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253-41391929/

第一百五十四章 摸鱼
    在院子里呆了一个多月,楉冰一边缩在屋子里部署接下来的计划,一边脑袋长草生花,院子里唯一的一只三花猫整天被他们抢着撸,濒临秃猫,现在一见到人就弓着腰炸毛,竖着尾巴跑走。

    终于,楉冰见到了他最想见的人,就是蓬莱门主素荣君,因为有他在,就能带着自己出门啦!

    楉冰几人顶着参观蓬莱的名头,实际上是在和他讨论事情,在身后一群人艳羡的目光中簇拥着离开了。

    “体试已经结束了,五天后就是最后一场的剑试,那群人既然费劲心思混入了百门大会,不可能只是为了搞点小事情骚扰大家,一定有个最终目的,”楉冰还是没有把极乐门的事情说出来,素荣君她可以相信,但他身边的人不一定靠谱,“所以在剑试的时候,请素荣君时刻关注场内。”

    “没问题,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素荣君最近也是被数不清的烂摊子搞得头疼,刚好趁带小朋友出门玩,自己也放松一下,“真是辛苦你了,既然出来了,我带你们去一些平时去不了的地方吧。”

    楉冰几人紧紧跟在素荣君身边,仿佛这是默认的安全区域,只要在这个范围,他们就能稍稍放松一些。

    楉冰一直在和素荣君讲话,江穆棱被晾在了一边,显得有些落寞,揪住了楉冰的袖子,本来只是想给自己一点点虚假的成就感,没想到楉冰反手就握了上来,安抚地摸着。

    江穆棱被惊了一小下,瞥了身边的小家伙一眼,楉冰还是在和素荣君在商议,看都没看他,但手就是在下意识地搭着他的手,仿佛感受到了他有些无理的委屈,温柔地捏着手心。

    楉冰撸了一个多月的猫,现在顺毛的手法可以说是炉火纯青,甚至自己都没意识到,就把江穆棱给哄开心了。

    瑾:这俩确定不是已经在谈恋爱了?

    夏知秋:卧槽,为什么我被我的两个兄弟塞了狗粮?

    素荣君带他们去的地方,是一般非蓬莱弟子不能进入的地方,想要进去就需要门主印记,所以就算之前江穆棱几乎带他们把蓬莱逛了个遍,也没去过这些地方。

    “那是问仙池吗?!”楉冰远远地就看到了一潭池水,池面还没有昆仑潭的一半大小,但也是仙气十足,散发着幽幽的蓝光,还有兰花的清香。

    “哦?楉冰小友也听过?”素荣君继续领路,脚下生风但却依然优雅,“没错,就是我们蓬莱的问仙池,和你们的昆仑辈是同种的法器。”

    几人走到问仙池边坐下,这里的草坪似乎被池水浸染,也变为了淡蓝色,看上去有一种异样的美。

    “当年啊,穆棱就是在这里接受了灵根测试,也得到了他的潋光剑,”素荣君有些怀念地抚摸着池边的岩石,“他虽天资极高,但我那时并不奢望他能有怎样高的成就,只希望他能够健康长大。”

    素荣君看了一眼面前的四人,欲言又止,“问仙池边有很多种灵力,在一旁修炼可以事半功倍,平日里也会有弟子来此打坐,你们呆上几个时辰,定有益处。”

    “楉冰,你随我来。”

    素荣君带着楉冰离开了三人的视线,夏知秋和瑾这些日子天天无聊地开始修炼了,现在听到这个词都有些恶心,在询问了江穆棱后,坐在池边开始玩水了。

    “哇,这池水好凉啊!”瑾捧了一手池水,被冷得“嘶”了一声,看着手里宛如宝石的蓝水,“这里应该不会有鱼活着吧?这么冷。”

    “有的,有种叫蓝鳞的鱼,不惧寒冷,生活在问仙池中。”江穆棱缓缓说出了重点,“滋味甜美无腥味,吃了可强健体魄,其鳞片坚硬无比,可做盔甲灵器。”

    三人在互相的眼神中,都看到了一个字,“吃”。

    楉冰被素荣君拉走后,以为还要讲些什么新发现的秘密,特别认真地等待聆听,但素荣君上来就是一句,“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穆棱的心意了吧?”

    心意?

    楉冰困惑了,这是什么和极乐门的事情有关的关键吗?

    和素荣君复杂的眼神对视了一会儿,楉冰突然福至心灵,领悟了。

    估计素荣君发现自家徒弟有些不寻常了,想先找她这个好朋友谈谈。

    “哦,您说这件事啊,我确实知道了,”楉冰开始安慰素荣君,“穆棱他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这也是好事,您要为他感到高兴才是。”

    素荣君这会儿还不知道楉冰是女子,这一听,有点顿悟不了楉冰的意思,然后仔细品了品,恍然大悟:“哦哦哦,我的确还挺高兴的,至少他找了个好孩子,只要他能幸福,你们能好好在一起,我就知足了。”

    楉冰的理解能力也是非常人所及,硬生生地把“希望你们幸福”理解为,“希望江穆棱和他的男道侣在一起后,你们还能够幸福地当好朋友”。

    “当然当然,您放心吧!”

