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283-40947118/

第九回 圣驾至(三)
    中原之地的秋色不同于平城,拓跋宏驭马驰行于通往城外官道之上。树梢已然泛黄,偶有几片红叶落下,经风一吹,漫天飞舞。官道两旁亦是积了厚厚的落叶,一眼望去犹如覆了黄金之甲,煞是壮观。

    然此刻拓跋宏无心流连美景,其带着三宝着私服早早出了建春门,欲去等候其意中之人。

    辰时将过,一辆牛车自北而来,距离驿亭十丈之外便停了下来。禾身着芙蓉色色襦裙,头戴锥帽,以薄纱掩面,缓缓下得车来。身后跟着吉祥,其手腕处搭了一件同色氅衣,二人疾步到了亭前,驻足。禾便这样立于亭前,任秋风拂面,落叶飘零。

    不知何时,拓跋宏已悄声行至禾身后。吉祥瞧见拓跋宏,便瞪大了眼睛,正欲出声,却被拓跋宏比了个止声之势。几个月来,禾虽未道明,但吉祥知晓禾的心思。此刻见到拓跋宏,其虽觉惊讶,但心中却甚是欣喜,便乖乖配合,按三宝示意,将氅衣递于拓跋宏,随三宝悄声离去。

    “起风了,当心着凉。”拓跋宏悄然近前将氅衣搭于禾身上,低头道。

    禾闻声转头,目光所及竟然是心中之人,一时间竟回不过神来。

    宏轻轻掀起锥帽上的薄纱,凝视着禾,道:“说好的要再见。”

    闻言,禾的泪水便夺眶而出。拓跋宏将禾轻轻揽入怀内,禾并未挣脱,这几个月里,其每日都在思念宏,禾心内虽一遍又一遍对自己道,你已为人妇,亦早已失去了爱的权利,然思念之情却无时无刻不于其心头萦绕。

    现下里,心上人活生生立于面前,禾再顾不得什么妇道,此时其便是个只为爱而生之人。

    宏伸手轻抚禾,柔声道:“随我走吧!”

    禾轻轻将其推开,惊愕地望着宏。宏此时亦深情地望着禾,又道:“我知你一切,我亦怨自己为何不早日遇上你。如今,上天既让我们相逢,那我必要将你带走。”

    禾闻其之言,本已止住的泪水复又落了下来,禾垂首,凄苦道:“天意弄人,只恨逢君非我未嫁之时。”

    宏拉起禾双手,置于胸口,坚定道:“你信我!”

    禾抬起头,望着宏炯炯有神的双目,那深邃的双目内充满了深情与期盼。禾无力选择,但此刻其愿听从自己的内心,禾爱眼前这个男人,无论日后怎样,这一刻只想做自己,禾虽未出声,却轻轻将头枕于宏肩膀之上。

    二人立于风中,久久不曾分开。

    回至后院,禾只对汪氏言头痛,便更衣睡下。宏一言一行于其脑海中反反复复出现,宏宽阔而温暖的胸膛,亦令禾感到踏实。思着想着,禾便渐渐沉睡过去。

    一觉醒来,已是掌灯时分。

    禾缓缓起身,行至窗前,轻唤汪氏,继而又至榻边坐下。

    汪氏应声入内,俯身问禾道:“二娘子,可欲进膳?”禾轻拉汪氏坐至身边,道:“汪嫂,我只想同你说说话。”

    汪氏笑道:“我日日同你一起,什么话非要此刻着急讲?我先弄些汤羹于你,随后再讲不迟。”言毕,便欲起身离开。

    “今日我与其相见了。”禾轻声道。

    汪氏闻言,止步转身,满脸狐疑地望着禾。

    禾接着道:“其欲将我带走。”停了一弹指,禾接着道:“汪嫂,我不想如母亲般过一生,我想同我心爱之人在一起。”

    汪氏复又坐回禾身旁,拉起禾的手轻抚道:“虽说你我主仆相称,然我早视你如同己出。这大半年来,你心内的苦我又何尝不知?只是这位公子姓甚名谁,家世人品,你又了解几分?”

    见禾垂目不语,汪氏接着道:“那日其所赠玉佩,绝非出自寻常人家。依你所言,其年纪相貌,那该是已有家室之人,你可知其有多少妻室姬妾?如今你是有夫之妇,其纵是皇亲国戚,亦无法将你名正言顺地带走啊!”

