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wap.pgyzw.com/wapbook-87283-40947158/

第四十九回 风云起(四)
    皇后冯氏将春宴设于御花园闻雨阁之中。

    这闻雨阁依园内假山而建,掩映于绿树丛中。拾阶而上,但见各式奇花异卉,植于阶道两旁。因正值春日,各色花卉争香斗艳,着实春光无限。

    因是皇后设宴款待彭城公主,宫内受邀作陪女眷无不欣然而往。

    众人陆续而来,待顺阶而上,因拂面春风,使得两侧樱树之花漫天飞舞,洒落于众人发髻之上、身体之上,俨如花雨,令众人仿似置身世外仙境。待众人行过,石阶之上,落英缤纷,留下香痕满阶。

    编磬声声,丝竹悠扬,虽少了舞姬莺歌曼舞,众人亦是心情愉悦。

    皇后冯氏端坐于正中,左侧为彭城公主元钰、贵嫔夫人李氏、夫人袁氏,右侧则是左昭仪禾、夫人罗氏,其余各嫔皆坐于众人身后。

    冯氏见众人坐定,便挥了挥手,示意乐声停止。冯氏环视众人,笑道:“这几日春花盛开,恰逢公主回宫,吾便邀众姊妹一道与公主赏花品茗。”

    冯氏言罢,婵梅便示意宫婢们入得内来,但见众宫婢端了蒿糕于众人。

    冯氏笑眼盈盈,道:“吾着尚膳监晨起便采撷蒿草,捣汁以入江粉,制了此糕,以应今日之春景。”

    待众人齐声道了谢,便有宫婢陆续入内上了茶点瓜果,如此,方正式开宴。

    元钰因昨夜之梦,此时仍是心绪不宁,亦不如往日那般热情。冯氏心内觉奇,不知其因了何故,于是小心询道:“公主,这些茶果点心,可还食得惯?”

    元钰闻冯氏之言,轻轻敛了敛额发,淡淡道:“这蒿糕入口软糯,甚好。”

    冯氏笑道:“公主喜欢便好,这几日蒿草正当季,食之可去温邪虚劳,助养肝经。”

    元钰闻言,微微颔首。冯氏本就心气极高之人,见元钰如此神情,自觉无趣,亦不愿出声讨好,便端起茶盏,呷茶以掩其尴尬。

    贵嫔夫人李氏坐于元钰身旁,早已窥得元钰神情不同以往。此刻见冯氏不再言语,于是端起茶盏,微笑道:“吾等姊妹平日里亦是难得一聚,今日托公主之福,众姊妹得以共聚一处,饮茶叙话。”

    李氏如今协理六宫,又素来以惠示人,宫内众妃嫔皆对其存敬畏之心。现下里其一开口,众人如同对待冯氏一般,皆止了话语,静闻其言。

    李氏见众人皆望着自己,于是满面怡然,接着道:“这清明之际,先逝之祖皆于天国观子孙之举。今日皇后既为公主备下春宴,吾等不如各展所长,既可慰先祖,又可人神共乐。”

    众人闻言,皆起了兴致。元钰虽心有所思,但见众人如此,便收了心绪,道:“自吾离平城迁至洛阳新府,因洛阳并无旧识,倒是许久未曾邀朋唤友共同饮宴了。”

    端起茶盏,元钰接着道:“吾谢皇嫂与诸位待吾之情!吾便借皇嫂之茶,以敬诸位。”

    元钰平日里只呼冯氏为皇后,极少称呼其为皇嫂,今日改口皇嫂,倒令冯氏受宠若惊。冯氏本因李氏所言所行抢了自己风头而略感不悦,此刻闻元钰如此称呼,心内暗自欢喜,于是面露喜色,道:“公主欢喜便好,如此众姊妹不妨各自献技,以应春景。”

    见李氏对自己递了个眼色,卢嫔当下会意。

    卢氏起身离座,行至正中。待向皇后冯氏与彭城公主元钰行了常礼,便微笑道:“妾自幼习舞,这几日恰排了新曲,愿献于皇后、公主与众姊妹。”

    待冯氏点了点头,丝竹声乐齐起。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卢氏本就肤玉腰软,舞蹈之间又尽显女子"qiao tun"折腰之妩媚,冯氏观之心内厌恶,却碍于众人,又不得不喝彩言妙。

    待卢氏舞罢,又有崔嫔、大郑嫔及王嫔相继或和乐而舞或和歌而舞,亦是曼妙无比。

    李氏端起茶盏,轻呷一口,以眼中余光tou kui身旁之元钰,又抬眼望了一眼正面而坐之禾,见元钰与禾皆是面带微笑,瞧得认真,李氏嘴角微扬,心内却是冷哼一声。

    待王嫔舞罢,小郑嫔起身,亦是向冯氏与元钰行罢常礼,微笑道:“皇后、公主,妾有一内侄女,名唤郑荞,被陛下册了太子右孺子。因早前妾怀子悌之时入宫陪伴,故而得以师承昭仪,习了一手好琴。不知皇后可否应允荞儿来为众长辈抚琴而歌?”

    元钰闻言,不及冯氏开口,便朗声道:“既是太子之右孺子,便是吾皇族女眷,去唤了来,让吾瞧瞧。”

    冯氏本因郑氏与李氏居于一宫而不喜于其,但闻元钰如此言,亦无从拒绝,故而只得颔首应允。

    郑氏心内暗喜,急忙忙着人去请郑荞。因李氏寝宫离近御花园,只一盏茶功夫,郑荞便赶至了闻雨阁。

    待郑荞向众人行罢礼,元钰将郑荞上下打量一番,见其明眸皓齿,肤白玉润,于是微笑道:“是个可人的阿女,日后要好生伺候太子,多行规劝之言,令太子勤政为民。”

    待郑荞应下,郑嫔便开口道:“荞儿,你快将近日所练之曲献于皇后、公主及众长辈。”

    郑荞望了一眼禾,柔声道:“昭仪,荞儿班门弄斧,您多加指教。”

    禾浅浅一笑,对郑荞道:“荞儿琴艺并不逊色于吾,岂是班门弄斧?吾亦是许久未闻你抚琴而歌了,快快抚来听听。”

    郑荞点了点头,便和琴而歌:“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一美人,清扬婉如。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一美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琴声悠扬,歌声绕梁。

    待琴声止住,郑荞起身向众人行礼,本欲退去,却闻元钰开口道:“吾若是不曾记错,郑嫔是荥阳郑氏之女,怪不得荞儿将此《郑风》之曲演绎的如此精彩。”

    李氏闻元钰此言,便招了招手,示意郑荞至其面前,道:“荞儿快来见过公主。”

    见元钰满眼含笑望着郑荞,李氏接着道:“荞儿果然常伴昭仪,琴艺是愈发精湛了。瞧瞧,便是所着裙衫,亦是随了昭仪,喜着芙蓉之色,甚是好看。”

    经李氏一言,元钰方才注意到禾与郑荞皆是身着芙蓉色之衣裙。元钰瞧了一眼禾,忽地心内一惊,“身着芙蓉之色,腹内有魔罗”,这昭仪有孕在身,又身着芙蓉之色,岂不就是阿母口中之人。
【网站地图】