    “唉……其实,穆棱还没入门的时候,我就关注他了,”素荣君欣慰地笑了,顺带给楉冰加上了“徒媳妇”的滤镜,“毕竟,那么小的孩子,没人领着就自己来仙门试炼也是很少见呐。”

    楉冰想起江穆棱说过,他入门是时候也是五岁,他一个人来的蓬莱?!当时他还是失明的吧!

    “听说他是一个人摸索过来的,一路问路,身上就一点碎银子和一把防身的小刀,竟也能安全到达全是莽汉的海边。

    他的衣服虽然简单但很华丽,可是破破烂烂的,已经不能算作是一件衣服了,他脸上满是脏污,有些鼻青脸肿,手上还有血迹。

    穆棱那个时候异常警惕,不相信任何人,我们和他说是蓬莱的人,带他去换衣服,他也不肯跟我们走,一靠近就拔出自己的小刀防备。

    可能是在路上遇见多了这种事,习惯成自然了。

    到最后,他入了门,我收了他做徒弟,他才满满放下戒备。

    我从来不问穆棱他从前的经历,他现在的生活很美好,何必想起那些自扰?

    但我希望,陪他走下去的人,能包容他的一切,包括过去以及将来。”

    素荣君说到这,眼角有些湿润了,压着嗓子呼出一口气,显然已经有些哽咽了。

    “……您放心吧。”楉冰只能说这一句,便再也开不了口了

    回到问仙池边时,楉冰从树干缝隙里就看到那边有三个人影,光着脚丫,扑腾着在池里玩水。

    不对,好像不是玩水,以楉冰多年捉鱼的经验,看这三人下弯的腰背,在空中僵持的双手,还有全神贯注的眼神,他们,可能是在捉鱼?

    楉冰搞不懂自己就离开了一会儿,这三个人怎么就从高雅的打坐修炼变为了下河摸鱼,他们是怎么想到的?

    而且这池水一看就很冷,夏知秋这个火灵根的家伙火气旺,这点冷水估计没事,但瑾这个女孩子和江穆棱本来就是寒性体质,常年手脚冰凉,这一光脚下水万一受寒了怎么办?

    楉冰想到这里就要上前阻止,这种事情还是她和夏知秋来干就好。

    然后,从问仙池的另一边就又走出来了几个女修,有些疑惑地看着池水里的人,觉得现在虽然天气不冷了,但也还没到酷暑,还在问仙池里玩水,是谁啊?

    结果走近一看,是他们冷酷出名的江大师兄,那些吐槽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处于对大魔王的恐惧,两个小师妹本想低头道声好就赶紧走的,根本不想在这儿多留,谁还想在大魔王的注视下修炼啊,即使他在旁边可能完全不会看你一眼。

    但江穆棱之前因为技艺不精,不慎在池中跌了一跤,虽然即使稳住了,但还是溅了自己一身水,现在全身被水浸透,水珠附在束发上,顺着发丝滴落。

    因为水的附着性,江穆棱姣好的身材一下子展露无遗,宽肩窄腰,还隐隐能看出肌肉的轮廓,特别……性感?

    两个十几岁的小师妹哪儿能受得了这个,眼睛都看直了,还是夏知秋在旁边咳了几声,她们才回过神来,脸红得跟苹果一样,落荒而逃的时候还奉上了几块帕子在池边给大魔王擦水。

    楉冰看着那几块帕子,和自己那种纯色无花纹的不一样,绣满了粉嫩艳丽的花朵,边上还缝了金线,说不定还熏了香。

    楉冰看着那几块帕子,又瞧见江穆棱也在看着它们,心里猛然就突突起来。

    她不想让江穆棱去拿它们,她总觉得,如果那样,自己会很不开心。

    为什么呢?

    不是因为小妹妹给了江穆棱,而自己没有。

    也不是因为,这两块帕子的颜色花纹与江穆棱的气质极其不匹配,会有损他的形象。

    更不是因为,她已经从江穆棱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丝嫌弃。

    因为什么呢?因为……

    还没有想好原因,楉冰已经冲了过去,把纳虚袋里备用的帕子全部掏了出来,送到江穆棱面前,“穆棱,你用我的吧,干的。”

    江穆棱也没想到楉冰会突然出现,愣了一下,随后很快地接过,都不舍得用几下便自己收了起来。

    然后在腰间那用外袍临时做成的袋子里摸索,嘴边漏出了一点点笑意。

    一条通体蓝色,眼珠子透明如琉璃,两条鱼须长长的大鱼扑腾着被举出水面,而举着它的人是蓬莱的首徒江穆棱,用世界上最傻的表情说着。

    “给你,晚上吃糖醋鱼!”

    这一刻,江穆棱的身影和十几年前,那个在昆仑池塘里爬出来,举着星光石,傻笑地塞到楉冰手里的那个少年重合了。

    他们一点都不光鲜亮丽,甚至还有点狼狈,却愿意用最真实的表情,把最好的东西送给楉冰。

    楉冰听到了十几年前自己的声音,“我觉得你刚才很帅,可就是不知道怎么形容。”

    楉冰还听见了,自己清晰的心跳。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