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253-40008274/

第十一章 有客来访
    楉冰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夏知秋哄好,明明她才是年岁小的那个,却要做这种劳心劳力的事,难道她真的太成熟了,像个小老头?

    楉冰惊觉,不会吧……她觉得自己还是挺天真活泼的啊,只是有些话默默地在心里讲就行了,说出来容易被人打。

    嗯,一定是夏知秋太幼稚了,显得自己成熟,而已。

    楉冰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合上手里的书,翻下床,在中衣外面套了一件长袍,抱着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背着剑轻轻出了门。

    坐在灵剑上,风把垂下来的头发吹到了耳后,楉冰也没有去打理吹乱的头发,慢慢飞到了登仙台旁的柳林里。

    这里并不属于任何峰,到了夜晚没有一个人,林子里黑漆漆的,斑驳的光稀疏地透过枝条洒在地上。

    楉冰并没有进到林子里去,在池塘边跪坐下来,打开了抱着的布包,里面装着一把锋利的镰刀。

    池塘的面积很大,也是一片黑蒙蒙的,靠近的时候能感觉到温暖的水汽浸湿手心。

    池塘中央却有几点亮光,慢慢绽放,楉冰知道自己来的时机刚好。

    那是丹书上记载的一种草药,叫“昙莲”,每年只在固定几天的夜晚开放,然后就从莲座上脱落,沉入塘底,化作养料。它是炼丹时非常好的辅助药材,能够将各种草药更好融合,发挥最大的药物作用,还能明目清心,缓解疲劳。

    只是必须在它开花的时候采摘才能保持它的药性,所以楉冰才这么晚出门。

    这是她那个一连十天衣角都没见到的师父下午给她布置的课业,说要成为一个合格的丹修,不能总是靠着库房里的药材,必须要学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说实话,楉冰虽然承认他说得很对,但她清楚看到在说这话的时候,蓍蒿真人眼底里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好的,应该不是所有丹修都这样,应该是蓍蒿真人标准下“合格的丹修”。

    虽然成为丹修的心情没有成为剑修的那么热切,但毕竟是正牌师父布置的课业,她还是要好好完成。

    楉冰坐在灵剑上慢慢靠近池塘中央,在看清了“昙莲”开的花后,不禁愣了一下神。

    真的是太美了,雪白到几近透明的软瓣随意慵懒地垂在一边,像是仙子落下的软纱,花蕊的深处有一点蓝,染料一般由浓至淡地从花蕊中央扩散,在夜晚中,它们自身发着光,好像要与那月亮一同争辉。

    丹书上画的根本没有实物百分之一美。

    楉冰吐槽了一下画师的水平,又吐槽了一下蓍蒿真人的审美。

    当时她还问,昙莲不在雾虚峰,她这样贸贸然地去摘是不是不太好。

    结果蓍蒿真人丢给她一句“啊?那种玩意儿也就有点药材上的价值了,又不好看,留着干嘛?”

    哪里不好看了?!她都想自己养一株,放在那里观赏,就算每年只能看几个夜晚也没关系。

    楉冰举着镰刀,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从哪个角度下刀比较好,她可不想伤到昙莲的花瓣叶子,只能从昙莲底下那几寸的根茎下手,把花从莲座上整个脱离下来。莲座每年还能开花,她可不能一同割下来。

    慢慢磨了半天才割下来一朵,楉冰捧着花爱不释手,后面动作也变熟练了,迅速采摘完毕,小心翼翼抱在怀里,生怕不小心掉了一朵。

    昙莲被采摘后,可以好几个月不枯萎,楉冰决定先把它们装饰起来,等看够了再制成药汁。

    楉冰坐在灵剑上,决定低空慢慢离开,好歹也是摘了别人的花啊,楉冰可没有蓍蒿真人那种“摘了就摘了,他们能拿我怎么样”的厚脸皮,怕被别人看见,低空遁走是最好的选择。

    路过登仙台的时候,楉冰看见上空有一点白光闪了一下,那白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原来是两个御剑的人。

    他们过了昆仑的护山阵法,立刻有两个青衣弟子前来相迎。

    他们缓缓降落,入了楉冰拜入师门那天去过的大殿。

    楉冰好奇地转溜一下大眼睛,这两人看服饰不是昆仑的人,是客吗?这么晚才到?昆仑居然派出了青衣弟子来迎接,还入了那大殿,应该是很尊贵的客人吧?

