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645-40120265/

第四百一十八章 就学
    “杨卿所析确是有理有据,朕现下已是安心不少!朕适才所询两翼奇兵可是准备妥当?”

    朱由检接着发问道。

    “回禀圣上,卢学士与登州均已准备就绪,只待时机合适随时便可出征!”

    杨嗣昌拱手回道。

    “好!现下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一战一旦成功,我大明边患尽消,也将省下大批钱粮物资用于改善民生,至少若干年内,我大明无战乱之忧矣!”

    想到不久之后,大明内忧外患大部消除,朱由检的心情顿时变得愉快起来。

    这次只要将建奴彻底打残,再顺带着将辽西将门一起裁撤掉,那每年就会节省下五百万两以上的巨大支出。

    而且关外大片肥沃的土壤也可以将山陕一带的灾民迁移过去,此消彼长之下,大明的财政状况将会得到彻底改善。

    对于战后八旗的安置,朱由检打算采取异地分置的办法,把人数并不算多的建州女真移往内地其他省份,这样过不了几代,这些女真后裔就会逐渐被汉化,从此成为大明的一分子。

    “启奏圣上,不知此次招臣等入宫所为何事?还请圣上予以明示!”

    侯恂的插言打断了朱由检的思绪,他这才想起今日召集群臣入宫的目的。

    “唔,呵呵,朕只顾思虑其他,倒是将今日之事给忘记了。朕之所以将众卿招来,是与太子有关。”

    朱由检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想看一下众人的态度和反应,果然,一提到太子,殿内众臣都是搭起了十二分地精神,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自己。

    “太子数年来受教与东宫两位师傅,学问品行自是令朕甚为满意,将来大明交于太子,朕也甚是安心。太子今年已满十二岁,为使其对大明民间有所了解,多多接触宫外之事物,不至将来不识民间疾苦,故而朕决意,自下月起,太子将以别名入国子监内读书,直至十六岁为止,期间与寻常监生一般无二。”

    朱由检在众臣满是惊异的注视下宣布了这个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臣反对!东宫向为国之根本,既有名师大儒指点东宫学业,何须再于宫外交通!况且白龙鱼服素来乃是大忌,若是太子出宫之事为有心人所知,万一有人欲对太子不利,一旦国本动摇,可谓大祸至矣!对圣上此等有违祖制之断,作为臣下若不加以劝阻,传扬出去,岂不让士林之众以为殿陛之下皆为巧言媚上之佞臣!”

    礼部尚书张国维率先站出来打破了殿内的沉寂,对朱由检的这个有些轻率的决定表达了强烈的反对之意,同时也隐隐将矛头指向了素有媚上之名的温体仁。

    不管张国维到底出于什么原因反对此事,但他的理由却是很站得住脚,并且也代表了殿内大部分人的态度,所以并没有其他人站出来对他进行反驳。

    “臣附议张部堂之言,此事圣上还需慎重考虑。此前坊间便有圣上轻纵太子随意出宫之传言,臣因并无亲眼目睹,故而无从劝谏,但从今日圣上之行举看出,传言应是不虚!作为一国之君,其一言一行应以持重端稳为日常,飞扬跳脱之行断不可取!还望圣上慎思之!”

    右都御史施邦曜起身施礼后正色道。

    平日里言行举止极为端肃方正的施邦曜,最注重的便是一切要按既定之规行事,朱由检这种天马行空般的想法让他颇为不喜。

    虽然平时他对张国维这种伪君子极度看不上,但本着对事不对人的态度,这次他还是选择站在了张国维这边。

    “老臣附议施宪台之言!圣上屡次三番擅改祖制,长此以往,祖宗之言已成废纸一堆!此等行径恐招天下非议!”

    一直冷眼旁观的王应熊也站出来对朱由检的决定表明了态度,并且也借机暗暗指向了朱由检此前的一些举措。

    “遣太子出宫读书实非明智之举,东宫贵为储君,岂能随意与闲杂人等久处。况太子年少,心智阅历尽皆欠缺,若是被心术不正之人蛊惑,此非国之福也!”

    另一名阁老张至发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这几名重臣反对的理由都不尽相同,但却都很有说服力,若非朱由检是穿越者的话,这番劝谏很可能会使他对自己的决定产生怀疑。

    现在殿内众臣中还剩下温体仁、杨嗣昌、范景文、侯恂、倪元璐没有表态,但从这几人的神情上看,大多数对此事还是持反对态度的,只不过碍于皇帝的颜面,所以并未出声附和张国维等人的意见。

    “臣附议圣上之断!圣上乃不世之明君,此前种种施政已充分验证此一点。事实证明,圣上无论有何种举措,其中必有深意,且最终其效甚佳!此次东宫出外就学一事亦为同理,还是烦请圣上为我等解惑之后再做他论吧!”

    就在朱由检准备将附带的条件讲出来的时候,温体仁抢先一步站了出来,旗帜鲜明地倒向了他这一边。

    “呵呵!首辅何须明言?坊间有传言,大明首辅如泥胎木塑一般,更甚者竟有应声虫一说,果然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张国维毫不客气地冲着温体仁嘲讽道。

    “部堂此言意为圣上昏庸否?堂堂礼部尚书,竟对愚夫愚妇之传言津津乐道,如此做派与身份相符否?作为朝廷重臣,需要以坊间谣言为立身之本否?为大明效力,要以似是而非之传闻做准则否?如此一来,置圣上以何地?部堂上述言论用心何在?”

    见到张国维接二连三的明朝暗讽,老温的阴狠性子登时发作,一连串诛心之语脱口而出,张国维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之极,殿内其他人也都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着二人。

    诛人诛心,温体仁这番话狠辣异常,就差直接明着说张国维没把皇帝放在眼中了。

    也是张国维自己作死,借着议事之际,屡次三番挑战老温的底线,这回终于彻底把老温给惹毛了。

    “好了好了!温卿切勿失了风度,也无须计较坊间流言。卿之所作所为朕向来看在眼中,内阁有卿执掌,朕甚是安心!太子之事诸卿劝谏也是出自公心,朕心中有数。适才朕还未讲完,关于太子出宫就学之事朕还有他想!”

    温体仁的话语成功的挑起了朱由检的怒火。

    该寻个由头把这个张国维打发回老家了。

    这厮除了对别人阴阳怪气、说三道四之外,对于朝廷大政方针没有提过一点建设性的建议,属于那种典型的旧有官僚。

    这种绊脚石也该挪挪地方了,待议事完毕,寻个理由打发他回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