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2.pgyzw.com/wapbook-87105-44731788/

第1957章 深宫32
    孟离拿着信回到宫中,去了美人轩,卞承还在那儿,守着‘柳美人’的尸体不愿离去。

    外面还忐忑地跪了一群人等待卞承的随时传唤。

    孟离正打算走进去,卞承的贴身太监跪在孟离面前说道:

    “皇后娘娘……”他欲言又止。

    孟离轻声问道:“皇上不让进?”

    “是,娘娘别为难奴才了。”太监说道。

    孟离点点头,把说话声音提高了,对里面喊道:“皇上,可否让臣妾进来。”

    只是卞承就回应了她一个字:“滚!”

    孟离:“皇上,臣妾有所发现。”

    “进。”卞承听到孟离这么说,立马改变了主意。

    孟离走了进去,卞承立马就问道:

    “你有什么发现?”

    此时他脸上的血迹也洗干净了,手上经过了太医的包扎,‘柳美人’的尸体还躺在地上,他就瘫坐在一旁,显然也是在等待冰棺,孟离进来,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就是痴痴地盯着‘柳美人’的尸体。

    孟离趁着他没注意自己,把柳美人写的‘遗书’扔在了床下,还特意露出了一丝边缘。

    这样才有发现的机会。

    整个过程孟离做的极快,且没发出什么动静,便是摆放‘遗书’在床下的角度都是她用精神力去调整的,卞承发现不了。

    “皇上,你看。”孟离出声喊道。

    卞承这才抬起了头,先是盯着孟离,看到她疑惑的表情,跟随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那是什么?”卞承问道。

    孟离说:“之前在房间时,臣妾就发现那里有张纸,但当时皇上情绪过于激动,臣妾也不敢提。”

    “可臣妾回去之后左思右想,还是觉得应该过来看看。”

    “之前有吗?”卞承也有些疑惑,那张纸只是露出了一丝边缘,之前没注意到也是可能的。

    “给朕拿过来,让朕看看。”他吩咐道。

    孟离应了一声是,缓步走了过去,捡起了那张纸,这张纸折叠在一起,孟离都未打开,递给了卞承,卞承接过,立马打开来看。

    待看完信时,他的表情非常痛苦。

    “为什么?”他低头质问躺着的‘柳美人’尸体。

    “为什么宁愿死,也不愿意侍奉朕,所以一切都是假象对不对?你与朕好,可心里从来没有过朕。”

    “你这个虚伪至极的女人,若是心中有朕,便不会就这样离去了。”

    卞承终于是忍不住流下了泪水,这比有人谋害他的美人还残酷。

    若是他人谋害,美人是不得已离去,可如今……

    这字迹是别人伪造的吗?卞承双目已然有些模糊,可他费力看清楚了,这就是柳美人的笔迹,还有那口吻……

    令史们也查不出别的原因,那能解释她突然死亡的原因也只有这一个。

    临死了,却也只是担心自己牵连无辜,却对他们之间的感情只言未提,怎么会有如此绝情的人。

    真的没有一丝感情吗?从来没爱过吗?

    “为什么!”卞承痛苦地嘶吼,他心灰意冷,深感绝望,昔日一幕一幕浮现在脑海,她当时的笑容,有几分真?

    自己还傻傻的以为她感动了,她接纳了,可如此无情的离去,就是对他最残酷的惩罚,用她的死在诛自己的心!

    宁死不愿,自己是有多不堪,才能让柳美人做这种选择?!

    “朕恨你!一生一世也不会饶恕你!”卞承愤怒捶地,包扎在手上的白布又被染红了。

    孟离似乎是吓到了,趁着他不注意就离开了房间。

    外面跪着的宫人们听到皇上痛苦沉闷的呐喊,更是吓到大气不敢出,是什么让皇上如此失态?

    孟离一步一步离开美人轩,走了挺远仿佛都还能听到卞承的声音,他如一头愤怒又无可奈何的狮子,只能用嘶吼来发泄内心的痛苦。

    这时候就没必要在卞承面前晃悠了,免得又被骂。

    真相已然摆在卞承面前,卞承也不能真的把那些令史杀了,毕竟这相当于柳美人自己寻死,与他们检测出来的猝死结果是一样的。

    只能把之前关押的令史们放了,再然后就是给柳美人举行葬礼。

    虽然卞承心中恨极了柳美人宁愿死也不跟他在一起的事,但他对她总是特别宽容,追封她为妃,按照妃的礼仪来下葬,可谓对她是仁义至尽。

    卞承所有的温柔,宽容,都给了柳美人。

    奈何打动不了她分毫,他何尝没做过伤害柳美人的事情?只是用力去弥补也没有作用。

    卞承也觉得自己做了很多,也很努力了,可这世间有很多事,努力也没有用。

    换回来的,不过是更残酷,更无情,更令人心碎的局面。

    …………

    “皇上,喝点粥吧。”孟离走进了卞承的寝宫,里面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气,卞承歪歪扭扭地斜靠在床,胸前的衣物都被酒打湿了。

    醉酒的日子自柳美人‘死后’开始,下葬之后喝得越发的多了,每天睡不着,必须要通过醉酒来睡,可见他心中痛苦滋味太浓。

    “滚,朕不喝。”卞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瞧了孟离一眼。

    孟离叹气:“您这又是何苦呢?”

    “何苦?朕失去了此生最爱,这种痛苦你能懂?朕跟你不一样,朕心中有情!”他摇摇晃晃地站在了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孟离,手挥舞着,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孟离:“……”

    站起来做什么,要是没站稳,一跟头栽了下来,场面就很滑稽了。

    “斯人已逝,生者如斯。”孟离叹息一声。

    卞承讥讽一笑,然后努力把眼睛睁大一些,看着孟离:“哦?原来你是皇后?”

    孟离面无表情,真傻还是装傻?人都看不清了吗?

    她仔细瞧了一眼床,上面还躺着柳美人的牌位,旁边还有一个精致的杯子,里面的酒早就撒了,所以卞承每日都在跟‘死去’的柳美人对饮?

    也是因果报应,委托者爱过卞承,后宫不少人心系卞承,因他不爱,大家同样饱受爱而不得的痛苦,而卞承爱上一个人,那个人却不爱他,拼命摆脱他,他同样深受爱而不得的痛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