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5695-41391916/

忘尘番外(二)
    寺里的气氛自我出生以来一直很好,大家生活在小小的寺庙里,看着各式施主来来去去。

    ——直到有一天闹了鼠灾。

    最先发现鼠灾的是空圆师兄,他发现寺庙的后厨里有一大窝老鼠,它们灰色的皮毛油光发亮,在被发现没多久,就如同一股黑色的浪潮一样不知溜到了哪去。

    当我们把消息报告给方丈的时候,他慈眉善目的脸终于显出了凝重的神色。

    没过多久,方丈便下令全寺捉鼠,而我作为其中的一员,很快加入了除鼠的大队。

    我和空圆师兄分到了一组,一起负责喷老鼠药,和探寻老鼠藏匿之地。

    除鼠的成果是显著的,我们把厨房和住所的老鼠都捉了个七七八八,老鼠药也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喷了不少,味道虽然难闻,但鼠灾却的确被大幅抑制了。

    但是慢慢的,我却感觉到了很不对劲。

    除鼠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月,鼠杀了有几千只,可就像杀不完似的多。

    今天清理过的地方,明天往往又是一窝,这些鼠的数量多的有点诡异,仿佛全山的老鼠都集中到了这里一样。

    空圆师兄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终于有一天,他来找我,给了我一个纸条,叫我快跑,离开这座寺庙。

    我不明白为什么,自然没按着他说的做,他似乎也没时间再跟我说别的,而是急匆匆的走了。

    没想到,自这以后,竟是永别。

    三天以后,我在草丛里发现了他残破的尸体。

    也就是从那天起,我真正意识到了不对。

    方丈似乎变得越来越阴冷,他很少走出院落,而且也开始严格禁止捉鼠,我能感觉到他混浊的目光和须眉间隐藏的贪婪。

    这是从来没有的异样。

    往后几日,大家似乎也变了,沉默成了常态,张口说话也是尖细的可怕,而且越来越少出门。

    我慢慢觉得阴森。

    某一天黑夜,我忘记拿一个施主求的香烛,正想着去方丈院落里拿时,却在他的窗沿下看见了个巨大的影子。

    那影子映在月光下,让我看清了它的真正面容。

    那是一只巨大的老鼠精,我无法用词来形容他的狰狞。

    当我看见它慢慢施诀变成方丈的样子时,才突然明白了空圆师兄的死因和大家的异常。

    我按着惊恐万分的心慢慢离开了方丈的院子。

    那天晚上很黑,寺庙上空似乎在弥漫着灰蒙蒙的死亡的雾气。

    回到院落,我翻遍所有佛经典籍,却找不到抵御之法。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空圆师兄的那张纸条。

    当我捋平那张被揉成一个球的纸,那上赫然写着:

    在周围画满它的天敌。

    ……

    我将墙上都画满了猫头鹰,写下最后一篇日记并烧毁我发现的所有线索。

    我想活下去,并为大家报仇。

    ……

    这两天我总感觉有阴冷的目光盯着我。

    我知道,该轮到我了。

    那是一个狂风暴雨的夜,雨点肆虐着大地,我呆在屋子里。

    我看见那影子跃入我的屋子,并慢慢向我走来。

    我回头下意识的向后看去,却只看见了血红一片。

    雷光照得我的脸色惨白。

    我还是死在了那个暴风雨的夜里。

    死后的我并没有消失,而是看着一个叫009的人重复我的路。

    在死后,我明白我只是个副本人物,一切都是虚无。

    可我还是不甘心。

    不甘心让我无法消失,而是看着那个人一遍遍死去又复活。

    当最后一次,我看见那老鼠终于惨死在猫头鹰的利爪之下时,我笑了。

    我知道我的身体正在慢慢消失,我的存在将了无痕迹。

    但是,我亲眼看见害死方丈和大家怪物惨死,就算身死,也了无遗憾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