    禾苦笑道:“是啊,我是个有夫之妇。”

    汪氏理了理禾云鬓,叹口气道:“我十五岁上,嫁给了我那死去的丈夫,不到半年,其便得疫病死了。没有给我留下一儿半女,却要我一人担起赡养公婆之责。公婆皆体弱,需常年服药。那年我才十六岁,又如何养活三个人?无奈,我将自己卖入高府,每月所得月俸能够二老吃饭服药。”

    话到这里,汪氏微微苦笑的摇了摇头,接着道:“早年我还会落泪,如今泪已流干了。女子生下来,命运由不得自己。”

    禾震惊地望着汪氏,这一年来,从未听其提及家人子女,虽曾想过其是个未亡人,却不知汪氏竟这般苦。禾轻轻将身体靠于汪氏膝头,泪水顺着眼角滚落下来。

    秋去冬来,虽未及降雪,却已是霜露浓重。

    吉祥一早便去了库房要火炭,可库房执事却推说南院今年添了人口,火炭多数送去了南院,其他各房亦不够分配。吉祥怏怏的回到后院,将此事向汪氏哭诉。

    汪氏无奈道:“如今二公子对二娘子不闻不问,那蒋氏又有了身孕,亦难怪下人们会如此。”

    吉祥边抹泪边愤愤道:“都是些势利小人。”继而又巴巴地问汪氏:“不如我去寻三公子,求求他?”

    “断不可寻三弟!”还不及汪氏开口,禾不知何时已立于厨房门口。

    “可小娘子,您身子弱,没了火炭,这冬天您可怎么熬啊。”吉祥带着哭腔道。

    禾自嘲地咧了一下嘴,近前边替吉祥拭泪边道:“你若寻了三弟,其定不会袖手旁观,若三弟着人送来火炭,那又置主君、主母于何地?待那时,恐高府再无我们容身之处。我并不惧离开高府,只恐母亲为我伤心。”

    吉祥用衣袖拭去泪水,弱弱道:“小娘子,是我思虑不周。”

    禾苦笑道:“你是为我,我又岂能怪你。”转头又对汪氏道:“汪嫂,劳烦你托人将我所作琴曲拿去乐署门口卖了,换些钱再买些火炭吧。”

    汪氏本欲劝阻,但其亦知禾拿定的主意,多说无益,便点头收下。

    这一幕被正欲入院的高玲与垣儿瞧的真切。

    垣儿见高玲落泪,不解地问:“小姑母,为何你与吉祥都落泪了啊?”高玲边拭泪边拉垣儿往回走,并轻声道:“垣儿,莫要对人说起方才之事,姑母先带你回南院。”

    垣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怏怏的跟着高玲离开了后院。高玲知禾表面柔弱,骨子里却要强,自己不能此时入内令禾难堪,只能先回去再为禾做打算。

    自打高融入仕,柳氏便愈发爱去佛堂了。

    高玲疾步至佛堂,见高夫人与柳氏同于佛堂内抄经文,便轻手轻脚的入内,向二人行了个礼,道:“请母亲、三姨娘安。”

    高夫人抬头见是高玲,笑问道:“今儿怎得乐意来佛堂了?”

    高玲撒娇道:“母亲,女儿嘴馋,想吃三姨娘做的枣泥糕,故来寻三姨娘。”

    高玲虽非周氏亲出,但其膝下无女,又因高玲是家中子女最幼者,亦十分怜爱。闻高玲如是言,高夫人打趣着对柳氏道:“你快去小厨房给玲儿做吧,免其肚内馋虫闹得紧。”柳氏应下,随高玲一并出了佛堂。

    一进柳氏所居西厢房,高玲便急不可待的将所见所闻道于柳氏知晓。

    柳氏听罢,无奈的摇了摇头,对高玲道:“二娘子是内里刚烈之人,否则初孕之时不会因二公子夜宿不归而搬去后院。夫人惜子,嘴上不说,那是碍其有孕在身。这一滑胎,又是元日,夫人自不会再关照于其。说来也奇,论说二娘子如此聪慧之人,若其肯下功夫,定可挽回二公子之心,那夫人自不会介意其滑胎之事。然其偏偏对二公子不理不睬,莫说夫人这样自小被娇养长大的世家女子,便是我,若叔达未来子妇如此不待见叔达,我亦不会待其亲近。”

    辛玲听柳氏道完,喃喃道:“嫂嫂似有意中之人。”

    柳氏瞪大双目,惊道:“玲儿,这话莫要乱讲,若被旁的人听了去,会害死二娘子的!”

    高玲心知自己失言,忙以手捂嘴,止了声。

    柳氏起身行至门边,将原本虚掩的屋门关紧,复又步回高玲身旁坐下,轻声道:“以二娘子的相貌才情,其断不会中意二公子。然女子出嫁从夫,这便是其命之所在啊。”

    叹了口气,柳氏接着道:“旁的为娘的亦是帮衬不上,不过好在我有自己的小厨房,如今我又去了正厅用膳,这厨房里米面腌肉,你都拿些于她吧。”

    高玲听完一把抱住柳氏,开心道:“谢谢母亲!”若无旁人在侧,高玲总会称呼柳氏“母亲”,柳氏慈爱的抚摸着高玲,母女二人亲密至极。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