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283-40947124/

第十五回 邺城宫(三)
    转眼到了腊日。

    待禾洗漱更衣完毕,吉祥端了豆粥入内,道:“陛下上朝前特意嘱咐御厨房给您熬的,言及北人食豆粥是以大豆磨粉,加了花椒与盐熬制而成,怕您食不惯。”

    禾点了点头,道:“皇族于北部草原兴起,自有许多习俗不同于中原。虽陛下处处体贴,我亦该去尝试陛下之喜好才是。”

    禾方食罢豆粥,三宝便来求见。

    三宝向禾行了礼,道:“陛下着奴来知会您,今为腊日,后宫众人皆聚于皇后处,陛下处理完政事,亦会过去。按例,今夜陛下需留于皇后宫内。”

    禾听罢三宝之言,轻声道:“陛下昨夜提及此事,已然知会了妾。此时又要劳烦大监再来,妾怎敢当。”

    三宝忙又屈身行礼,道:“您说哪里话,这些都是奴分内之事。您直呼奴三宝即可,毋需称呼大监。”

    禾淡淡一笑,道:“先前陛下微服,我等可似寻常百姓般相处。如今入了宫,便要依礼行事,大监之名只陛下与皇后可直呼,妾万万不可坏了规矩。”

    三宝点头道:“您所言甚是,是奴考虑欠周了。”稍停片刻,接着道:“陛下思虑再三,为长远计,今日才不带您同往,您切莫多虑。”

    禾点头不语,沉默片刻,道:“我初入宫禁,一切人事还望大监提点。”

    三宝恭敬道:“您是主,怎可称提点。只奴自幼伺候陛下,各宫人事略知一二。您既问起,奴就同您随便说说。”

    少做思忖,三宝接着道:“后宫循周礼,除了皇后之外另设左右昭仪二人,位视大司马;早年先太皇太后替陛下选了冯氏三姊妹入宫,大冯氏封了贵夫人,可早年因咳唠之症出宫养病;二冯氏便是当今皇后;小冯氏封了右昭仪,只不几年便薨世了;之下是三位夫人,李夫人为三夫人之首,为贵嫔夫人,即太子少傅、陇西公李冲大人之女;罗夫人,即镇东大将军、青州刺史罗云大人之女,生皇四子怿;袁夫人为三夫人中最末的贵人,生皇三子愉。此三位夫人皆位视三公。三夫人之下设九嫔,高氏,生皇二子恪、五皇子怀,赵氏、卢氏、两位郑氏、两位崔氏、王氏及韦氏,位视九卿。”

    禾听三宝言来,心内一一记下。待三宝言罢,禾略带苦笑道:“帝王之家亦以门第出生论高低。”

    三宝心内一惊,瞬即道:“平日里陛下国事繁重,鲜少顾及后宫,可自打您来了,陛下待您事事上心。”见禾不语,三宝接着道:“陛下还有一句话着奴带给您,陛下道,让您切莫忧惧,一切自有陛下为您做主。”

    禾望着三宝,知其此番言语,亦是宏对自己的承诺,不禁感慨万分。

    皇后宫内张灯结彩,一派喜庆祥和之景象。皇后冯氏身着绣着金、红、黄、蓝、白五色丝线翟鸟纹的藏蓝色翟衣,端坐于殿中主位。左右两侧分别坐着李夫人、罗夫人,其余各人依次坐于二人下手位置。人人皆华服锦衣,珠围翠绕。

    待内侍来传,众人纷纷离座起身迎驾。只见拓跋宏大步入得内来,众人急忙下跪,拓跋宏近前双手扶起冯氏,与其一并行至主座。

    众人心内不禁嘀咕,皆知皇帝宫内住了个美人,本以为借腊日团聚可得一见,窥一窥究竟何等样人物,可令皇帝日日留于身旁,未曾想皇帝竟只身前来。

    拓跋宏待坐定,端起酒杯对众人道:“朕出巡四月有余,忽略了后宫,今日籍腊日团圆,朕敬汝等!”

    众人皆举杯道:“陛下为国事辛劳,令我大魏国泰民安,妾等无上荣光。”言罢,皆一饮而尽。

    鼓乐齐奏,热闹非凡。

    待酒过三巡,冯氏故作不经意地询拓跋宏道:“陛下,那位美人可是哪里不适,怎得今日不一同前来?”

    拓跋宏正欲饮酒,听其如是问,便放下手中杯盏,反问道:“后宫人众,怎皇后独独关心其一人?”

    只一弹指停顿,冯氏便道:“妾既做了陛下的皇后,理当照拂后宫一切,方可使陛下安心前朝之事。”

    拓跋宏早已看破冯氏心思,却不动声色道:“皇后贤德,乃后宫之表率。如今罗夫人临盆在即,郑嫔亦是身怀六甲,皇后当多加上心才是。”如此一来,冯氏便不好再行追问。

    拓跋宏挥手示意歌舞退去,望着罗氏与郑氏,笑吟吟道:“你二人近日可好?”

    罗氏本欲起身,却被拓跋宏示意坐下,便跪坐着答道:“妾谢陛下挂念,妾与孩儿俱安。太医本说会于三月生产,然前几日侍医对妾道,日子许会提前。”

    拓跋宏点点头,道:“那便要医署早日备下了。”

    不待罗氏开口,冯氏便接道:“陛下,妾早已为妹妹备好一切,陛下放心。”

    拓跋宏面露笑容,点头于冯氏示意。

    郑氏听罗夫人已回完话,便忙起身行礼,对拓跋宏道:“有陛下惦念,妾一切皆好。只是近几日腹中孩儿闹的紧,许是盼着见其阿耶呢。”

    拓跋宏哈哈大笑道:“待腊月二十二宴罢群臣,朕封了玺,便多去探望于你。”

    郑氏闻言,喜出望外,忙谢了君恩。冯氏冷眼瞧其,转而又笑颜示君。

    席间贵嫔夫人李氏始终笑容灿烂,与众人举止亲切。此刻,李氏举杯离席,缓步行至帝后面前,微笑道:“年节始于今日,妾愿陛下、皇后顺遂平安。”边举酒杯边接着道:“陛下、皇后,妾还有一桩喜事要禀告。”扫了一眼冯氏,又道:“高嫔亦怀有龙裔五月有余,这开了春,宫里便是三件好事了。”

    冯氏瞪大了眼睛望着高氏,冷笑道:“怎得妹妹有孕在身,吾却不知晓?”

    高氏怯怯,正欲出声,李氏便接过话道:“高嫔之前抱恙,去请皇后示下,许是您忙,并未着太医诊治,妾方替您照料于其,皇后勿怪。”

    冯氏强压怒火,呛白道:“那真是有劳妹妹。这知道之人明白妹妹是帮了吾,不知道的便以为妹妹越俎代庖呢。”

    拓跋宏心知二人以此博弈,却做若无其事状,不待李氏出声,拓跋宏便道:“后宫诸事繁多,皇后日夜操劳,难免疏漏。如今有李贵嫔协助,你二人同心协力,朕便可安心于前朝了。”

    不待冯氏有所反应,李氏急忙道:“妾定不负陛下所托,当尽心竭力辅佐皇后。”

    冯氏心内愤恨,只是圣驾在前,不便发作,只得勉强道:“陛下放心,妾等自当将后宫料理妥当。”

    待席毕,众人散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