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6163-44729151/

第三百九十章 解释
    白石麻衣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质问两人的行为,还是该质问西野和树为何在这出现。

    她心里大惊,之后又转变为慌张,西野和树这个样子出现在这让斋藤飞鸟着着实实地看见了,自己之后想要解释她肯定也不会相信,而且西野和树穿成这副模样,白石麻衣恨不得给西野和树来一掌。

    而斋藤飞鸟脑袋里一瞬间闪过许多念头。

    八成他把我当成麻衣样了,首先第一个念头是这样的。

    西野和树能够这样“肆无忌惮”的出现在白石麻衣的房间里,而且还穿着如此羞耻的睡衣,足以证明两人的关系了,况且连白石麻衣都不知道他在这里,看上去西野和树是有这里钥匙的。

    当初的《周刊实话》说西野和树与麻衣样的绯闻果然是真的,那位槻木健人肯定是被西野和树算计了,斋藤飞鸟默默摇头。

    大人的世界啊,真是复杂。

    “如果我是说如果,其实我是来祝她生日快乐的,你会相信吗?”西野和树一脸真诚,看着已经恢复镇静的斋藤飞鸟。

    果然,斋藤飞鸟摇了摇头。

    白石麻衣走过去,狠狠地用手肘打了他一下,自己的生日上个月就过去了,用这个借口,简直捉急。

    “你们是不是?斋藤飞鸟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想了一下还是问出口了。

    白石麻衣一脸羞怯,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而西野和树则是在脑内想了挺多的,最后说道:“没错,我其实是在追求她,今天来是为了弥补上个月没有为她过生日的遗憾,如你所见,我身上这件睡衣是情侣款,那边还有一件,正是我送给麻衣的生日礼物。”

    斋藤飞鸟:“”

    白石麻衣捂着脸,低下头来。

    三人之间的空气似乎无法流通了,场面一瞬间又沉寂下来。

    白石麻衣终于抬起了头,白皙的脸庞此刻已经带着羞红,这样的场景简直是撞破了她的心房,羞耻感溢出。

    “你觉得她会相”

    “难怪呢,上个月麻衣样生日好像不怎么开心。”斋藤飞鸟自顾自说道,“原来是没有和西野桑庆祝”

    “诶?”

    “诶?”

    西野和树与白石麻衣都惊了。

    她不会是信了吧?

    斋藤飞鸟抬起头看了两人一眼,两人相貌风姿般配,西野和树除了那身兔子睡衣,其他倒是挺不错的。

    看上去两人果然成了。

    斋藤飞鸟心里动摇,支撑着乃木坂的重要成员白石麻衣就这样沦陷在爱河里了?

    简直难以置信。

    “麻衣样已经答应你了么?”斋藤飞鸟问,少女正在陷入自己的世界观中。

    “答应了。”

    斋藤飞鸟此刻脑海里只想到了一个场景:孤男寡女,同居一室,干柴烈火,婴儿啼哭。

    她马上摇摇头把脑子里想象地甩开,觉得这种事情说起来太过于矫情,她会变得特别不好意思。

    而且,不知怎么的,现在自己的思绪里有一股莫名失落的情绪,只是淡淡的,没由来的混乱感觉。

    “那今天我要先回去么?”斋藤飞鸟还处于那种状态,脱口而出的话让白石麻衣再次一慌。

    “走什么呀你,晚上你还得和我一起睡。”白石麻衣赶忙拉住斋藤飞鸟的手,朝着她说道,语气竟然带着一丝撒娇意味。

    西野和树心想反正基本斋藤飞鸟也知道了,他也不打算保留什么。

    “我等会就要回去的,你留下吧。”西野和树对着斋藤飞鸟说道,只是这说话的态度变得随意了不少。

    斋藤飞鸟听两人这么说,也点点头。

    她现在脑子里有许多问题想要问白石麻衣,对于晚上留宿之后的女子夜话还是挺期待的。

    老实讲,斋藤飞鸟也没有生气,只是有着好奇。

    之后,西野和树假意喝了一杯水,然后换下了那身兔子睡衣,装扮好自己,准备出门。

    “那下次再见。”西野和树朝着两人挥挥手,“阿苏卡酱也是噢,以后少吃点。”

    西野和树完全已经变成之前对待斋藤飞鸟的样子了,随意开着玩笑。

    我本来就吃的不多好吧,明明刚才这么对我,现在却好像没发生一样斋藤飞鸟暗自吐槽,随后也象征性地摆摆手,说了句再见。

    白石麻衣把她送到门口,西野和树换上自己的鞋子之后,转过身来,看着像是送自己丈夫出门的新婚妻子的白石麻衣,用很细微的声音说道:“等下次了哦。”

    左眼还来了个wink。

    白石麻衣轻啐一口,又说道:“下次你还想扑倒阿苏卡是吧?”

    “这只是个误会,本来要扑倒你的”

    “呸,想得美!”

    “好了,知道啦,下次提前通知你。”西野和树突然伸出手,搂过白石麻衣纤细的腰肢,在她的惊呼中对着她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拜拜。”

    “拜、拜拜”这动作弄得白石麻衣不知所措。

    等到西野和树打开门离去,白石麻衣才缓过神来。

    她想到了什么,一转身,看到了小小地斋藤飞鸟站在走廊的尽头望着自己,眼神充满了疑问与求知,而自己就像是与丈夫亲热被孩子撞破的妻子,散发出一股既羞怯又焦头烂额的味道。

    白石麻衣小心翼翼地走到斋藤飞鸟身边,步子都不敢迈大一步。

    “你”

    “我没看见。”

    “”

    两人的对话被终止在此刻。

    好在,之后一切正常,白石麻衣不去提起这件事,斋藤飞鸟也没在说,两人洗浴好,一起躺到了白石麻衣的床上,现在正是盛夏,晚上的温度也很高,两人身上盖着一条单薄的毛毯。

    斋藤飞鸟今天的睡衣是白石麻衣的,丝质的乳白色小长裙,鸟儿的小腿伸到了外面,白皙的小脚在毛毯上蹭了蹭。

    “麻衣样。”

    “啊?”

    “没事”斋藤飞鸟欲言又止。

    之前看白石麻衣看西野和树的眼神,充满着情愫,看上去两人是幸福合拍,但她的内心却产生了不小的担忧。

    太宰治说: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不会有悲痛来袭。

    斋藤飞鸟一直奉行着此理念,虽然似乎白石麻衣还没“猛烈欢喜”,但小飞鸟已经在为她担心了。

    日娱之花未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