    楉冰一路想着回了雾虚峰,美美地把昙莲装在一个漂亮的花瓶里,凑近嗅了一下,花香很淡,一点都不刺鼻,比最上等的熏香还好闻。

    楉冰满足地看了半天,上了床塌,借着灯光又看了一会儿书,才吹熄了火,屋子彻底暗了下来。

    而昆仑殿此刻却灯火通明。

    “叶门主,几日前我就收到了你要来访的飞信,其中却没写原由,现在能否让我知道?”

    昆仑门主柏舟君没有坐在最上方的主位上,而是陪着客人坐在殿旁的一张八宝金楠木桌前喝茶。

    他口中所说的叶门主,正是那蓬莱仙门的一门之主,素荣君叶澜,也是江穆棱的师父。

    江穆棱和叶门主赶了几天路,当下有些疲惫,一片黑暗中,周身都是陌生的感觉,让他稍稍有些不适,但也没表现出来,端正地坐在一边喝茶。

    柏舟君都这么直接了当地问了,素荣君也痛快地说出了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

    “我想让贵门新入的那两名单灵根弟子和小徒一同进入崂山地图。”

    “崂山地图?!”柏舟君语气中的波澜显示了他有多震惊。“崂山地图竟在蓬莱?”

    传闻中,崂山地图是修真界大能崂山道人飞升后留下的一个秘境,里面装着道人毕生积累的法宝、秘籍和名药,是无数修士都想得到的宝藏。

    而且,据说崂山道人近一千岁高龄的时候,外表还是十岁童子的模样,所以又为崂山地图设下了一重门槛:只有不过十岁的幼童修士,才进的了这崂山地图。

    “其实流传的还差了两个条件,必须是十岁以下的单灵根修士,至少三人才能开启地图。”

    柏舟君和素荣君对视一眼,均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修真界十岁以下的幼童本来就少,而且实力绝大多数没有到筑基,谁知道崂山地图里面会不会危机重重,要是难求的天才单灵根夭折在里面,对昆仑和蓬莱这样的门派来说,也是莫大的打击。

    “在崂山地图里得到的所有东西都可以归昆仑所有,只需要贵门的两名弟子帮小徒找到崂山道人留下天门丹。”

    天门丹,起死人肉白骨的丹药,若服用者没有伤势,便能恢复身上的残缺。只是丹方已经失传了,全天下,估计留存的天门丹,不过三枚。

    柏舟君看向一旁的江穆棱,这就是叶门主的三年前收的首徒,水属性单灵根剑修,如今早就是练气九阶,若不是因为这眼盲之疾,肯定比现在还要妖孽。

    柏舟君看着少年挺直脊背,礼数周到,虽然恭敬但并没有怯场,不卑不亢的模样让柏舟君都生出了几分怜惜之心。

    崂山地图的试炼确实是难得的机遇,虽然有一定的危险,但只有冒着风险才能有压力,成为修炼途上宝贵的经验,这是昆仑的安生日子所没有的。

    “我并无意见,但这事还是要问问他们自己的意愿,此行凶险,他们不一定愿陪你去。”柏舟君话锋一转,明显是向着江穆棱去问的,注视着闭眼的少年,等他回答。

    “若他们愿陪穆棱去,就算在下埋骨于此地,也不会让他们伤到分毫。”没有华丽的承诺,只有这一句誓言,却比任何言语都要沉重。

    柏舟君点点头“今日很晚了,二位赶路至此也很累了,先歇下吧,明天我带他们二人来见你。”

