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283-40947112/

第三回 高家妇(三)
    新年将至,此为一年当中的大事。

    自汉武帝颁行《太初历》,改秋季春节为正月初一,百姓们秋收冬藏,便有了更多精力去预备与享受普天同庆的节日。

    道武帝建魏,虽为鲜卑拓跋氏,因自称黄帝后裔,故一切节庆均保持汉化。

    佳节临近,高府每日里皆有许多新鲜的气象。便是府里往来的人客,亦较平日里多了起来。东西二区长廊之上挂起了许多红灯笼,树上亦饰满了红绸子。

    汪氏端了一盘灶糖入得内来,喜盈盈道:“二娘子,这是北院厨房刚做好的,说是主母让送来给您尝尝。”

    禾点了头,对汪氏道:“母亲近日里恐忙着准备年节里的物品吧?我们过去瞧瞧能否帮上忙。”

    汪氏欣喜不已,赶忙过来搀扶禾出门。

    相处这数月以来,汪氏愈发的喜欢禾,觉其身上没有一般主子那种娇柔做作、颐指气使,反倒是对自己体贴有加,关心备至。汪氏亦自心内渐渐将禾视作亲出之女,实心实意愿为其着想。

    禾入得北院,只见各房女主人除了佟氏,大的小的都已聚于高夫人房内。

    高夫人见禾入内,笑盈盈道:“我思忖着你与你大嫂身子重,便不叫你二人了。既你来了,便与你姨娘们一道折金银锭,预备着除夕夜烧于先祖吧。”

    禾应声坐至吕氏与柳氏身旁。两个阿妹,高璃与高玲亦跟着一道折金银锭。

    各房的厨子们亦是一并至北院做点心、煮卤肉。每个人皆是忙得不亦乐乎,心里亦是盼着年节里发了赏钱,可与家人团聚。

    高慧一如往常,极少留于家中,其与一帮世家子弟轮流宴请,终日花天酒地,便是高夫人亦鲜少见其一面。

    高益已经入仕,虽于岳父手下任客曹尚书,却居于洛城。

    时逢年节,高老爷与高益已经启程赴平城面圣贺岁。

    高府三公子高融,字叔达,平日里读书骑射样样精通,却鲜少与女眷们相聚。

    今次是禾嫁入高府初次见到高融。高融长得极像柳氏,白净的肌肤将原本俊朗的五官衬的格外鲜明。

    今日高融于厅堂内指挥仆人们布置一切,做年节的准备。侧堂供着祖先的牌位,高融亦命人掸扫之后放上了供品。

    每年腊月二十二皇帝赐宴三品以上官员,以便群臣可以赶在除夕夜与家人团聚。高老爷与高益往平城面圣述职并赴罢“亲臣宴”,便快马加鞭往家赶。

    转眼除夕之夜,高府北院正厅里点亮了所有灯烛。一盏悬于中梁长明之灯,两侧各式花鸟铜灯,将屋子照的如同白昼。

    各房的仆妇、婢女齐刷刷站立于大桌两旁。桌上摆了精致的银碗银碟,便是筷箸亦是银制。

    此为禾嫁入高府的首个春节,得亏汪氏事先提点,禾应对起来亦无不妥。

    高墉今日看似心情极佳,待众人坐定,他便笑盈盈起身,环顾四座,道:“今为团圆之夜,众人不论长幼,无需拘礼,皆可开怀畅饮!”

    众人因主君的言语而兴奋起来,席间行酒令的,道祝福的,气氛热闹十分。

    酒过三巡,一男仆入内禀道:“主君、主母,竹子已备好。”

    众人听了便随高墉一同离席行至院中。

    除夕之夜将火烧竹子,使之爆裂发声,以示各家各户驱逐瘟神,渴求安泰的美好愿望。

    除了看门守更的,高府上下皆围至北院,一时间黑压压的将北院挤得水泄不通。

    许多年之后,禾仍记得那夜自石阶上摔下之感。

    禾站立于厅堂通往院子的石阶上,不知何人,自其身后撞了而来。禾最本能之应,便是去抓身旁汪氏,谁曾想天冷地滑,又是毫无防备,主仆二人一并往前栽倒。

    高融此刻就立于汪氏旁侧,其急忙伸手去拉,可事发突然,纵高融身手敏捷,亦只就近抓住了汪氏,而禾则被摔下了台阶。

    众人手忙脚乱的扶起二人,高夫人赶忙命人将禾送回房里,又即刻命人连夜去请了郎中。

    待子正一刻,禾便开始腹痛,但因年节,禾亦不敢声张再去请郎中,只命吉祥煮郎中所开安胎之药频频服下。

    象高府这样的官宦世家,于年初一晨起总以红绸包裹的竹子以做开门爆竹。

    爆竹响起来,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后,碎红满地,灿若云锦,取“满堂红”之好彩头。

