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5919-43682834/

795、你随意(1更)
    被云淮这样问,徐嘉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先前的话有些欠妥,又是当着两个男人的面,她当即烧红了脸,“借……呃不对,不是借,是请,请十三帮个忙。”

    云十三正想说自己闲得发霉,随时都能出去玩儿,就听云淮冷不丁来了句,“他没空。”

    云十三只好兴致缺缺地闭上嘴巴,不敢驳师父的话。

    “这样啊!”徐嘉遗憾地看了眼十三,“那你什么时候得空?”

    云十三瞄了瞄师父的表情,不敢吭声。

    “你若是等着他,只怕李氏就要被休了。”

    云淮的话,让徐嘉醍醐灌顶。

    对,自己见李氏的目的,就是要赶在冯川写休书之前说服李氏,让她出面澄清这件事与自家兄长无关,一旦冯川写了休书李氏被赶出大长公主府,那么兄长这罪名就彻底坐实了。

    想到这儿,徐嘉面色沉了沉。

    这时,云淮站起身来,抬步朝门边走去。

    云十三赶紧跟傻站着的徐嘉递了个眼色,低声提醒她,“快去呀!”

    徐嘉很快回神,就见云淮站在庭院里面拿着花洒浇水,她小跑出去,站在他旁侧,声音有着说不出的局促,“咱们趁夜再去,须得准备一身夜行衣,那个……云家主的尺寸是多少?”

    屋里,云十三听到这一句,想着自家师父哪需要什么夜行衣啊?师父那轻功来无影去无踪的,即便是不做任何遮掩,也照样不会让人发现他的踪迹,更不会让人认出是他。

    然而下一刻,云淮的话就让云十三险些一个不稳栽在地上。

    因为,师父真的把尺寸告诉了徐姑娘!

    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别说只是夜探大长公主府了,夜探皇宫师父都不需要蒙面穿夜行衣的好吗?

    唉,为什么感觉一碰上徐姑娘,师父就娇弱了许多?衣服要人缝,饭要别人做,就连出去探个风,都要穿夜行衣了。

    十三坐在桌前托着下巴,透过窗缝望着外面那二人,神情很是郁闷。

    ……

    夜行衣不用太复杂,徐嘉拿到尺寸之后,回府就让墨香悄悄出去找裁缝。

    她用了饭,正打算看会儿书再睡一觉等夜幕降临,就听到外面传来紧张的声音。

    “夫人,您慢着些。”

    是徐夫人身边的蔡嬷嬷。

    徐嘉从美人靠上直起身,还没来得及亲自迎出去,徐夫人就已经挑帘进来,脸上是一片惊慌和害怕的煞白色,“嘉嘉,你哥哥怎么了?”

    先前听到蔡嬷嬷的声音,徐嘉心中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

    虽然她已经吩咐了下人们尽可能地瞒着她娘,可这事儿闹得太大了,如今上街走一趟,哪哪都是关于镇西侯世子与冯夫人李氏的香艳传闻。

    揉了揉额角,徐嘉起身将窗边的竹帘卷上去,这才回来坐下,亲自给徐夫人倒了茶,“娘,您先喝口茶。”

    儿子生死未明,徐夫人哪有那闲工夫喝茶,她没接,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徐嘉,“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能瞒着我呢?”

    徐嘉无奈,将茶盏放在小几上,“我刚知道不久。”

    “还想瞒我。”徐夫人轻嗤,“我先前都问清楚了,你一早就知道,让下人们缝了嘴巴不告诉我呢!”

    “娘,这事儿关乎哥哥的清誉,我这也是怕您担心。”徐嘉说“不过您放心,我已经在想法子了,很快就能将哥哥救回来的。”

    “救回来有啥用?”徐夫人蹙着眉头,“他那名声可全毁了,我听底下人说,你哥哥是酒后轻薄了冯夫人,现在国丧,到处禁止饮酒作乐,他偷着喝也就罢了,还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这要是让你爹知道了,非得气死!”