    “不了。”江穆棱俯身摇摇头,“是在下有事相求,还是我找去见他们吧。”

    柏舟君眼中的赞许更甚,应下了,吩咐弟子带师徒二人去休息。

    昆仑再次安静下来,除了巡查的弟子,再无动静。

    ……

    就算昨晚折腾地比较晚,但身体这几日已经习惯了早起,时辰一到,楉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耷拉着眼皮歪着脑袋缓了一会儿,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就清醒过来跳下床。

    喜爱地摸了摸昙莲,闻着花香,楉冰觉得脑袋又清醒了一些,开始了每天必做的到小树林修炼。

    回到屋子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门前站了三个人,雾虚真人和两个一大一小的男子等在那里。

    “叶门主,我这个师侄早晨有外出修炼的习惯,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修炼,不然,先去我屋里坐坐吧?我们住的近,她一回来就能知道了。”

    雾虚真人有点慌,他可是见过楉冰早晨那副有些不修边幅的样子,蓬莱门主那是何等的眼力,说不定就被看破了呢。他只能祈祷楉冰不要现在回来。

    素荣君和江穆棱已经等了有些一会儿了,虽然并不累,但一直守在别人门口也不太好,便接受了雾虚真人的好意。

    “令师侄才五岁吧?小小年纪便如此刻苦,今后必堪大用。”素荣君也半客套半赞许地回了一句,三人转身进了雾虚真人的屋子。

    楉冰从树丛里钻出头,找我的?还是位宗主?难道是昨晚去了昆仑殿的那两位贵客?可是,一门之主找她这个才修炼了半月的弟子有什么事呢?

    楉冰又在林子里逛了会儿才回房,换衣服的时候就听见雾虚真人在外面敲门。

    “楉冰,有贵客来访,稍微收拾一下自己,到我屋里来。”

    楉冰应了一声,洗净脸蛋,用力拍了两下,瞪着眼前的铜镜。

    好吧,就去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片刻后,楉冰就敲了雾虚真人的门,得到允许后开门进来。

    一进门,楉冰就看见屋里主位上坐着的是那位叶门主,看来并不是哪个小门小派出身。

    坐在雾虚真人身边的,是一位少年,温润的长相,气质却像他佩着的那把剑一样清冷,小小年纪便隐隐有了锋锐的味道,只是不知为何一直闭着眼,难道是昨晚没睡好,在小睡补眠?

    楉冰抱拳,规矩地向主位上的叶门主行了个礼。

    “昆仑门下雾虚峰弟子楉冰,见过叶门主。”

    素荣君饶有兴趣地看着底下的小团子行礼觉得蓍蒿真人这徒弟比起自己那冷冰冰的弟子可爱多了,至少没那么严肃,看着规规矩矩的,眼睛里全是笑意和好奇呢。

    江穆棱也有些吃惊,他先前只听说这位木灵根弟子是被蓍蒿真人收为了徒弟,便想着应该是位男弟子。

    结果声音清脆婉转,听着像是个女孩儿,还叫……若冰?

    可这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冰”,软糯糯的,可爱极了,为什么会叫这种名字?

    江穆棱自己想了一通乱七八糟的,接着便起身,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起来温和一点,去请求人家,不要吓到人家小女孩。

    “在下蓬莱弟子江穆棱,请问姑娘能否助我进入崂山地图,我需要里面的一种丹药,若事成,穆棱必会重谢!”

    虽然江穆棱的一番话说得极其恳切,语气也很诚恳,但楉冰完全没听到重点,脑海里一直飘荡着江穆棱说的那声“姑娘”。

    随后江穆棱就感受到原本站在前方的人向他快速跑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香味。

    “咳,你叫谁姑娘?江公子,楉冰虽然没有江公子这般男儿气概,但也的的确确是个男孩儿。”楉冰盯着江穆棱胡说八道。

    “呃……”

    来请人帮忙,却弄错了人家的性别该怎么办?在线等,江穆棱很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