    听闻爆竹声响,禾忽的一惊,腹痛便又加重起来。不到半盏茶功夫,便觉一股暖流自下身流出,禾只发出一声尖叫,便痛死过去。

    待禾醒来,已是午正二刻,其隐隐听到吉祥带着哽咽之声在低唤自己。禾缓缓睁开双眼,瞧见床梁之上悬了一把招魂的伞,吉祥的面容亦慢慢变得清晰。

    吉祥见禾醒来,赶忙用衣袖拭了拭泪水,道:“小娘子,您可算醒了,您可吓死我了!”说完便扯着喉咙唤汪氏。

    禾面无血色,声音极弱的询吉祥:“是孩子没了吧?”话音未落,泪水已夺眶而出。

    这时,汪氏已经拐脚入得屋内,其虽被辛融抓住,却仍是伤了脚踝。

    汪氏顺床沿坐下,柔声安慰禾道:“二娘子,您还年轻,养好了身子,将来还怕没孩子?”言毕,轻轻拿帕子拭去禾眼角的泪水。

    厅堂里,高夫人听人来回说禾醒了,便转头对柳氏道:“你过去瞧瞧,只说这大年节的,迎来送往拜年投名刺的人多,我亦是不得闲。”

    柳氏应声方才跨出厅门,便听佟氏道:“这门不当户不对的,本配不上咱家的门楣,即是硬贴上来,一样坐不稳正室。这不,大年节的就弄的如此晦气。”高夫人厉色瞧她,佟氏便不再出声。

    柳氏出得北院,见四下无人,便对贴身婢女翠红道:“夫人面上不露什么,心里定是对二娘子已生了厌心。毕竟这大年节的摊上这么个事儿,着实晦气!”

    翠红轻声答道:“二娘子亦是薄命人人,这才嫁进门过了几天好日子啊。”柳氏摇了摇头,径直往后院来。

    天上微微飘起了雪花,柳氏紧了紧氅衣领,加快了步子。

    禾见柳氏入内,欲起身相迎,柳氏赶忙制止。瞧着禾毫无血色的嘴唇,询汪氏道:“你们二娘子可曾进些补气血的汤水?”

    汪氏含泪答道:“二娘子连口水亦是不曾饮下。”

    柳氏转头缓缓对禾道:“孩子,我亦是为娘之人,怎能不知晓你心内之痛?你还年轻,日后定能再生养,此刻养好身子最紧要,切莫作践自己。”

    边言语边接过汪氏所递的汤水,又道:“你不为旁人,亦该为亲家夫人啊,她若知晓,又会是何等样伤心呢?”

    禾听到“母亲”二字,顿时泪如泉涌,无法自抑。

    柳氏将碗放于一旁,拿自己的锦帕为禾拭面,道:“你要好好将养身子,才能令亲家夫人放心不是?”

    言毕,复又端起碗来,待禾止住泪水,便一勺勺的喂禾。禾徐徐咽下,心内百感交集。

    上元节这一天,皇帝要祭祀泰一神。高墉与高益亦早早去佛寺祭拜神灵,并遥拜皇帝。

    年下里,高夫人时不时会打发人送来一些补品,自己却从未亲至后院。

    高慧亦不曾来过,只借口说正月里要跟着老爷谒见自平城返乡过节的诸公。

    吕氏被高璃拖着来了一次,却只坐了片刻便离开。

    倒是柳氏,隔三差五便会与高玲一道送些药膳过来。

    高融亦时常会尾随她们而来,却只站于院子里,从不入内。

    高融心里总觉得有愧于禾,他总自责为何没能抓住禾,那样其便不会自台阶上摔下,更不会滑胎。这短短半月里,禾已看尽高府冷暖。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