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283-40947115/

第六回 定情物
    高璃出嫁这日,禾一早吩咐汪氏将其亲手所绣鸳鸯巾送了过去。禾知高夫人视自己为不祥之人,这种大喜之日,亦是不露面为妙。

    高府里张灯结彩,红妆铺了整条街,待到迎亲的喜车到了府门,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禾央了汪氏,趁府里皆于前院送亲,悄悄带着吉祥出了后巷。吉祥问禾欲往何处,禾却只道:“先去寻辆牛车,稍后便知。”

    直至牛车出了建春门,吉祥心里已然知晓欲往何处了。果然,牛车至山坡脚下的驿亭边停下。

    禾缓缓下车,吉祥给了车夫三十文钱,令其于稍远处等候。

    这荒废的驿亭是上山打猎砍柴人歇脚之处,正值晌午,一个个皆歪于地上以草帽遮面歇晌。禾虽戴了锥帽,以薄纱掩面,亦不便再入内。

    禾默默地立于离亭子几步远之处,心中思绪万千。

    一声“小娘子”,打断了禾的思绪。循声望去,禾惊奇地发现竟是宏身边的那个男仆三宝。

    只见三宝三步并作两步行至禾的面前,兴冲冲道:“果真是您!奴于此地等候了您三个月。”

    还未待禾出声,吉祥便插嘴道:“你等我家小娘子作甚?”

    三宝对着禾行了个礼,笑道:“小娘子那日离开的匆忙,许是不慎,遗落了锦帕,我家主人拾得,便命我将此帕还于小娘子。”

    顿了顿,他接着道:“我本欲寻牛车车夫探寻小娘子住处,可我家主人却道,小娘子若是有缘之人,自会回到此处,因而命我于此守候。”

    禾听罢三宝之言,瞬间怔住了。吉祥拉拉禾之衣袖,其方回过神来,于是,向三宝点头示谢。

    三宝见禾并不言语,又继续道:“我家主人附信一封于小娘子,若小娘子阅毕有回信于我家主人,可命人送来此处,奴会在此守候。”

    言罢便从怀里掏出一块锦帕与一封信函双手递于禾,待禾接住,向禾屈身行礼便离开。

    禾楞楞地立于原地,一时竟不知所措。吉祥见状,赶忙将禾拉着行向牛车。

    牛车之上,吉祥催促着禾打开了信函,里面掉落下来一枚玉佩。吉祥急忙捡起,递于禾。

    禾将其置于掌心,仔细端详。此佩色若羊脂,白中透着微黄,莹透纯净。佩上雕着一匹似马非马,似鹿非鹿之神兽,周身伴着云纹图案。

    禾虽不识玉,却亦知此非俗物,便速速将信打开。“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寥寥几字,却令禾心内五味杂陈。

    吉祥在一旁急切的问道:“小娘子,这信里写的什么?”

    禾轻声道:“他赠我以佩,许我以婚。”

    吉祥瞪大了眼睛,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仅凭一面之缘?”

    禾心内一时感慨,不再出声,却将玉佩捏得更紧了。

    除了高融与高玲,府里上下已鲜少有人问津后院,即使禾出了趟门,亦无人知晓。

    汪氏端了一碗消暑的莲子羹来,见禾又独自立于窗前,一副若有所思之情,便悄悄拉吉祥衣角,以眼神询问吉祥。

    可今日吉祥亦不似往日般快言快语,只垂目不语。汪氏虽疑心,却不便开口相问。汪氏轻轻放下纱帘,至门口去做熏香。

    自打佟氏产女,伺候后院的仆妇皆被以帮手为名,调去了南院。汪氏偷偷去求了高夫人,才被准其留于后院,可供给后院一切用度皆被减了下来。汪氏不忍,不时背着禾用自己的月钱来贴补。然熏香里那些个名贵材料皆是不可得了,汪氏便与吉祥去采摘花瓣,合于艾草之内,做些简单的香料。

    屋外廊檐之下,汪氏在捣花制香,杵臼碰撞之声令小院更显寂静。

    良久,汪氏听到禾在轻声唤她,便放下手中之杵,紧步入得屋内。

    “汪嫂,你跟了母亲多年,想必识得此物吧。”禾摊开掌心,将玉佩置于汪氏眼前道。

    汪氏小心接过玉佩,前后翻看,又行至窗下,抬手对光细细瞧着。反复端详后,汪氏靠近禾,轻声问道:“二娘子何来此物?”

    见禾不作声,汪氏继续道:“早年主君送过主母一块佩,说是出使和阗时重金购得,主母视若珍宝。但论色泽,却不及二娘子这块细腻滋润。”

    言语间又瞧了一眼禾,将声音压得更低道:“像此等上上之品,若非王公贵胄,寻常人恐怕不可得。”

    汪氏话音刚落,吉祥便脱口道:“难不成那位公子是皇族子弟?怪不得长得不大同于我们中土之人。”

    见汪氏一脸茫然,禾便轻轻拉她一同坐下,又一五一十将事情相告于她。

    汪氏听完许久才回过神来,她与绝大多数的汉人女子一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前从不知晓夫君相貌,何况此为一见钟情。

    汪氏怜爱地看着禾,道:“二娘子,您是个玉人,温婉淑良,又貌若仙子,怎得不叫人一见倾心。二公子他不惜您,是他眼拙。可现下这位公子又是何等样人品家世?您可要从长计议啊。”

    禾露出一丝苦笑,道:“我已作他人之妇,爱与不爱由不得自己。”言罢便让吉祥去取笔墨纸砚。

    吉祥弱弱地对禾道:“后院已无纸可用。”

    禾自嘲的咧了咧嘴,道:“如今连黄纸都不愿给了。也罢,去取我出嫁时母亲结的罗缨来吧。”

    待吉祥自柜橱之内取出罗缨,禾便以绣针将平日所用素帕之上,以藕色丝线所绣“禾”字细细剔去,又轻轻将罗缨与玉佩置于帕中,包好递于吉祥,对她道:“明日你早些起身,将此物送去驿亭吧。”

    平城西宫里,三宝跪于拓跋宏面前,道:“陛下,此为禾娘子差人送来的布包,奴怕误了事,沿途只说八百里加急,各地驿站换了六匹马,丝毫不敢拖延。”

    拓跋宏走近前,轻拍三宝肩膀,示意其起身。

    三宝双手捧着布包递于皇帝手中。拓跋宏打开布包,又将素帕打开,见到罗缨与玉佩,不禁锁紧了眉头。

    三宝见状,随即伏地叩首,口中急急道:“奴该死,奴该死,莫不是一路颠簸,损了小娘子的物件?”

    拓跋宏轻轻踢了一脚三宝,道:“无关你事,起身吧。”

    三宝此时又怎敢起身,依然伏跪于地。拓跋宏淡淡道:“其以罗缨回朕,只为告知朕,其已为人妇。”

    三宝抬头楞楞地望着拓跋宏,一脸愕然。

    拓跋宏随即又道:“如今南伐在即,朕无力顾及儿女私情。你先回去好生歇息,过两日先回洛阳城,暗中寻寻其究竟做了谁家之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