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6370-40959299/

第六百九十章 风向变化
    如果把这三十万担煤球放入市场,再加上自己制造的二十万担,整个沪市的煤球价格肯定会被冲垮,别说是三十元每担,就是二十元每担也有可能。

    “我倒是想把这批货给你操作,可是不行啊,就像你说的一样,三井、三菱等他们背后的帝国财阀出面了,虽然查封没问题,但用来冲击煤价不可以,他们也防着我们来这一手。”

    “不止是我,兴亚院的太田泰治将军也遭到了财阀的施压,商人的天性就是如此,眼睛里就是钱,根本不顾及帝国在沪市的长远利益。”木下荣市苦笑着说道,表情很无奈。

    沪市煤炭的幕后操控者并不是大沪市瓦斯会社,更上层还有日本财阀,沪市的煤球价格越高,他们收益也就越大。

    虽然碍于政府和军部的力量,财阀不敢对抗兴亚院华中联络部的干预行为,可要说做点变通,却是轻而易举的,大家毕竟都是帝国在华夏的侵略者,一个是军事侵略,一个是经济侵略,最终收益的是帝国。

    日本财阀提出,这些囤积的煤球,宪兵司令部可以扣押,这些煤球厂也可以查封,但是三十万担煤球绝不能投放到市场!

    那样会导致沪市的煤球价格失控,日本煤炭商人将损失巨大,军方有责任和义务保障帝国商人的利益。

    其实财阀要是知道陈明翔的手段,或许早就采取应对措施了,可华北联络部采取的办法很是隐蔽,盐泽清宣直接给所谓的华北开发株式会社下达指令,多少吨煤炭运到津城港,没有给出任何理由,这是兴亚院和内阁的命令。

    “您的意思是说,帝国商人还是要控制煤球价格,坐视沪市的社会秩序混乱也不管?”陈明翔“大惑不解”的说道。

    “就是你想的那样,我为此感到羞愧,你在努力把沪市的煤价拉低,维护帝国的利益,可身为帝国的商人,煤炭企业却在使劲把价格抬高,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木下荣市说道。

    “这不要紧,顶多就是需要的时间长一些,我敢说,最多三个月时间,年底的时候价格一定会稳定下来,最高不超过三十元每担,我希望是二十八元每担,当购买能力低于价格浮动的时候,早晚都要出现大麻烦。”陈明翔说道。

    实际上沪市最缺乏的就是粮食,这是生存的第一要素,可四百万人的粮食,按照眼下的配给标准,大米和碎米合计两升三斤一周,一个月十二斤,那就是四千八百万斤,两万四千吨,他实在是无能为力。

    日军在皖省的江北地区,五个月就要征收大米五万吨,民国二十八年,浙省一年被日军抢走十万吨大米,更为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汪伪政府在民国三十年居然进口了五万吨大米!

    相对于粮食的需求,煤炭方面还没有那么敏感,这也是陈明翔能够得到支持的根本原因。

    “告诉你个事情,兴亚院通过决议,规定华中地区和华南地区的军票,到明年的四月一日要正式停止流通了,全部都要使用中储券,适用范围也包括华北地区,你自己知道就行了,这或许会引发一连串的变化。”田中大佐说道。

    从云华酒楼出来,田中大佐主动用自己的车把陈明翔送回到了马拉别墅,在路上,对陈明翔说了这个消息。

    军票停止流通会有什么问题呢?

    陈明翔现在也是半个专家了,立刻就意识到这个消息中的潜藏意思。

    首先,这代表着华中地区和华南地区,也就是汪伪政府的地盘,彻底实现了货币的统一,之所以做这样的举动,也是对汪伪政府的一个支持,或者说是日本政府要转变策略的风向。

    其次,这代表着日军搜刮华夏资源的脚步,开始由台前转为幕后,中储券名义上是汪伪政府中储银行的货币,并不是日本人发行的,这也在维护汪伪政府的“权威”!

    再有,军票的价值完全是建立在日军武力的基础上,所有沦陷区的老百姓和商人都不认同,使用随时能够印刷的中储券,对掠夺物资有更大的便利。

    为什么田中大佐要说这个消息呢?

    中储券适用范围包括华北地区,那就促成联银券也会和中储券实行兑换,中储券也将会在华北地区流通,对陈明翔的业务有了很大的便利。

    怎么利用这个事情,陈明翔倒是没有想好,但是,这对沦陷区来说,绝对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消息,日军要把风险转嫁给汪伪政府,中储券的发行量肯定会暴增,中储券大幅度贬值的日子就要来临了!

    “接到驻沪宪兵司令部转来的电文后,昨天下午运输机器的货轮已经出发了,我好不容易才凑齐了三十台煤球机,考虑到以后的局面不知道怎么样,直接订购了两百台,这等于救活了一家机械厂和一家电机厂。”

    “我给津城的煤球厂装了几十箱碎末茶叶、五千斤蔗糖、一万块肥皂和五千块毛巾,还有给日本宪兵两箱红酒、两箱香烟和一箱日本清茶,这些足够用一段时间了,等以后沪市到津城的海运频繁起来,随时都能送过去。”

    “我发动华通贸易公司的人,在沪市人口密集的地方租赁了十个铺面,这是咱们家用来销售煤球的,每月按照一万担一家来配给,占据总份额的一半,其余的就作为福利,打点各方面的关系户。”王真笑着说道。

    她一边说话,一边给陈明翔泡茶,眼睛里的喜悦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小妻子,看到外出归来的丈夫,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要是没有你这个好帮手,我的工作肯定没有这么轻松,咱们两个的配合那是天衣无缝,我或许不习惯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了。”陈明翔也笑了。

    这个女孩子不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还知道该怎么做,只要给她个大致的要求,工作总会办的非常漂亮,这就是本事了!

    他回到沪市,也是要处理这些事情的,煤球生产出来并不意味着成功,组建渠道销售给老百姓,把价格拉下来才是目的,不用说,王真就主动搭桥铺路做到了前面,他怎么可能不满意?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