,七日之后,原本一直是昏迷不醒的人,悠悠转醒了。

    她微小的动静,让边上的侍女一瞬间激动到呜咽,连忙让边上的另一个侍女冲出房门报信了,而她也是忍不住道: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

    纳兰邻沁刚刚转醒,就听到这种聒噪,实在是有些烦躁:

    “好了好了,别哭哭啼啼的了,跟你主子已经死了一样,晦气!”

    被纳兰邻沁一凶之后,侍女也是根本就不敢说话了,她怎么就忘记了,小姐的脾气素来都是不好的,自己一不小心也就会挨骂。正是因为如此,她素来行事包括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可因为她生病了,这些天,实在是看起来虚弱得很,终于醒过来了,她能够不高兴么?

    自然不是不高兴的。

    一时间太过激动,于是也就是失了分寸,被骂也是常事了,只是现在还是有些委屈。

    她分明是关心小姐才会这样的。

    如何小姐……

    算了,她只能是道:

    “小姐,奴婢知错了,小姐。”

    纳兰邻沁挥了挥手,一脸不想搭理她的样子:

    “行了行了,别在那里惺惺作态,谁让你委屈了么?一副眼泪要砸死人的架势。你赶紧下去吧,我看到你那颓丧脸就觉得心烦。”

    她驱赶癞蛤蟆一般,把她赶了出去。

    纳兰微元,一进门,就看到一个侍女含着眼泪下去了。

    他的听力也不差,自己女儿的脾气他也是知道的,不过:

    “大病初愈,怎么了,火气就这般大?”

    他虽然是这么说,却没有任何责怪的意味,在他心里,侍女毕竟再好,也就只是一个侍女,他从来不会放在心上。

    就算是受了委屈,他也没有必要替侍女讨回公道。

    开玩笑,侍女难道的职责,不就是让自己主子开心么?

    而若是自己说了邻沁那么几句,怕是那丫头又要恼火,自己反而是要去费心费力去哄孩子。

    “爹爹!”

    看到纳兰微元来了,纳兰邻沁眼睛都亮了。

    在外,又何尝是不想家的,她自然也是时常想起家里。

    以前都没有觉得家里有多么好,只有在外面了,才知道,在家里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虽然很多地方都能够解决居住的需求,可是还是在家里的感觉最是安心。

    “哎!”

    纳兰微元应了一声。

    七天前,看到她一副好像是濒临死亡的模样,他这个老父亲的心里,甭提有多么疼了。

    现在人还是好好的,这就足矣了。

    要知道,旁人不知道究竟他心里是什么感受,他如何能够不知。

    毕竟是亲骨肉,若当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怕是和在心脏之上,割下来一块肉,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确定人是好好的,还能够如同当初那般脆生生地喊着自己爹爹,那种感觉,倒是让人颇为感动的。

    他好不容易把热泪忍了回去,眼眶之中的感动,还是泄露出来。

    那隐约的泪光,在纳兰邻沁的心里,也是产生了极其大的波浪:

    “爹爹,你哭了……”

    爹爹从来都是极其坚强的人,何曾在她面前哭过。

    而现在,自己看到的,又并非是虚假的。

    一叶清寒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