    徐嘉不敢跟她娘解释徐恕其实跟这件事儿没什么关系,是沁水大长公主为了把自己摘干净,想找个替罪羊,所以抓了哥哥,之后再给他猛灌酒,只尽量劝慰“您先别着急,我这不是在想法子了吗?到时候,指定又能把哥哥救出来,又能把他的名声洗干净。”

    “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别出去瞎掺和。”徐夫人不赞同地看着她,“上次去北疆的事儿,你爹在来信上就已经很生气了,这次我可不能再任由你胡来,好好在家待着,我刚让人去大长公主府递了帖子,不管恕儿做没做过,冯夫人的名声终归是不好听,我得亲自登门去赔个不是。”

    徐嘉原本想阻止她娘,可一想,大长公主既然铁了心要让兄长做替罪羊,那她肯定不会接下这个帖子。

    果不其然,前去递帖子的丫鬟很快就回来了,苦闷着脸对徐夫人道“夫人,那边的人不肯接咱们的帖子,说如今不想见到镇西侯府的任何人。”

    徐夫人一下子沉了脸,“怎么着,这事儿没头没尾的,屎盆子就想往我儿子头上扣?衙门办案还有个章程呢,公主府说扣押就扣押,未免太不把我镇西侯府放在眼里了!”

    她说着,怒气冲冲地站起来。

    徐嘉意识到她娘可能要换上诰命服去衙门击鼓鸣冤,忙一把将人拉住,“娘,您先冷静一下。”

    “我冷静不了!”徐夫人面上好似盖了一层乌云,“咱家就恕儿一个嫡子,要就这么被流言毁了,等你爹回来,我有什么脸面对他?”

    徐嘉下意识看了眼徐夫人的腕上,凤血玉珠串还在,她宽了宽心,将徐夫人摁坐在圈椅上,温声细语道“一天,就一天的时间,娘先稍安勿躁,过了今晚若是情况还没有好转,到时候我陪您去府衙击鼓鸣冤,如何?”

    徐夫人狐疑地瞅着她,“你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这您就甭操心了。”徐嘉粲然一笑,“我有自己的法子,娘只管相信我就成。”

    ……

    傍晚时分,墨香带着两套夜行衣回来。

    徐嘉用了饭,拿上夜行衣就出了府直奔后街。

    像是早就料到她会来,大门一直开着。

    徐嘉畅通无阻地走了进去,云淮正在灯下看书。

    听到脚步声,头也没抬,淡声道“迟了。”

    徐嘉有些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儿,耽搁了。”

    她娘一直坐在她屋里,她是晚饭后才脱的身。

    “这是根据你的尺寸做好的夜行衣。”徐嘉将布包放在桌上,动手打开,把云淮的那件取出来递给他。

    云淮搁下书,接过夜行衣,起身就去了卧房,再回来时,已经换了一身黑。

    徐嘉满目惊艳地看着他。

    一直以来,云淮在她脑子里都是白袍翩翩清逸出尘的神仙印象,没想到,他穿上黑色也这么好看。

    哦不,主要是脸好看,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被她这么瞧着,云淮的耳朵尖迅速攀上一抹红,他别开眼,“你不换?”

    “呃……换,马上就换。”徐嘉暗暗吞了吞口水,回头拿上自己那套夜行衣就往外面去,等她推开门,才发现自己错进了云淮的卧房。

    徐嘉顿时想转身出去,就听到庭院里传来云淮的声音,“我在外面等你。”

    徐嘉只得硬着头皮在他房里套上夜行衣。

    出来时,果然见云淮站在大门外面,风姿清俊,背影挺拔。

    徐嘉一再的深呼吸,提醒自己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然后镇定下来,“可以走了。”

    话音刚落,就感觉腰间多了一只温热的长臂,转瞬间,云淮便搂着她飞身上房顶,一路轻功前行。

    徐嘉瞪大眼睛,只感觉到耳边有风呼呼响着,他这轻功的速度也太快了!

    “别说话。”云淮没看她,警觉地看着前方的路。

    徐嘉觉得在这么快的速度冲击下,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落下去摔个稀巴烂。

    她想了又想,忽然问他,“我能抱抱你吗?”

    再不抱,她真要摔下去了!

    云淮似乎沉默了片刻,然后淡淡地嗯一声,“你随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